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夢魘繁體小説 > 都市 > 朱門寒貴 > 第四百九十九章 屍體的身份

朱門寒貴 第四百九十九章 屍體的身份

作者:九天飛流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29 19:52:59

蘇文卿立刻道:“可有看清楚畫上之人的相貌?”

忠伯點頭,蘇文卿便立刻畫了起來。忠伯湊上前去看,當蘇文卿畫地差不多的時候,他就肯定是同一人了。

“老爺怎知此人的容貌?”忠伯覺得奇怪,老爺早上出府,應該不知此事纔對。

“哦!其實昨日官府就拿著畫像到坊市詢問了,否則我怎麼能知道呢?”蘇文卿將畫上的墨跡吹乾,而後壓在了書下。

忠伯有些納悶了,他昨兒也去坊市了,怎麼冇聽說此事?

尤經曆看著蘇軼昭家將那屍體擺弄來擺弄去,頓時覺得隔夜飯都要吐出來了。

這位大人看著年紀輕輕,居然喜歡擺弄屍首。

蘇軼昭帶上手套,將此人的手翻來覆去地觀察了一遍,最後才又看向麵部。

尤經曆很好奇蘇軼昭手上的手套,還真是奇怪,居然是全指的,誰會把手套做成這樣的呢?

這手套其實是蘇軼昭讓月容幫她縫製的,就是為了以便不時之需。

“昨兒仵作剛來驗過,說是服毒自儘,劇毒鶴頂紅。”尤經曆在一旁說道。

蘇軼昭卻將這人全身檢查了一遍之後,讓尤經曆將仵作驗屍的的記錄拿過來看。

記錄得很亂,不過蘇軼昭看過之後做了個總結,心中有了數。

“此人並非藩郡國人士,你去上報吧!”蘇軼昭將手中的記錄還給了尤經曆,可尤經曆卻是大吃一驚。

“大人何出此言?此人高鼻深目,與我大雲朝百姓麵容迥異,倒是與藩郡國那邊的麵容符合,您為何覺得不是藩郡國人?況此人之前一口咬定自己叫希爾林,這不就是藩郡國的名字嗎?”

蘇軼昭搖頭,“自古以來,雖然關外和關內並不互市,可追溯到之前的朝代,也有兩國交好,互通聯婚之事。因此,很多邊關百姓祖上或許還會有藩郡國的血脈。此人長得高鼻深目,麵容迥異,應該是繼承藩郡國血統多一些。”

尤經曆聞言恍然大悟,隨後又想到,“可這畢竟是您的猜測吧?他或許真是藩郡國人啊!”

蘇軼昭無奈歎了口氣,隨後指著屍身道:“你看!”

尤經曆湊近了些,探頭仔細看過幾眼,而後一臉疑惑地道:“這?還請大人明示。”

“你不覺得此人過於瘦弱嗎?藩郡國多為遊牧民族,且個個尚武,百姓家中都養有牲畜,如牛、羊、馬等。”

尤經曆點頭,這個他還是知道的。

“他們每天都吃肉喝酒,但是冇有菜蔬。那些吃牛羊肉長大的百姓,個個都膘肥體壯。可此人卻瘦成了皮包骨,就連胸前的肋骨都清晰可見,手臂和身體上毫無肌肉。”

蘇軼昭再指著屍身的臉部,“你再看他的臉,瘦削至此,一看就是營養不良。希爾林家境殷實,自幼習武,你覺得他像嗎?”

她說著又拿起了屍體的手掰開,“你再看他的手心,手掌心和十指皆有繭子,還有一些深刻年久的劃痕。結合此人身體素質來看,更像是平日裡專門搬動石塊或者攀爬石壁之人。”…

蘇軼昭又將屍體翻動了一下,“這裡還有陳年舊傷,是鞭子抽打後,冇有好好用藥,留下的痕跡。因此本官便排除采摘草藥而攀爬石壁的藥農,而且藥農也不至於會窮成這樣。”

“那您的意思是?”尤經曆看蘇軼昭分析地頭頭是道,不禁佩服之至,但他還是冇想出此人的身份。

“難道是河工?”他突然想到。

蘇軼昭搖頭,“河工縱然再注意儀表,可常年累月深入泥石中,手指甲內不可能這麼乾淨。因此,此人應該專門從事搬運石塊,或穿山鑿壁之職。”

說到此處,應該很明顯了。

尤經曆瞪大了雙眼道:“您是說礦工?”

蘇軼昭點頭,“本官有此推斷。”

“好了!”蘇軼昭摘下手套放在銅盆裡焚燒,這古代可不同,用過的東西即便不帶走,也不應該留在當場。

這裡的算計可多著呢!又冇有前世鑒定的手段。

“你將本官所述上報結案吧!此事與大理寺所查案件有關,會移交至大理寺處理。不過你要保密,若是這些泄露出去,皇上可不會輕饒你。”

蘇軼昭不是恐嚇,這關係到挖出潛伏在朝中的細作,皇上怎麼可能不上心?

尤經曆臉色一變,他可冇忘記這位大人來之前可是手持金牌的,於是連連保證不敢透露出去一分。

蘇軼昭將皮手套焚燒之後,又淨了手,這才準備離開。

她還得去找康釋文,此事應該轉告康釋文,而後彙報給皇上。

邊關那邊已經派了宋述傾過去,她還得書信一封,讓宋述傾順著這條線索查下去。

她不由得想到了此前邊關金礦流失一案,此人會不會是金礦那邊的礦工?

若是如此,那就是此計同出一人。

算計了太子,還想來算計二皇子嗎?這人的目的是將皇子們都一一剷除?

蘇軼昭不禁想到了蘇文卿,到底是不是他呢?他又在為誰做事?

可若不是他,難道是巧合嗎?弄個假的希爾林出來是什麼意思?

能騙過誰?反正騙不過她。

蘇軼昭思忖起來,不對!這不就是在警告那朝中細作,希爾林已經暴露了嗎?

既然有人自稱是希爾林,那朝廷就一定會去查,那細作最近必定會按兵不動,龜縮起來了。

蘇軼昭臉色大變,此人對他們的一舉一動瞭如指掌。

如果真的是蘇文卿在背後壞她的事兒,那之後她不可避免要和蘇文卿對上了。

到底是不是蘇文卿?她捏緊了自己的拳頭。

可轉念一想,對方似乎對她很瞭解,還特地找了個礦工過來。如果順藤摸瓜此人就是金礦的礦工,那她是必定會懷疑蘇文卿的。

蘇文卿怕是早就知道自己懷疑她了,又怎會自報家門呢?此事應該不是蘇文卿所為。

想通了這一點,蘇軼昭覺得隱藏在背後的黃雀纔是最可怕的。

因為此人似乎對蘇文卿的隱瞞也是一清二楚,連帶算計了他們兩人。

蘇軼昭歎了口氣,如今朝中暗潮洶湧,太子已經出局,接下來就看誰能挺到最後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