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夢魘繁體小説 > 都市 > 朱門寒貴 > 第五十九章 齋舍凶案9

朱門寒貴 第五十九章 齋舍凶案9

作者:九天飛流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29 19:52:59

於是等第四日李萍兒再去之時,那祝田便找了個藉口將李萍兒單獨留下,說讓她等著收拾碗筷。

楊婦母女不疑有他,楊婦還有其他活計,於是便真的將閨女留下了。

因為往日不曾有人識破,楊婦母女的膽子也就大了起來。

可誰曾想,正是這次的疏忽,便釀成了日後的悲劇。

“兩個月前那次我單獨留下為他收拾齋舍,卻不想突然聞到一股異味,接著便不省人事了。”

說到此處,李萍兒的神色明顯激動起來。

她的眼中充滿了憤恨,身體也不可抑製地再次顫抖著。

楊婦見狀立刻上前握住了她的手,心疼地直抹眼淚。

“等我醒來,發現自己衣衫不整,而他還好整以暇地看著我。我當時不知發生了何事,腦海中一片空白。”

李萍兒聲音哽咽,頓住了話頭,實在說不下去了。

“他祝田好歹是讀書人,冇想到居然如此齷齪。萍兒被他玷汙了,傷心欲絕,說要稟報給書院的山長,斷了他的前途。可他聽了非但冇有絲毫的慌張,居然還反過來威脅我們。”

楊婦說得咬牙切齒,祝田毀了萍兒。

李萍兒心中大恨,想起當時祝田說的話,簡直痛不欲生。

“那祝田說他族叔是大官,即便我們去告訴山長,甚至是報官,都是無用的。他還說,若是我們說出去,便要將我娘趕出書院,並且讓我們無法在京城立足。”

“那之後你們為何還有聯絡?”李推官皺眉,對於之後發生之事有了疑問。

“自然是他威脅我們,我閨女失了清白,我們又怕他身後有靠山。思來想去,決定此事就此作罷!我準備離開書院,帶著閨女去彆處討生活。”

楊婦握緊了拳頭,眼神帶著恨意。

李萍兒捂臉痛哭,哭聲悲愴,令人歎息。

“可是那惡棍卻不想放過我們,他想讓萍兒做他的外室。萍兒不願,他威脅說若是不願,那便將此事宣揚出去,讓人知道萍兒與他無媒苟合,更是個人儘可夫的女子。”

李萍兒臉色蒼白,想起祝田醜惡的嘴臉,不禁一陣乾嘔。

腦海中迴盪著祝田的話,讓她頭暈目眩。

“怎麼樣?在書院中做這檔子事兒,是不是尤其刺激?”

那肆意張狂的笑意迴盪在耳邊,讓她止不住地顫栗。

“你若是不乖乖聽話,我就將你剝光了扔到外麵,讓大家看看你是怎麼送上門來,在我身下卑微承歡的!”

回想到那些噁心的話語,李萍兒再也忍不住,她立刻捂住嘴,趴到一旁吐了起來。

蘇軼昭臉色一沉,深深歎了口氣。

楊婦立刻上前拍打著李萍兒的後背,蘇軼昭見狀立刻隨手倒了一碗茶,遞了過去。

楊婦來不及多想,接過茶碗遞到李萍兒嘴邊,誰想李萍兒一見那茶碗,立刻臉色大變,嫌惡地一把將茶碗推開。

山長也是歎了一聲,“簡直是禽獸不如,有辱讀書人的身份。”

“那你事後為何還要與他糾纏?照你們所說,遠走高飛便是,反正你們也不是京城人士。”

片刻之後,李推官見李萍兒稍稍恢複一些之後,才問道。

這是在場所有人心中的疑問,遇上這樣的事兒,既然覺得鬥不過,那為何不遠遠避開呢?

李萍兒聞言臉色一怔,她的視線往一旁挪動,不過一息便又轉過頭來。

片刻之後,她才道:“我是想著,既然已經這般,也隻好如此了。失了清白,除了絞了頭髮做姑子,便是隻能懸梁自儘了。可是我母親身子不好,我捨不得她......”

看著李萍兒又抹起了淚,然而此刻眾人卻神色各異。

剛纔說的像個貞潔烈女,然而事後居然還是從了?

“他一邊威脅,一邊還連哄帶騙。世道艱難,我也隻能從了!”

李萍兒說完這話,像是渾身都泄了氣似的,癱坐在地上。

“既然他要收你做外室,那你又為何總往書院來?”

李推官的臉色已經不如剛纔那般和善,在他看來,這女子怕是後來也存了攀附的心思吧?

“因為祝田有特殊的癖好,他喜歡......”

李萍兒察覺出李推官的態度有了轉變,臉色更是蒼白如紙,說話都在顫抖。

此時就連張維都輕咳了一聲,不自在地端起了茶碗。

“將你昨晚殺害他的經過說說吧!既然你們已經談和,那你為何又將他殺了呢?”

“那是因為我昨日告訴他,我懷了身孕。這個孩子,我雖然恨,但畢竟是自己的骨肉,我想生下來。可他以還未娶妻,外室不得留子拒絕了。”

李萍兒心中恨急,也不再有所顧忌,索性全都說了。

“還說明日會派人盯著我將湯藥喝了,這個孩子絕對不能留。我與他起了爭執,他說了好些不中聽的話。我心頭大怒,氣急之下,隨手抄起桌上的硯台朝著他的後腦勺砸了下來。”

“那他當時是坐在這書案前的?”李推官指著那書案道。

李萍兒連看都未看,隻點了點頭道:“是!我也冇想到竟然將他給砸死了,等我回過神來,便找了我娘謀劃,原本是想製造意外身故的。”

蘇軼昭踱步走向一旁,呢喃道:“她命苦,若是抵命,那便是一屍兩命?於心何忍呐?”

身旁之人聞言雙目緊縮,臉色突變。

蘇軼昭不等身旁之人多言,轉身走向李推官。

“大人!學生覺得其中尚有疑點未能求證!”蘇軼昭突然行了一禮道。

“哦?你且道來!”李推官看向蘇軼昭,此子聰慧,想是又看出了可疑之處。

“你說他是坐在書案前被你砸死的?可我覺得並非如此!”

蘇軼昭看了李萍兒一眼,踱步走到書架處,指著書案一旁小幾子上的一盆盆景。

“諸位請看,這是一盆錦帶花。火紅的花瓣開得很是喜慶吧?可那火紅花瓣隱藏下的罪惡,卻是十分容易被人忽略的。”

蘇軼昭隨手朝張維生出手道:“借帕子一用!”

張維眼中閃過笑意,接著便毫不猶豫地從懷中取出帕子。

蘇軼昭看見這方素白的帕子,不禁想起了某人。

某人似乎喜歡這樣的素色,還喜歡這樣花裡胡哨的素色。

素白的帕子上不是金絲銀線,便是各種暗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