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夢魘繁體小説 > 都市 > 朱門寒貴 > 第六十一章 齋舍凶案11

朱門寒貴 第六十一章 齋舍凶案11

作者:九天飛流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29 19:52:59

李推官震驚地問道:“你又是何人?”

一旁的衙役連忙將剛纔詢問的記錄拿了上來,“大人!他叫王勳,是祝田的同窗!”

“怎麼會是他?”曲流雲還在驚訝,他身旁的洛卿卻是冷哼一聲。

“是他我倒不覺得稀奇!”洛卿這話惹得曲流雲看了他一眼。

張維歎息了一聲,“可惜了!當真不值得!”

其實他早就看出王勳和祝田之間有貓膩了,但他冇想到王勳居然會殺了祝田。

山長詫異地看了張維,是覺得王勳可惜嗎?他不明所以。

“王勳!你說你殺了祝田?動機為何?”

李推官此刻都已經麻木了,一個兩個都跑來說自己是凶手,可最後卻又誰都不是。

他看了一眼蘇軼昭,這小子斷案過程一波三折,不過今日也算開了眼界了。

誰像此時楊婦突然撲到了王勳前麵,她聲嘶力竭地喊道:“大人!人是民婦殺的,與他無關。”

李推官見狀眉頭緊皺,“還不快將人拉開?”

王勳此刻神色倒是頗為平靜,他哽咽地道:“是他欺人太甚!我忍無可忍。”

蘇軼昭歎了口氣,王勳這才說出了事情的始末。

原來王勳竟然是楊婦之子,與李萍兒正是親兄妹。

當年楊婦的夫君乃是坊市中有名的地痞,此人好酒,還喜歡賭錢。

王勳十一歲那年,他父親被賭坊的打手追債上門,當時也顧不得這麼多,竟是連兒子都給賣了。

若非當年李萍兒跟著楊婦去集市不在家,那李父要賣的肯定是李萍兒。

不過楊婦有一表兄,關係不遠不近。他得知此事之後,連忙趕來買下了王勳。

“過而立膝下無子,父親便將我買下承繼香火。父親是鏢師,常年在外走鏢。因買下我時年歲不小了,怕養不親,於是連夜舉家搬往京城生活。”

楊婦見著一臉平靜的王勳,頓時悲從中來。她嗚咽出聲,眼神中充滿了絕望。

眾人這才明白,原來是過繼出去了,難怪是兩姓人,他們也冇想到這三人竟然是這種關係。

養父母對王勳不錯,將他養到十五歲,期間讀書學習不曾落下。

隻可惜兩年前養父走鏢時被悍匪一刀斃命,養母也因悲傷成疾而殞命。

期間王勳讀書三年,然養父母去世之後,無銀度日,便隻能離開私塾。

他讀書頗有天賦,便是私塾中的夫子也是多有誇讚的。

隻可惜養父走鏢之時,因著私心想帶點貨物回來販賣,不想中途被劫了鏢,不但丟了性命,還丟了貨物。

帶去的銀子都是借親友的,他一死,親友都朝著王勳要銀子,將王勳逼得連書都賣了。就在快走投無路之時,他碰到了祝田。

“原來的私塾中有一名學子,與祝田是表親。他從我那同窗中得知了我的事,便起了心思。”

“可是讓你也進奉天書院,每次月考都替他?”張維突然道。

其實他之前見著祝田和王勳每次月考的筆跡都有非常細微的不同,因此有些懷疑。

王勳點了點頭,“是!我二人練習對方的筆跡,等月考和季考之時,我們便在自己的試捲上寫上對方的名字。”

洛卿聞言恍然大悟,“難怪祝田前年每次月考和季考都是墊底,可從去年開始卻一路高歌,進了月榜前十。名次一次比一次好,我之前就覺得匪夷所思。”

“這兩年我努力讀書,可每次卻都是為他在考。他替我還清了家裡欠下的債務,每年替我交書院的束脩。”

王勳無奈地笑了笑,他如今後悔不已,冇想到為此搭上了生母和妹妹。

祝田背靠在朝為官的族叔,那族叔本想在族中挑選一名天資聰穎者好好栽培,祝田就是為了得族叔看重,這才找了他作弊。

眾人一時不知該說些什麼,可山長卻是惱怒不已。

“你身為讀書人,竟然連讀書人的體麵都不要了!”

王勳任由淚水模糊了雙眼,他夜深人靜之時,總感歎命運不公,然醒來還是得麵對這一切。

“我有何辦法?親友追上門來讓我還債,憑我一天七八文錢的潤筆費,得還到何時?更何況父親還借了錢莊的利錢,利滾利,我根本還不起。”

山長重重歎了口氣,既氣王勳墮了讀書人的麵子,又可憐王勳的遭遇。

“我與他在進書院前就已經商量好了,為此還簽了契約。可就是這份契約,成了我的噩夢,也成了他的催命符。”

王勳捏緊了拳頭,眼神中第一次露出仇恨的光芒。

“母親臨死前曾聯絡過我的生母,生母便撇下生父,帶著妹妹來了京城。這兩年一直是她們二人做活計供養我,一年前娘托關係進了書院。”

王勳抹了抹淚,卻是哽咽地說不下去了。

楊婦便接著道:“我不願讓人知道我是王勳的生母,怕他叫人瞧不起,於是在書院中一直裝作不認識。可那祝田不是人呐!他玷汙了我閨女,卻還這般張狂。”

李萍兒捂嘴痛哭,她淚眼婆娑,之前那兩個多月一直是她的噩夢。

“我不知萍兒被他玷汙,可他卻知萍兒是我的妹妹。那次我與萍兒在外相見,正巧被他碰上,於是他又起了歪心思。”王勳憤憤地道。

李萍兒失聲痛哭起來,卻是將心中的仇恨都發泄了出來。

“他拿兄長威脅我,說若是我不從他,他便斷了我兄長的前程。我不敢與兄長說此事,隻能任他擺佈。”

李萍兒說到此處,便睜著那微紅的雙眼,咬牙切齒地道:“他著實可恨,若隻是玷汙我的清白便罷了!我讓他不要告知兄長,他也答應了,可最後他卻失信與我!”

“萍兒懷有身孕之事瞞不住我,我看出端倪,這才知曉萍兒竟然有了身孕。”

楊婦哭得捶胸頓足,“我隻得為萍兒以後的日子打算,虎毒不食子,怎麼說也是祝田的骨肉,便讓萍兒去找那祝田說,看祝田如何處置!”

楊婦邊哭邊搖頭,“可我冇想到,昨日萍兒來找祝田,竟然就發生了這樣大的事。”

“那李萍兒與祝田無媒苟合這麼久,你是知情的吧?”蘇軼昭突然朝著楊婦問道。

楊婦本哭得撕心裂肺,被蘇軼昭這麼問,哭聲便生生止住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