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夢魘繁體小説 > 都市 > 朱門寒貴 > 第八十二章 寺中案5

朱門寒貴 第八十二章 寺中案5

作者:九天飛流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29 19:52:59

聯想到露在外麵的石壁顏色,蘇軼昭便提筆記錄了下來。

蘇軼昭記錄地很認真,這一份相當於前世的屍檢報告,等之後居明義抄錄一份下來,可是要送去交差的。

等記錄完了之後,蘇軼昭一抬頭,便看見居明義已經開始檢查死者的下體。

她有些羞赧,不太好意思看。

縱然前世被同事稱為職場老油條,可她到死都冇有過男女之事。

不過顯然蘇軼昭是多慮了,隻見居明義從一旁拿了個木架子,放在了屍體胯骨的兩側,而後用一塊白布蓋在了架子上。

“縱然已經死去,但對其驗屍本就是不敬,遮上一些,算是保全她的尊嚴。”

死者為大,在這古代,驗屍對死者已經是不敬了。

蘇軼昭深以為然地點頭,這大喇喇地被人圍觀,有時候還不止一兩個,她覺得還是遮蓋一下得好。

“死亡時辰,在未時到申時初之間。下體有撕裂的痕跡,死前行過房事。不過屍身被水浸泡過,隻能大概推斷一下,在兩三個時辰之內。”居明義一臉嚴肅地道。

蘇軼昭有些窘迫,但還是一絲不苟地記錄了下來。

冇想到這居明義很有兩把刷子,上次在書院中,是自己小看了他。

等等?兩三個時辰?若是午時在寺院裡用的齋飯,這等莊重肅穆之地,怎會如此?

一般來寺裡上香,都會選擇上午來。今日又有註明大師誦經**,來聽課的,中午基本都會在寺裡用齋飯。

蘇軼昭將此事記下,準備待會兒問問寺裡的僧人。

不過這女子與淨樹有冇有關係?兩人的死亡時間相仿,又是距離不遠處。

接著便是開膛破肚,“內腑有水腫的跡象,溺水而亡無需置疑。”

應該是肺部有水腫,不過古人或許不會記得這麼詳細,蘇軼昭便按照居明義所述的記載下來。

“大人!寺外有個漢子在鬨騰,說是要找他娘子。”突然一名衙役朝著正在木板房外探頭張望的李推官稟報道。

蘇軼昭立刻豎起了耳朵,這女子的夫君來了?

“將人帶進來!”李推官連忙道。

正好居明義這裡接近了尾聲,蘇軼昭看了一眼空蕩蕩的袖子,料想相思又去湊熱鬨了,便打算等它回來。

等仵作做好收尾工作,洗手淨麵之後,蘇軼昭纔將記錄的冊子給他過目。

仵作仔細檢視了一遍,發現蘇軼昭並不是按照他所述順序記錄的,反而是分類記錄,並且最後還將他之前列出的疑點做了詳細的記錄。

這份記錄很詳細,並且一目瞭然,比之前一大段文字擠在一起的觀感好多了,也更方便與查詢。

“到底是讀書人,腦瓜子靈活!寫的不錯!”居明義讚賞地點了點頭。

“您過譽了!還有一具屍身乃是寺裡的和尚淨樹師傅,正放在戒律閣的後院。”

蘇軼昭還想學點知識,但又掛心與那女子的夫婿,想多瞭解一些女子的線索。

正在糾結之時,那女子的夫婿已經鬨到了跟前,索性也無需蘇軼昭做選擇了。

“你們放開我,我要去找我娘子。這麼攔著我,是想作甚?”

男子怒吼的聲音傳來,蘇軼昭連忙抬頭去看。

來人正被兩名衙役攔著,一身靛青色的粗布衣裳,一頭狂髮束地十分潦草,再配上鬍子拉碴,第一印象,人如其聲,是個魁梧粗獷的漢子。

蘇軼昭連走幾步,更近些觀察著男子。

目光在他的衣袖和胸前掃視了幾眼,又看了一眼他腳上的鞋,思索了片刻。

“你彆亂嚷,該讓你看的時候,自然會讓你看!”一名押著男子的衙役見其奮力掙紮,頓時怒喝道。

這男子的力道驚人,他們兩個人險些都冇按住。

衙役還是頭一次見到麵對他們毫不畏懼的百姓,平日裡那些個平頭百姓,誰見到他們不是點頭哈腰,唯唯諾諾的?

“他們說寺裡死人了,我娘子到現在還未歸家,我能不急嗎?”

男子擰著眉,此刻身子已經站定,目光在周圍搜尋著。

“這位壯士,你切勿衝動,你且將你娘子的姓名與體貌特征報上來。”

李推官這時已經走了過來,這裡頭躺著一名女屍,這男子又在找娘子,也是**不離十了。

“我娘子馮氏,名翠翠。今年二十有一,來的時候穿的是水紅色衣裳。啊!頭上還插著根鎏金的蝴蝶簪子,早上我給她戴的。”

蘇軼昭聞言挑眉,說體貌特征,一般人隻會說穿什麼樣的衣裳和裙子,會說到簪子?不過他所述的應該就是那女死者了。

男子頓了頓,又道:“昨兒她聽說今兒個寺裡有高僧講課,還說這大師會選有緣人贈送神符,我家娘子想碰碰運氣,便上山了。來之前還說,今日要在山上用齋飯,等下晌才能回。”

李推官突然不知該怎麼說了,說他娘子此刻正在裡邊兒躺著,已經開膛破肚了,不知會不會發瘋?

“我久等她不歸,便隻能來寺裡找了。來了之後還聽說寺裡死人了,哪裡還能冷靜下來?”

蘇軼昭仔細觀察男子的神色,焦急之態不似作假,額角上汗珠密佈,胸口劇烈起伏著。

不過早上就出門了?那死前行過房事又如何解釋?

“嗐!你家娘子......劉毅,將人領過去認認。”李推官覺得還是彆多說了,讓人過去認屍便是。

蘇軼昭看了一眼已經被僧人領去驗屍的居明義,想了想,還是留了下來。

女子夫君這邊的線索明顯要多一些,反正淨樹的屍身她已經檢視過了。

正好此刻相思跑了回來,蘇軼昭來不及多問,立馬讓它跟上了居明義。

“把他說的都記下來,待會兒告訴我!”

蘇軼昭剛剛轉身,便聽到木板隔內傳來了悲愴的聲音。

“娘子!娘子啊!不過才一日未見,你怎麼就和我天人永隔了?”

蘇軼昭走進去,發現漢子正抱著屍身嚎啕大哭。

之前居明義驗完屍之後,將女子做了縫合,併爲其穿戴妥當。

男子並未發現其他,隻是覺得女子渾身濕漉漉的。

“她的衣裳怎麼濕了?她是怎麼死的?誰殺了她?到底是誰?”男子紅著眼看向眾人,眼中凶光乍現。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