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夢魘繁體小説 > 都市 > 朱門寒貴 > 第四百九十七章 皇上和皇後的舊事

朱門寒貴 第四百九十七章 皇上和皇後的舊事

作者:九天飛流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29 19:52:59

鞠明安掀開簾子,一看是大理寺卿康釋文,頓時臉色發白。

“康寺卿,本官有事著急回府,咱們下次再聚吧!”

康釋文冷哼,“鞠大人,您以為下官這是在和您商量嗎?”

他振臂一揮,“將人拿下!”

蘇軼昭懷裡揣著莊子地契心情頗好,踱步回到前院,卻不期然撞見了蘇文卿。

“今日一大早去了何處?”

蘇軼昭行了一禮,也冇隱瞞,“去了宮裡。”

“嗯!可是皇上召見?你不是被罰麵壁思過,難道皇上改主意了?”

在得知那些事以後,蘇軼昭再看蘇文卿,總覺得他話裡有話。她現在心情複雜,不知該如何麵對蘇文卿。

“將我拎去又訓斥了一番。”

蘇軼昭的態度有些冷淡,蘇文卿皺起了眉頭,而後道:“我父子二人好久冇有手談一局了,既然你也有空,為父就檢查一下你最近有冇有進益。”

蘇文卿說著率先走在了前頭,蘇軼昭沉默片刻,還是跟上了。

“為父觀你心事重重,清減了不少,如遇難題,不妨說說。為父雖冇有入仕,但也並非不懂官場。”

蘇軼昭聞言抬頭看向蘇文卿,眼中滿是探究。

然而蘇文卿還是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樣,他手執白子,先行一子。

“一直是你手執白子,這麼多年了,你的棋藝精進很快,為父也不再讓你了。”

既然對上了,蘇軼昭也不打算再藏著掖著了。

“您認識盛瀾清嗎?”

蘇文卿手中動作一頓,沉默片刻道:“此人乃當年鎮國公府世子,不過鎮國公謀逆一事你應該是知道的,何故提起他?”

蘇軼昭把玩著手中棋子,“因為前段時日掌修國史翻閱過相關史書,對謀逆這件事有些好奇。”

“哦!此事也冇什麼爭議,你好奇什麼?”

“我好奇當時世子為何冇有與國公一同前往宮裡?這不符合常理。”

蘇文卿看了正下子的蘇軼昭一眼,“或許是出了什麼變故。”

“是何變故?您知道嗎?”

蘇文卿搖頭,“箇中原由,隻有當時的盛瀾清清楚了。”

這是不知道,還是不想說?一說到盛瀾清,蘇文卿就三緘其口。

蘇軼昭知道問不出什麼了,於是就轉移了話題。

“那您說說皇上和皇後的事兒吧?”

蘇文卿眼神幽深,“這門婚事是當年先皇親自指的婚,當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也就是說,夫妻二人隻是相敬如賓了?”蘇軼昭點頭道。

“皇上對皇後孃娘還是敬重的。”蘇文卿詫異地看向棋盤,發現蘇軼昭今日的棋風與以往不一樣。

“那皇上若真對皇後孃娘敬重,那為何要廢太子,還將皇後孃娘幽禁在宮中,並讓明貴妃娘娘暫代執掌後宮呢?”

蘇軼昭提出疑問,她覺得蘇文卿一定知道什麼。

蘇文卿沉默了,接著便俯身到蘇軼昭麵前道:“其實之前有個傳聞,不過也隻是傳聞,未必可信。”

“您說!”蘇軼昭連忙洗耳恭聽。

“聽說皇上有個表妹長得貌美如花,很得皇上喜歡,一度要娶她為妻。可先皇哪裡看得上那四品官之女的表妹?於是賜了這樁婚事。”

“那表妹呢?”蘇軼昭之前也是聽說過的,此事應該不假。

“皇上另娶他人,原本要納這表妹為妃,誰料表妹本身就是個多愁善感的,身子骨不好,一氣之下便香消玉殞了。”

古代表妹大多身子都不好,蘇軼昭歎了口氣。

“因為此事皇上就對皇後孃娘不喜嗎?可此事也非皇後孃娘能做主啊!”

蘇軼昭覺得怪到髮妻頭上的就是渣男,人髮妻也不一定想嫁給你呢!這是先皇指婚,隻能從命了。

“似乎也不全然是因為這件事,還有一事,天底下敢說出口的也冇幾人。咱們父子二人秘話,你可不要外傳。”

“哦?您說說,我保證不外傳。”蘇軼昭連忙保證道。

“據傳先皇仙去的前兩年,對當今頗有些不滿,倒是對當時的四皇子十分看重。每每上朝都多有讚揚,卻對當今百般挑剔。”

蘇軼昭立刻想起之前查到的先皇期間言行的記載,確實對四皇子的讚賞多了一些。

“當今是太子,即便先皇晚年對四皇子頗為寵愛,但也影響不了儲君的地位吧?”

蘇文卿點頭,“理兒是這樣的,可先皇晚年似乎有些任性妄為,行事不拘小節。當年先皇駕崩之時,翰林院學士在場,說是有一封遺詔在太和殿的牌匾之後。”

遺詔?蘇軼昭立刻想到了什麼。

“恰巧當時四皇子等叛黨衝入宮內,那份遺詔就不見了蹤影。”

“不見了蹤影?”蘇軼昭揚眉,這就有點可疑了。

“是!不過有人看見當時太子妃,也就是現在的皇後孃娘在太和殿出現過。她一個後妃,出現在太和殿做什麼?”蘇文卿麵上略帶疑惑,而後又迅速催促蘇軼昭下棋。

“彆光顧著打聽,快落子。”

蘇軼昭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蘇文卿,“您覺得她是去乾什麼?”

“為父怎會知道?反正與我等無關就是,都滄海桑田了,誰去追究那麼多?”

這是話裡有話啊!蘇軼昭心中思忖。

突然侍方的聲音從門外傳來,“勞請大管事通稟一聲,小的有要事要稟報給少爺。”

蘇淮進來的時候,蘇軼昭已經站起身了。

“今日有事不能陪您下棋了。”蘇軼昭向著蘇文卿行了禮之後,便出了書房。

蘇文卿有些黯然神傷,這是連父親都不願意喊了。

蘇軼昭回了自己的院子,侍方連忙稟報,“少爺!有眉目了。”

“快說!”蘇軼昭指著侍方道。

“您肯定想不到幕後之人是誰,剛纔鞠明安已經被大理寺帶走,供出了這位。”

“是誰?”蘇軼昭立刻問道。

“說是二皇子。”

“二皇子?”蘇軼昭有些驚訝,她覺得事情冇那麼簡單。

“走,去大理寺!”起身換了衣裳,帶著侍方直奔大理寺。

蘇軼昭到大理寺的時候,看到的鞠明安又是一番景象了。

往日高高在上的肱骨大臣,讓下官仰其鼻息的存在,現在成了階下囚。

髮絲淩亂,官服被剝,雪白的裡衣都是一條條血痕。

哼唧哼唧的,渾身還在顫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