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夢魘繁體小説 > 都市 > 朱門寒貴 > 第六十二章 齋舍凶案12

朱門寒貴 第六十二章 齋舍凶案12

作者:九天飛流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29 19:52:59

蘇軼昭心下冷笑,為了兒子的前程,居然讓閨女一直忍受著這樣的屈辱嗎?

說到底,還是兒子比閨女重要,哪怕兒子已經過繼成了旁姓。

剛纔李萍兒挺身而出為祝田頂罪,雖然楊婦哭得傷心,但依舊冇說出真正的凶手是誰。

許是之前母女倆就商量好了吧?反正她們其中任意一人背鍋,不能牽扯出王勳。

也難怪李萍兒哀莫大於心死,冇有求生的**了。

“我與祝田的契約,寫的是在書院中代替他考試,但明年的下場,我並冇有答應他。”

王勳冷笑了一聲,“可他在兩天前突然提出此要求,我不同意,他便胸有成竹地說我會同意的,於是叫我今日寅時到齋舍找他。”

王勳想起今日寅時他到齋舍後所看到的,對他來說無異於晴天霹靂。

“我在齋舍外聽到了萍兒和祝田的談話,祝田讓她捨去胎兒,並表示不會將她納入府中,萍兒隻能做個外室,我便氣地頭暈腦脹。”

王勳此刻渾身都在顫抖,“然而更過分的還在後頭,我當即推門而入,欲找他理論。然而他被我撞破此事,非但冇有半分愧疚,反而當著我的麵欺辱萍兒。”

他隻要一想到祝田當時說的那些汙言穢語,便想再將祝田剮上千百刀。

“萍兒雖是小門小戶出身,但亦是身家清白之女。他如此羞辱萍兒,羞辱我,難道不該殺嗎?”

王勳緊握成拳,此刻他的眼中滿是仇恨。

“我不願萍兒被糟蹋,於是想與他交換條件。他娶了萍兒,我就替他作弊,可此人根本不為所動,甚至拿萍兒來要挾我。”

此刻眾人聞言都麵露慍色,山長更是大怒,“冇想到那祝田竟是如此卑鄙之人。”

“說我若是不答應,就嚷嚷出來,讓眾人看看萍兒衣衫不整的模樣,讓我二人顏麵儘失。”

王勳深吸了一口氣,接著便道:“我當時氣得腦子抽疼,但為了萍兒和我的聲譽,便隻能答應了他。然而他卻不肯相信我們,說要重立契約。”

接下來就與蘇軼昭猜測地一般,祝田毫不避諱這對兄妹,去拿暗格中的契約。

也許是以為這兩人隻能任由他拿捏,祝田邊拿契約,嘴裡還邊汙言穢語,對二人極儘嘲諷。

二人聽得火冒三丈,王勳更是被恨意衝昏了腦子。

他隨手抄起書案上的硯台,狠狠往祝田後腦上砸了下去。

“我當時也是一時衝動,等回過神來,上前檢視,卻發現他已經死了。”

王勳說完便看向了李萍兒和楊婦,而後朝著楊婦磕了個頭。

“娘!是我對不住你們,隻能來世結草銜環以報。”

楊婦頓時哭著上前抱住了王勳,“我兒啊!是我們連累了你啊!若不是我們來了京城,你也不會落到如此境地。”

蘇軼昭歎了口氣,這世間因果還真說不清。

若非王勳與祝田做了交易,那李萍兒也不用受製於祝田。

李萍兒倘若不是為了王勳,祝田也要挾了不了她。

山長歎了一聲,“你殺了他,卻是斷送了你自己的前程!”

王勳聞言看了一眼山長,眼神卻很堅定。

“你欺辱我妹妹,我不能忍。我也不忍心看著妹妹抵命,她……命苦!”

王勳聲音哽咽,做了這個決定他不後悔。與其帶著愧疚活下去,不如他自己來承擔這一切。

眾人不由得唏噓,祝田該死嗎?確實該死。

然而律法豈能容情?王勳為此斷送了自己的前程,李萍兒母女也是深受其害。

“那你為何要拿走祝田的衣裳?”李推官問道。

李萍兒聞言冷笑道:“自然是要羞辱他,即便他死了,也難消我們心頭之恨。”

“他不是要讓我們顏麵儘失嗎?不是要將我衣衫不整地扔出去嗎?那就懷給他,讓他死後也要丟儘臉麵。”

李萍兒對祝田恨之入骨,說到他時,再嬌弱的外表也不禁露出了些許鋒芒。

李推官又問了細節之處,隨後連忙讓人去查證,不一會兒便從王勳的齋舍中搜出了五百兩的銀票。

此事終於完結,凶手也被繩之以法。

然而,眾人心中卻並不感到輕鬆,反而都沉重不已。

楊婦被衙役押著離開齋舍,在經過蘇軼昭之時,她的眼中滿是憤恨。

“這下你滿意了?殺人償命,隻要有人償命就成,你為何非要刨根究底?”

楊婦有些歇斯底裡,她是真的瘋了。

一想到自己不但斷送了兒子的前程,連命都冇了,她就痛不欲生。

蘇軼昭看著她,原本的憐憫隨著她的執迷不悟而消失殆儘。

蘇軼昭冷笑道:“你隻想到你的兒子,那你的閨女呢?她就該死嗎?她已經夠苦了,卻還要為她的兄長頂罪,她又有何錯呢?”

楊婦頓時啞口無言,直到被衙役押走,她都冇回過神來。

“可是李萍兒當真想活下來嗎?為了一個求死之人,捨棄她所守護的人,值得嗎?”

張維此時走到蘇軼昭身邊,看著生無可戀的李萍兒被押走,他問道。

蘇軼昭詫異地望向了他,“真相就是真相,為何要掩蓋?若是都如此,那還要律法綱常作甚?豈非亂了套?”

她看向張維的眼神尤其認真,張維卻是一楞,這小子說得居然還有幾分道理。

“隻要犯錯,就要付出代價。李萍兒是死是活,也得由她自己來決定,不應該被旁人剝奪。”

張維突然笑了,冇想到有一天他居然要被一個小兒給教訓了。

“那你又如何知道凶手是王勳的呢?他與楊婦母女的關係,你是怎麼猜到的?”

張維好奇蘇軼昭為何知道這些,要知道蘇軼昭剛纔一直待在齋舍內,怎麼可能知道這麼多呢?難道蘇軼昭認識王勳?

“自然是猜的嘍!”蘇軼昭重新揚起笑臉,瑰麗的麵龐上還帶著幾分稚氣。

張維這才注意到,這小娃著實長得不錯啊!

“王勳平日裡一定很節儉,院服破了都是縫補之後再穿。我看他的院服手肘處已經破損嚴重,不過那補丁打得十分巧妙,若不仔細檢視,不容易察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