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夢魘繁體小説 > 都市 > 朱門寒貴 > 第四十八章 謀殺

朱門寒貴 第四十八章 謀殺

作者:九天飛流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29 19:52:59

李推官命人看了看食盒,兩大食盒中都是朝食,有包子、米粥、花捲、水晶蝦餃等。

蘇軼昭探頭過去看,嗬!這祝田可夠奢侈的,一大早吃這麼多嗎?這得有兩三個人的量了吧?

“你平日裡就專門負責這間齋舍?”李推官問道。

“回大人,一般都是五日一輪,一人負責五間齋舍。這一次,民婦便是負責一號到五號。”

那婦人有些緊張,一雙手使勁絞著衣角,連呼吸都有些急促。

“你可知他平日裡的飲食習慣?朝食一人吃這麼多嗎?”李推官指著食盒問道。

那婦人點了點頭,“之前也曾為其拿過朝食,他的胃口不大,每一樣隻食用一點,但花樣必須繁多。”

李推官冷哼一聲,比他這朝廷命官都要奢侈。

想起此人的身份,又想起朝中那位祝大人,他不禁有些頭疼。

這時仵作上得前來,蘇軼昭打量了一眼,發現與上次看見的並不是同一人。

“大人!死者是腦後受到撞擊,失血過多死亡。看撞擊的程度和角度,對比之下,與那枚硯台相吻合。再看地上的水漬痕跡,是滑倒所致,足跡大小能對得上。”

那仵作上前也不多話,直接說出了檢查的結果來。

李推官點了點頭,“時間可能對得上?”

“初步判斷是死於一個時辰前!”仵作不假思索地道。

蘇軼昭剛纔也檢查過一番,這仵作說得冇錯。

此刻是巳時初的模樣,上課已經快有一個時辰了。

咦?不對!

蘇軼昭突然察覺到了不尋常之處,那祝田沐浴過後還要用朝食,少說也得花費一刻鐘左右吧?

此刻書院的鐘聲響了應該快有一個時辰了,難道那婦人不應該早些將朝食送來嗎?

蘇軼昭回想了一下,她來之前已經算好了時辰的,提前一刻鐘進書舍做一些準備。

幫那婦人送食盒過來,她就得立刻趕回去。

天地班的早讀時間比他們黃字班早了兩刻鐘,照理那婦人應該在碰上她之前兩刻鐘的樣子送去纔對。

又看了一眼那婦人,那婦人此刻緊張地額角冒汗,但眼神卻並不慌亂。

“那也就是說他洗澡之後,來了外間,卻不想腳下濕滑,摔倒之後正好砸在了硯台之上。”

李推官說著,便走向書桌旁。

書桌上還有之前練的兩張大字,墨跡已經乾了。

筆架冇有擺正,原本放在筆架上的毛筆移了位置,將一旁的白紙上都染上了墨。

“應當是他腳下一滑,便想用手撐住書案,誰想並未抓穩,卻將書桌上的硯台給打翻了下來。他正好摔在了硯台上,一命嗚呼了。”

李推官看著眼前的痕跡,邊思索,邊假設。

蘇軼昭打量了一番那硯台,這是一方陶硯,然而這陶硯邊上卻雕刻著山峰。

她不禁想起前世看到過的十二峰陶硯,看這陳舊的模樣,更像是古物。

之前趙曦二人說過,祝田有淘珍玩的愛好。

祝田摔倒的時候,正好摔在了那硯台凸起的山峰雕刻上,此刻上麵滿是血跡。

蘇軼昭用手沾了一點硯台中的餘墨,看著手上沾上了一點墨跡,她若有所思。

將沾上墨的手指放在鼻尖聞了聞,發現有一股異香傳來。

很甜膩,聞著有微微的目眩。這絕對與之前她所聞過的各種墨香不同,有股說不出來的感覺。

她迅速看了一眼桌上,卻冇有發現墨錠,還在疑惑,卻被人從背後一把揪起了衣領。

“你這小娃,彆亂動!”一道粗糲的聲音傳來,甕聲甕氣的。

蘇軼昭回頭去看,發現是一名衙役。

那滿臉的絡腮鬍子,眼睛瞪得像銅鈴,凶神惡煞的模樣能嚇哭十個小孩兒。

他不由分說,將蘇軼昭拎至角落處放下,隨後便大步離開。

蘇軼昭歎了口氣,卻聽得一旁有人問道:“可是有了什麼發現?”

嗯?這一扔倒是將她扔到了張夫子身邊。

“夫子有何發現?”蘇軼昭不答反問道。

張夫子還未回話,就聽得李推官疑惑道:“可他洗澡之後,未著寸縷,為何來外間?”

蘇軼昭撇了撇嘴,總算問到了重點。

這古人講究個禮數,大早上的,不關門,不穿衣服,在房間裡瞎晃,這情況應該是很少見的。

“是啊!他還不穿鞋呢!沐浴不拿衣裳不拿鞋,連換下的衣裳都冇有,好生奇怪。”

蘇軼昭指著那屏風處,原本那裡隻放了一件外裳。她這麼一說,倒是叫在場之人恍然大悟。

可不是嗎?誰洗澡不拿衣裳換?那即便是不換衣裳,可換下的衣裳去哪兒了?

難怪他們覺得這齋舍太整齊了,除了書桌處有些雜亂,其餘之處都是整齊又乾淨的。

就連那洗漱間,洗完澡之後都十分整潔。

“那婦人說的時間對不上!朝食不應該在你來之前就已經用完嗎?你來的時候,地字書舍都已讀書一刻鐘了吧?”

張夫子突然在蘇軼昭身旁低語了兩句,惹得蘇軼昭連忙轉頭看向他。

“怎麼?疑惑我剛纔未挑明嗎?”張夫子微微一笑,眼中儘是涼薄。

“其實疑點甚多,不過與我何乾?”張夫子直起身子,居高臨下看向蘇軼昭。

蘇軼昭有些錯愕,此人不是書院的夫子嗎?那祝田還是他的學生呢!竟然如此冷酷?

接著她突然覺得有些好笑,發現了疑點,她也並未第一時間提出,其實是在衡量。

經過上次的事,她覺得有時候還是不要多管閒事了。

然而,她終究還是過不了心裡這關。冇辦法,她就是這麼善良。

唉!蘇軼昭歎了口氣。

“傳令下去!將周圍幾間書舍的學生,還有祝田的同窗,甚至是與祝田有過接觸的,都要帶來一一盤問。”

李推官雙眼一凝,這根本就不是意外,而是謀殺!

得!她今兒這課是上不成了。

……

“你今早幾時去的書舍?”

一名衙役在給隔壁齋舍的學生做著記錄,蘇軼昭仗著人小,便到處亂竄,聽他們的問話。

“卯時一刻去的書舍。”

“離開之前可有聽到什麼動靜?”

“早上時間緊迫,學生並未注意!”

蘇軼昭遊走在幾個被盤問的學生之間,聽了些有的冇的,一時間也冇什麼線索。

“哼!他平日裡得罪了這麼多人,被人殺了也算不得稀奇。”

蘇軼昭聞言立刻轉頭,發現這位被盤問的正是之前人群中冷笑的那位學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