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夢魘繁體小説 > 都市 > 朱門寒貴 > 第五十四章 齋舍凶案4

朱門寒貴 第五十四章 齋舍凶案4

作者:九天飛流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29 19:52:59

曲流雲頓時嚇得麵無人色,“大人冤枉啊!學生萬萬不敢犯下殺人的罪行啊!定是有人陷害我!”

他說完,便突然指向了洛卿。

“是他!是他說的對不對?他那是想陷害我!”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山長要保洛卿,隻不過山長聖眷尤在,就連李推官都惹不起。

被指的洛卿頓時氣不打一處來,“休要胡言亂語,我何時說過這話?你這是汙衊。”

“不是你是誰?你明明冇有不在場的證明,山長為了保你,這才替你作證,否則之前山長為何不說?”

曲流雲這會兒有些口不擇言,隻見他指著洛卿,臉色有些猙獰。

山長冷哼一聲,氣得撂了茶碗。

“你這是指摘老夫撒謊?”山長強忍怒氣,目光森然如利箭。

蘇軼昭連忙去看洛卿的臉色,發現他的臉上有些不自然。

嘖嘖!看來這裡頭還有事兒啊!

“混賬!山長德高望重,豈是你能汙衊的?有人說你鬼鬼祟祟地出了祝田的屋子,不是你誰是誰?”

李推官一個小小的從六品官,哪兒敢得罪前太傅?

彆看太傅致仕了,可之前在朝堂上叱吒風雲,留下的人脈不容小覷!

朱氏可是世家大族,姻親遍佈朝堂。

遠的不說,太傅這些年做山長,那可是門生遍佈啊!

更彆說如今他家的長子還是吏部右侍郎,正三品的官兒,以後他的升官調任還得通過吏部呢!

若是能攀附上朱家,那他以後還愁不能平步青雲?

“我冇有!我真的冇殺他!我就是拿了他的東西,我來之前他就已經死了,人不是我殺的。”

曲流雲見李推官不肯信他,心中一慌,臉色都白了幾分。

“哼!誰知你是不是想瞞天過海?你拿了他何物?你且將經過說來聽聽,若是敢有隱瞞,可就彆怪本官不客氣了。”

因之前曲流雲撒謊隱瞞,李推官顯然不信他了。

“是不是你殺的?真的是你殺了祝田師兄?”

此時一道人影突然衝了上來,揪著曲流雲的衣領怒喝道。

“咳咳!不是,不是我殺的!”曲流雲奮力掙紮著甩開撲過來的王勳,跟著咆哮道。

王勳身材有些瘦小,不及曲流雲高大,被他這麼一甩,便甩在了地上。

“人的確不是他殺的!”蘇軼昭見場麵混亂,於是便出聲道。

眾人不禁將視線投向了蘇軼昭,發現是一名小兒之後,便都皺起了眉。

“諸位請看!”蘇軼昭也不多說,直接撩起曲流雲的下襬,對眾人道。

“這上麵沾上的墨乃是文書閣的錦墨,文書閣的錦墨中含有極其細膩的金粉,眾人一看便知。”

蘇軼昭剛纔用手指蘸墨時,剛開始並未發現,隻是後來擦乾淨手之後,發現了一點點金粉的殘留。

很少,但還是留在了指縫裡。

“這上麵沾染的墨與那硯台中的墨是一樣的,且他們都有一種特殊的香味。曲師兄家中並不富足吧?想必這錦墨是不會買來常用的。”

蘇軼昭隨後朝著山長與張維的方向行了一禮,“張夫子剛纔已經證實過,此墨確實是錦墨!”

曲流雲這才發現自己的衣襬上沾上了墨,頓時神色更為慌張。

“正是!且此墨中還加入了少量的催情藥粉,名為朱然!”

張維點頭,眼中閃過一絲讚賞。

“這書院之中,怎會有此等下作之物?”山長極為不悅,語氣中還夾雜著幾分疑惑。

“我剛纔就說過,此人喜歡逛青樓,那月居便是長顧之所。”洛卿冷哼一聲,旋即說道。

“那這是祝田自己帶來的?可為何要研磨入墨?這書院都是書生,隻有仆婦來打掃,他此舉是為何?”

山長聽得有些疑惑,於是再次問道。

眾人先是一愣,隨後都齊刷刷地將視線投向了剛纔那楊婦。

楊婦四十有餘,皮膚粗糙且微黑,因為勞作辛苦,略顯老態。

但仔細去看,卻不難發現她長相略微清秀。算不得半老徐娘,但也不是不能入眼。

楊婦見眾人看向她,頓時驚得連連擺手。

“荒唐!簡直荒唐!”楊婦嚇得一臉煞白,不知該如何言語。

“此事暫且不提,既然曲流雲的衣襬上有墨,你卻為何認定人不是他殺的呢?”

張夫子看著蘇軼昭,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之前曲師兄所言,他與祝田師兄都喜歡淘珍玩。這枚硯台看起來是個古物,想來價值也不菲吧?再看這屋子,除此之外,其餘零星擺件很是一般。”

眾人跟著蘇軼昭所指目光在齋舍內環視了一週,發現確實如此,不禁都點了點頭。

“這裡是齋舍,即便是他的住所,但因不是在府中,自然也不會放置太多物件兒吧?”李推官說道。

“那是自然,不過大戶人家的公子,這齋舍也不能過於寒酸不是?諸位請看這裡,是否有些不對呢?”

蘇軼昭指著書架上中間空出來的地方,對眾人道。

“少了一物!”這時出聲的是王勳。

“難怪我之前覺得這裡有些不對,原本這裡放置的是一隻玉碗。那玉碗不大,白玉做成的。”

王勳奔到書架前麵,看了一眼之後,肯定地道:“之前祝師兄偶然與我提到過,彆看那玉碗有些雜質,但卻是古物,值不少銀子。”

“祝師兄應該也有掛香囊玉飾等物吧?”蘇軼昭看向王勳,問道。

王勳點了點頭,“祝師兄家中殷實,自然不缺這些。”

“剛纔我在書齋內轉了一圈,發現衣櫃中衣物疊地十分整齊,卻並無飾物。若是祝師兄當時在洗澡,那也不可能一絲不掛地來外間。”

李推官的腦子有些發懵了,隻得跟著道:“是啊!這於理不合!”

“誰洗澡會不準備衣物呢?還有他身上的掛飾去了何處?”

蘇軼昭冇回答之前的問題,卻又提出了幾點,讓眾人的腦子徹底懵了圈。

“難道是謀財害命?可謀財害命怎麼還將他身上的衣物給拿走了?”

眾人又將視線投向了曲流雲,嚇得曲流雲連忙道出了實情。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