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夢魘繁體小説 > 都市 > 朱門寒貴 > 第六十五章 文鈺的遺物

朱門寒貴 第六十五章 文鈺的遺物

作者:九天飛流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29 19:52:59

“又如何?”唐氏看著眼前略帶怒意的男人,眼中滿是失望。

“這下四房不用你的嫁妝出息貼補,咱們用公中的銀子,豈不是正好?可你卻還是不滿意,那我當如何?”

蘇文卿覺得唐氏簡直不可理喻,每次都拿嫁妝出息說事兒。如今將鋪子給了大舅哥幫襯,他毫無異議,也不知唐氏在鬨個什麼。

“你對我這也不滿意,那也不看不慣,不如回你的孃家去住,心裡還舒坦些。”

蘇文卿不耐的聲音響起,將唐氏氣得夠嗆。

“什麼?你這是打算休了我?”

唐氏一臉不可置信地看向蘇文卿,這被休棄回孃家的下堂婦哪裡有什麼好日子過?

夫妻多年,縱然之前成親不是你情我願,但好歹她還為了老爺生了嫡子,她竟是冇想到老爺居然這般心狠。

候在屋外的蘇軼昭聽到屋內的爭執,頓覺有些尷尬。

抬頭看向前方靛藍色錦緞的門簾子,眼神不經意與守在外頭的二等丫頭芙蓉撞上。

二人相顧無言,蘇軼昭覺得此刻還是不宜過去請安,於是道:“芙蓉姐姐,我待會兒再.”

卻不想芙蓉也覺得蘇軼昭在此不妥,於是也開口道:“七少爺不如待會兒.”

二人同時開口,可還未來得及說完,蘇文卿就已經甩開門簾子大步衝了出來。

屋內隨即傳來瓷器碎裂的聲音,其中還夾雜著唐氏的啜泣嗚咽聲。

蘇軼昭堪堪行了個禮,卻見著蘇文卿怒髮衝冠,大步越過他,往院外走去。

唉!此刻進去實在不妥,進去就擎等著捱罵吧!蘇軼昭決定待會兒再來。

誰想他剛一抬頭,就發現剛剛離去的蘇文卿去而複返。

“你爹我有的是銀子,哼!”蘇文卿塞給了蘇軼昭一錠五兩的小銀錠子,說完就大步流星地離開了。

蘇軼昭丈二摸不著頭腦,可隨即一想,就明白了。

這爹好麵子,怕是覺得自己在外麵聽到了裡麵的談話,想證明他自己有錢呢!

不過這爹的腦迴路確實與常人不同,她看了一眼手中的銀子,不免哭笑不得,這又能證明什麼呢?

“七少爺!奴婢給您進去通稟一聲!”芙蓉見著蘇軼昭在門外候著,隻得進去通稟。

蘇軼昭隻能眼睜睜地看著芙蓉進了屋,其實她想說,還是待會兒來得好。

幸好唐氏心情不佳,根本不想見她,於是她便回了院子。

“舅老爺來了,在正房待了一個時辰,剛離開不久!”

蘇軼昭淨手的動作一頓,立刻看向月秋問道:“可是舅老爺府上有什麼事?”

月秋一邊給蘇軼昭拿擦手的帕子,一邊歎道:“其實這也不是什麼秘密,今兒舅老爺一走,府上都傳開了。”

月容看了一眼說話的二人,便將書箱放到了書房,隻是臉上稍有不安。

“說是舅老爺前一段時間去邊關采買,被人下了套子,損失了不少銀錢。今兒是來求太太的,讓太太幫襯幫襯。”

聽到月秋的話,蘇軼昭立馬想起請安時,在正房外聽到的談話。

唐氏將手上兩個最賺錢的嫁妝鋪子都給了大哥唐明喜,想來這次唐家必定損失不少,畢竟連唐氏的嫁妝都拿去應急了。

“府上都是風言風語的,咱們四房以後的日子隻怕要更艱難了!”

此刻月容也歎了口氣,雖說太太對自家少爺也不見得多大方,可是四房本就日子不好過,那些下人最會見風使舵的。

蘇軼昭聞言一怔,看來賺錢得提上日程了。

“可知是怎麼被騙的?若真是被下了套,那不得將那些人捉拿歸案?”

蘇軼昭想起自家祖父好歹是從三品的大員,出了這樣的事,也有損蘇氏的臉麵。

“已經報了官,可那些人想必都是老手,哪裡就這麼容易抓到?據說帶回來的熏香有不少摻了假貨,損失慘重呢!”

月秋倒是心大,反正四房的境地一直以來都是這般,也就是更慘了點而已。

“熏香還能有假?”

蘇軼昭疑惑地問了一句,這唐家是做熏香起家的,其他的營生不說,在香熏香上也能栽跟頭嗎?

月秋聞言搖了搖頭,“這奴婢就不清楚了!”

蘇軼昭若有所思地進了書房,開始鋪紙準備練會兒大字,反正晚飯還得一會兒。

月容和月秋知道少爺讀書之時不喜有人伺候,於是都忙各自的去了。

相思從蘇軼昭的袖中跳了出來,大搖大擺地躺在了硯台旁,還愜意地抖了抖小腿。

蘇軼昭瞥了它一眼,而後邊練字邊說道:“兩個時辰未見,你越發圓潤了啊?”

相思聞言用它那綠豆大的雙眼瞪向了蘇軼昭,冷哼了一聲,“你就說什麼事兒吧?”

蘇軼昭聞言不禁笑出了聲,“你可真是成精了。”

“你再不活動活動,就長成豬了,你是一隻美貌的鼠啊!可不能任由自己這麼放縱下去。出去溜達溜達,看看府上今日有什麼新鮮事兒。”

蘇軼昭擱下毛筆,好整以暇地道。

“你又要打探訊息?我一回來不能給歇會兒?不去!”相思轉了個身,用屁股對著蘇軼昭,竟是不打算理了。

蘇軼昭看著相思那長長的尾巴,壞笑著道:“正好毛筆壞了,你這尾巴借我用用。”

相思一聽立刻竄起,它舉著爪控訴道:“你就是要壓榨我,再這樣我不跟你混了!”

說完也不等蘇軼昭接話,氣呼呼一溜煙就走了。

蘇軼昭搖頭失笑,隨後想到了一物,便收起了笑容。

將一旁的小櫃子打開,裡麵摞著幾本書。蘇軼昭將書都拿了出來,終於露出了藏在下麵的物件,隻見裡麵正靜靜地躺著一隻喜鵲登梅的黃花梨木匣子。

年長男子巴掌大的匣子,上麵還掛著一把黃澄澄的鎖頭。

黃花梨是好料子,蘇軼昭來蘇府時,這是行李中最值錢的物件兒,冇有之一。

睹物思人,這匣子是生母文鈺臨終前交給她的,這裡麵有著文鈺守護了一生的東西。

從衣領中拽出一把小巧的鑰匙,蘇軼昭將盒子打開,最上麵是一封書信與一張羊皮卷。

(本章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