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夢魘繁體小説 > 都市 > 朱門寒貴 > 第七十七章 寺中案1

朱門寒貴 第七十七章 寺中案1

作者:九天飛流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29 19:52:59

蘇軼昭疑惑地看向了侍方,“你與那戒嗔大師熟悉?”

誰料侍方也是一臉莫名,他搖了搖頭道:“並不認識啊!”

“施主!您在嗎?咱們戒嗔師兄有請!”門外又傳來催促聲,竟是又換了個和尚。

“去看看何事!”聽這動靜,門外可不是一兩人,蘇軼昭心頭一跳,有種不好的預感。

門外敲門聲密集起來,侍方連忙上前開門。

等他一把打開門扉,坐在圓桌旁的蘇軼昭立刻看了過去。卻見門外竟然站了五名膀大腰圓的武僧。

“幾位大師,不知有何事?”侍方也被對方的陣仗嚇住了,於是躊躇地問道。

為首的武僧看了一眼坐在桌前的蘇軼昭,隨後纔將目光落在侍方臉上。

他雙手合十,臉上神情嚴肅,對侍方道:“施主!貧僧是奉戒嗔師兄之命來尋施主的,有些事想請教您,請您與咱們一同去一趟戒律閣。”

蘇軼昭聞言謔地站了起來,戒律閣這個名字不用說也知道是什麼地方。

侍方不是寺裡的和尚,對方還派了五個武僧過來,這是準備乾什麼?

“這位大師,侍方是我的隨從,不知請他去戒律閣所為何事?若是他之前有冒犯之處,還請貴寺多擔待一二。”

蘇軼昭走上前來,突然發現剛纔被侍方擋住的和尚手裡,居然還拿著一根繩子。

雖然這人將雙手背在身後,可蘇軼昭還是看到了繩子的一角。

“原來是蘇公子,公子不必緊張,不過是戒嗔師兄想問話。”

那為首的武僧目光淩厲,手臂上肌肉虯紮,這樣的天氣,居然還光著半個膀子。

真是好大的口氣,一個僧人居然想問話,就要隨隨便便帶人走,這與權貴有何分彆?

然而法源寺名聲在外,且寺中主持和註明大師身份不低,就連皇家都要敬三分。

蘇軼昭心中不悅,但依舊神色未變。

“不知大師如何稱呼?”蘇軼昭打量了對方一眼,這幾個和尚中,這個地位應該要高一些。

“貧僧法號淨空!”武僧又雙手合十行了一禮,目光卻有些冷峻。

“淨空大師,我與他一同過去吧!我這隨從笨嘴拙腮,恐惹人不悅。”蘇軼昭不假思索地道。

不管怎麼說,侍方是她的隨從,真要有事,她也脫不開關係。

侍方額角上沁出了汗珠,到了此刻,他再看不出這些人來者不善那就蠢到家了。

可是他今兒一天都待在廂房裡,也不知怎麼就惹到這些人了。他轉頭看向自家主子,欲言又止。

察覺到侍方的緊張,蘇軼昭安撫地看了他一眼。

“那就勞煩二位走一趟了,請便!”為首的武僧讓出路來了,比了個請的手勢。

蘇軼昭領著侍方率先走在前方,她眼角餘光瞥向身後的武僧,卻見他們迅速圍了上來,將她和侍方包圍了起來。

看來事情不妙啊!難道侍方揹著她做了什麼?

蘇軼昭瞥了一眼侍方,見他額角冒汗,看起來十分緊張,正巧將視線投向自己,二人對視了一眼。

那眼神,應該是茫然和不知所措。

一行人走到戒律閣花了大概半刻鐘的時間,然而等蘇軼昭他們到門口之時,她的臉色不由得凝重起來。

隻見戒律堂外居然還守著四名武僧,見著他們來,目光有些不善。

身後的淨空與門前的武僧交換了一下眼神,而後一名武僧就迎了上來。

“兩位施主,我們戒嗔師兄正在屋內候著。”

侍方腳下有些發軟,這陣仗讓他心中不安。轉頭看了一眼自家少爺,卻發現自家少爺麵上十分鎮定。

不知為何,他的心裡突然放鬆了下來。

隻要有少爺在,他就覺得有了依靠,雖說自家少爺不過才九歲。

蘇軼昭領著侍方進了屋子,竟發現屋內不止一名僧人。

這陣仗!蘇軼昭數了數,共有四名。一名壯年僧人站在門邊,讓蘇軼昭詫異的是,居然門內還有守門。

其中兩名僧人對坐在蒲團上,麵前放著一張棋盤,這二人正在對弈。

蘇軼昭率先將目光放在一位鬍鬚雪白,慈眉善目的老者身上。

身著袈裟,胸前掛著一串佛珠,念珠不離左手,就連下子之時,都在轉動佛珠。

此人,身份不低!而他對麵之人比他年輕些,但也已年近花甲了。

最後一名青年和尚站在老者身後,見著蘇軼昭他們進來,立刻將視線投了過來。

“可是侍方施主?”那青年和尚上前兩步,問道。

侍方緊張地道:“是!”

“敢問可是戒嗔大師?”

既然方纔那淨空稱呼戒嗔為師兄,那她覺得戒嗔的年紀應該與淨空相仿。

這屋內隻有此人與淨空年紀相仿,至於坐著對弈的兩人,應該是監院、執事一流。

戒嗔雙手合十行禮,“貧僧乃戒律閣執事戒嗔!”

“這二位是方丈注慧大師、師伯註明大師!”

戒嗔倒是與蘇軼昭二人介紹起了剛纔那兩位,讓蘇軼昭心中一驚。

怎麼方丈與註明大師也在?看來事情頗為嚴重啊!

剛纔那慈眉善目的正是註明大師,而他對麵的是註明大師的師弟,也就是法源寺的住持注慧大師。

“侍方是在下的隨從,在下名蘇軼昭,在家中行七。”

蘇軼昭連忙領著侍方向三人行禮,她想起今天的目的,原本是為了求神符來的,看來原先的計劃不需要了,心中不免感歎又橫生枝節。

兩位大師停下手中對弈,而後雙手合十,道了聲阿彌陀佛!

“原來是蘇家四房的公子,剛纔失禮之處,還請蘇公子見諒。”

戒嗔大師一聽便知是蘇府四房的公子,他對京城世家之中的關係瞭如指掌。

“大師不必客氣!不過我這隨從膽子小,不知將他叫來所為何事?”

蘇軼昭看了一眼行禮之後還在下棋的兩位,這二人德高望重,還在此候著,想來事情不小。

“是這般!剛纔可有一位小沙彌去過侍方施主的廂房?”

戒嗔的語氣倒是隨和,然而他目光如炬,身姿偉岸,給人無形中增添了幾分壓力。

侍方點了點頭,“是!剛纔那小師傅提醒我快到閉寺的時辰了。”

“請問大概是什麼時辰?”戒嗔繼續問道。

“約莫申時初。”侍方記得時辰,那小沙彌正是這般提醒的,說還有一個時辰要閉寺。

“那之後,施主可有再見過他?”戒嗔神情嚴肅,讓侍方不由自主地緊張起來。

“冇有,他離開後大概一刻鐘,我家少爺就來了。”

蘇軼昭察覺出不對,連忙問道:“可是那小師傅出了什麼事?”

戒嗔突然冷了臉,道:“方纔寺裡一位師侄發現淨樹師弟死在了扶殊院之外東側的花叢內,扶殊院也就是侍方施主所在院落。”

(本章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