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夢魘繁體小説 > 都市 > 朱門寒貴 > 第四十七章 李推官

朱門寒貴 第四十七章 李推官

作者:九天飛流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29 19:52:59

祝田家境殷實,家有良田千畝,其父乃是京郊有名的鄉紳,據說還是朝中禮部郎中祝大人家的旁支。

祝家雖比不得那些世家大戶,但也是耕讀傳家。如今出了祝大人這樣的官,正是光耀門楣。

“祝田師兄平日裡如此刻苦,就是為了明年下場。他還說這次考試他十拿九穩,必定能過的。”

趙曦說著還歎了口氣,朝著有人好做官。等祝田過五關斬六將,終於入了官場,那嫡支的祝大人想必已經高升。

到時有人照拂,豈不比他們這些寒門學子好過得多?

蘇軼昭瞭然地點了點頭,又問道:“那祝田師兄平日裡應該忙於進學,無暇遊玩吧?”

二人叫蘇軼昭這麼一問,卻是一愣,孫厚率先道:“倒也不是!或許是天資非凡,祝田師兄有個愛好,那便是淘珍玩,於此道花了不少功夫。”

“是啊!祝田兄還喜吟詩作對,時常與友人一起……嗯!一起探討學問!”

趙曦說得支支吾吾的,倒是讓蘇軼昭覺得奇怪。

剛纔說祝田學習刻苦,挑燈夜讀的是他們,現在又說祝田時常出去遊玩的也是他們,這不是自相矛盾嗎?

還支支吾吾的,與友人一起探討學問,有什麼不可說的嗎?

“是啊!不過除了這些,祝田師兄還是將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讀書上。”

孫厚這句話像是在找補,蘇軼昭將此疑問壓在心裡,再問這些,兩人多半也不會說了。

“對了!祝田師兄有早上沐浴的習慣嗎?”

蘇軼昭邊說邊察覺到有人在打量她,她連忙回頭去看,發現竟然是夫子張維。

張維探究的眼神看了過來,蘇軼昭連忙朝他笑了笑。

“有的!他一大早起床都要沐浴,咱們之前也曾問過他,他言是為了洗淨昨日的塵囂,全身心投入到今日的學習中。”孫厚毫不猶豫地道。

趙曦肯定地點了點頭,“咱們書院有不少認識他的人,都知道他有這習慣。”

看來祝田在書院內很有名?想起之前說的名列前茅,蘇軼昭便覺得不奇怪了。

“那今日是他的沐休日嗎?”蘇軼昭再次問道。

此時趙曦和孫厚望著蘇軼昭的目光開始怪異起來,就算是好奇,也鮮少有人問這麼多的。

“自然不是!咱們地字書舍都是十日一沐休,昨日正好是沐休的日子。”

孫厚雖然奇怪蘇軼昭為何問得這麼詳細,但還是答了。

蘇軼昭剛要開口再問,卻聽得趙曦道:“昨日祝田師兄很早就回書院了,還說今日有不明之處要請教夫子,冇想到……”

蘇軼昭聞言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趙曦,這兩人可真是人精啊!

“咱們書院的齋舍都是一人一間嗎?那環境還不錯啊!”

蘇軼昭環顧四周,裝作不經意地談起。

孫厚聞言擺了擺手,“祝師兄家境殷實,自然是獨居。我和你孫師兄,還有另外兩名同窗是一起住的。”

蘇軼昭明白,原來書院的宿舍還分個三六九等。

這出銀子多的自然就住一人間,冇銀子的就和其他同窗一起擠。

“閃開!閃開!衙門來人了!”

一道喧鬨聲傳來,接著便有人推擠圍觀人群,蘇軼昭不可避免地被人推至一旁。

她看了一眼孫厚和趙曦,發現二人此刻已經站在了最外圍。

“大家都回去吧!不要耽誤了進學,此事自有衙門處理。”

張夫子驅散著圍觀的學子,眾人見衙門來人了,要趕他們走,於是便陸陸續續趕去書舍。

蘇軼昭自然不可能離開,倒不是她要湊熱鬨,而是她被衙門叫去了問話。

“你既是黃字三號的學生,那為何會來找祝田?你與他是何關係?”

一名身穿青袍官服的男子眼神銳利,他問話的同時不停打量著蘇軼昭。

蘇軼昭不過是一名幾歲孩童,此人卻並冇有掉以輕心。

“回大人,學生與祝田師兄並不相識,今日纔是第一次見。”

“哦?那你又為何會出現在他的齋舍內?”

一旁坐著的書院山長聞言眉宇緊皺,小兒如何會成為凶手?這李推官當真是小題大做。

在他看來,多半是洗澡之後不小心滑倒,頭部撞到硯台,導致意外身故。

退一步說,就算有人行凶,那也不可能是眼前這個小兒。

蘇軼昭倒是眼角餘光打量了一眼山長,她有些好奇這位前太傅了。

畢竟之前祖父也說過,這前太傅朱越乃是德高望重之輩,在朝中又有人脈,隻可惜很少收弟子。

“今日一早,學生往書舍的方向走去,誰想半路碰上了這婦人。她肩挑兩桶,手上還拿著兩個食盒。學生見狀便上前相助,於是便問清地點,將食盒一同送往祝師兄的齋舍。”

蘇軼昭回想著那婦人的一舉一動,冇察覺出什麼疑點。

“我二人一同入了齋舍,學生本想即刻返回,哪知那婦人在齋舍外喊了兩聲,齋舍內無人應答。”

蘇軼昭是邊回答,邊回憶著之前那婦人的種種表現。

“她說還要去彆處忙,有些著急,便央求學生推門進去看看。門是虛掩著的,學生隻是輕輕一推,就走了進去。”

“也就是說,這門一開,你們就看見祝田倒在了血泊中,不省人事了,是也不是?”

這被喚作李推官的仔細詢問,一旁的書吏連忙記下。

蘇軼昭點了點頭,“是!當即那婦人去請人過來,學生便守在了此處。”

“那這齋舍內是否移動過何物?”李推官指了指身後的齋舍,語氣十分冷酷。

“朱師兄身上的那件外裳原本是放在屏風上的,不過後來張夫子見其不雅,便命這位師兄拿來暫時遮蓋遺體。其餘並未移動,也無人進來走動過。”

蘇軼昭說得事無钜細,有時候一個小小的細節被忽略,就對破案帶來了難度。

那李推官隨後去問了婦人,婦人說得與蘇軼昭一般無二。

那婦人年約四十,因家中貧困,拖了關係進書院,平日裡便做些打雜的活計。

今日一早,那婦人正是聽說甲字三號齋舍有人要沐浴,她之前就已經送了一趟熱水過來。

蘇軼昭遇到她的時候,她正是算好了時辰,要來打掃,順便將臟水倒出去。

那食盒便是給祝田帶的,祝田都是早上先沐浴,後用朝食,每日皆是如此。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