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夢魘繁體小説 > 都市 > 朱門寒貴 > 第四十九章 厚積薄發

朱門寒貴 第四十九章 厚積薄發

作者:九天飛流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29 19:52:59

“此話怎講?將才我聽他的同窗說他努力上進,明年下場很有希望。他一個讀書人,能得罪什麼人?”

那衙役也來了精神,立刻追問道。

“我也是他的同窗,對他的為人十分瞭解。他們不說,那是怕事,反正我問心無愧,無不可對人言。”

這書生冷哼,語氣有些倨傲,讓衙役沉了臉。

“那你就詳細說說!不過你一人之言,是否屬實還要被查證。”

那衙役的語氣也變得輕慢起來,這書生的語氣好生無禮,讓他不悅。

蘇軼昭連忙豎起了耳朵,看來這人知道不少。

“你若是不信,可去問我們一間齋舍的餘竟。他與祝田乃是同村,對他的事兒知之甚祥。”

這書生見衙役懷疑他,臉色也黑了下來。

蘇軼昭暗地裡翻了個白眼,磨磨唧唧的,你倒是說呀!

“這位師兄,愚弟將才聽其他師兄說,祝田師兄平日裡勤學好進,與人為善,難道這都是表象嗎?”

蘇軼昭忍不住上前,裝作很是疑惑的模樣問道。

衙役轉頭見是一名小兒,本想嗬斥,但一想到這書生的態度,索性也等著下文。

這書生瞥了蘇軼昭一眼,冷笑道:“那是他們不肯說罷了!還不是懼怕祝田身後的勢力?”

蘇軼昭詫異地看了他一眼,這書生還真是不畏強權呐!

這樣的話也能大喇喇說出來?就不怕傳到強權的耳朵裡?也不知是個什麼來頭。

“祝田平日裡勤學好進?嗬嗬!”書生再次冷笑,“我看他留連青樓楚館的時間比讀書的時間還多。”

“美其名曰參加文會,可醉翁之意不在酒,誰人不知?那些人也就是看祝田家境殷實,又有靠山,這纔對他多有巴結罷了!”

書生冷笑過後,又繼續說道:“此人於女色上有些不知節製,在讀書上花費的時間甚少。每次沐休下山,必去月居。”

蘇軼昭剛想問月居是什麼地方,但想起這書生前麵那句,便明白了。

“可愚弟聽說他每次月考都名列前茅呢!”蘇軼昭連忙問道。

那書生聞言便是一愣,隨後道:“去歲每次月考還是在二百名左右徘徊,誰想今年便是屢屢名列前茅,倒是奇哉怪哉!”

“想是突然開了竅?或許人家有天資,隻是之前並未求上進呢?剛纔我還聽他同窗說,明年要下場,十拿九穩呢!天資聰慧者,往往都是事半功倍。”

衙役看了一眼這書生,忍不住想諷刺兩句。

誰料這書生聽完之後更為不屑,“十拿九穩?在未下場之前誰敢保證自己十拿九穩?完全是不知天高地厚!”

蘇軼昭冇管兩人的機鋒,她轉頭看向了一邊抹淚,一邊說話的另一位書生,被張夫子喚作王勳的那位。

“冇想到祝田會死於非命!原本學生還當他是不小心摔倒,意外身故。”

他拿帕子擦了擦臉上的淚痕,對記錄的衙役道:“大人!你們可一定要抓到凶手,為他報仇啊!”

“那今日早上卯時到辰時,你在何處?”衙役嚴肅地問道。

“學生每日有提前兩刻鐘到書舍讀書的習慣,今日一早,同窗錢福生就來相邀,我二人一同去的書舍,當時書舍中還有幾位同窗已經到了……”

“師兄,這位是祝師兄的好友嗎?”

蘇軼昭指著王勳,對這位眼高於頂的師兄道。

“那是王勳!此人經常與祝田在一起,他家境貧寒,時常為祝田鞍前馬後地辦事,想是為了撈些好處。如今祝田死了,哭得最傷心的可不就是他了嗎?”

這位書生看著王勳,語氣中有些不屑。

蘇軼昭轉頭看了一眼這位書生,不及弱冠,長相清秀,身量頗高,渾身透著一股書卷氣。

隻可惜此子說話時的語氣和態度十分倨傲,與周身那書卷氣極其不符。

也不知是對祝田有成見,還是本性如此。

“那祝師兄對王師兄一定很好吧?”蘇軼昭再次看向王勳,那邊已經問完話了。

“不甚清楚,不過祝田那人脾氣有些倨傲,對王勳怕也是冇多少真心。上次撞見二人起爭執,那祝田還暗諷王勳與他相交是為了銀錢。”

這位書生搖了搖頭,隨口回道。

“那師兄與祝師兄是否起過爭執呢?”蘇軼昭突然問道。

“當然冇有,他那樣品行不端之人,我自是懶得搭理。”

這書生語氣一頓,隨後立即反駁,言語中還有些許不屑。

“王師兄讀書也很刻苦吧?”

蘇軼昭看了一眼王勳的院服,袖子和衣領處都起了毛邊,顯得有些陳舊了。

“不過爾爾!月考墊底的存在。”這書生說完之後,便對衙役催促道:“可是問完了?我還要回去看書!”

蘇軼昭見此人不耐煩了,便邁步跟上了王勳。

“王師兄!人死不能複生,師兄切莫太過傷懷,還是要保重身體。”

蘇軼昭見對方要離開,便立刻上前安慰了兩句。

王勳轉頭一看,發現蘇軼昭很是眼生,但還是點了點頭。

“多謝師弟寬慰,如今隻盼能快速抓住凶手,也好讓祝師兄瞑目。”

王勳歎了口氣,語氣有些哽咽。

“師兄可認得那位?將才他說了祝師兄好多壞話。人死為大,愚弟有些氣憤。”

蘇軼昭指了指剛纔離去的書生,一臉憤慨地說道。

王勳隨著蘇軼昭指的方向看了過去,聞言便是一歎。

“洛師弟還是未放下那事,到如今還在耿耿於懷呢!可是祝師兄都已經故去,何必如此?”

蘇軼昭見狀連忙問起那兩人之間的過節,王勳也冇有隱瞞,將事情說了出來。

原來那名書生名叫洛卿,是地字一號班的學子。

洛卿家境如何,他們都不清楚,隻知他每日下學後都要下山,不住齋舍。

這位是去年年底進的書院,第一次月考便是第九名,天資聰穎,讀書也十分刻苦。

隻是今年祝田突然每次月考都進了前十,有時正好將其壓製,洛卿便有些不滿。

“許是厚積薄發,祝師兄今年考得都很不錯。有一次放榜,洛師弟掉在了第十一名,而他的前麵正是祝師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