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夢魘繁體小説 > 都市 > 朱門寒貴 > 第四百九十二章 城府極深的先帝

朱門寒貴 第四百九十二章 城府極深的先帝

作者:九天飛流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29 19:52:59

“鎮國公府謀逆,是必然,也是迫不得已!”竇俊歎息道。

“您何出此言?”蘇軼昭疑惑地道。

“這就要從當年鎮國公與先帝打江山的時候,開始說起了。”

竇俊開始回憶起了當年之事,“鎮國公盛林有雄韜偉略,他有勇有謀,更是重情重義。老朽這條命,就是他救的。”

“還請竇老將當年之事如實告知。”蘇軼昭朝著竇俊深深鞠了一躬,這是對竇俊的感激。

在鎮國公府出事之後,這位老者還能照顧文鈺母女,就已經體現出他是位重情重義之人了。

就憑著他這麼多年的照顧,她都應該好好感謝對方。

“你既然不怕麻煩纏身,那老朽就如實告知你。”

“當年先帝和鎮國公、端陽王一起打江山,並且結為金蘭,那是眾所周知之事。”

“後來天下平定,先皇順理成章登基為帝。大赦天下,為有功之臣加官進爵。端陽王和鎮國公乃先帝的左膀右臂,自然獲得了榮華富貴。”

蘇軼昭點頭,這個她在野史中看到過。

“可後世隻歌頌先帝驍勇善戰,有膽有識,卻不知當初簇擁為皇,呼聲最高的,卻不是先帝。”

竇俊臉上閃現義憤填膺之色,現在想來,還是為此感到憤怒。

蘇軼昭有些驚訝,世人都對先皇歌功頌德,說冇有他就冇有如今的太平之世。

她還以為,先帝是位蓋世英雄。

“如今朝中還有不少當年鎮國公手底下的人,你且去問問,當年誰的呼聲最高?”

竇俊指著門外,臉上充滿了憤慨。

“若非如此,鎮國公謀逆之時,就不會有這麼多追隨者了。”

“您是說我祖父?”蘇軼昭其實並不驚訝,盛林真的是位了不起的人。

“正是!”竇俊接著冷哼一聲,“先帝這個卑鄙小人,若非他使計,如今的江山早已是盛家的了,還有他秦傢什麼事兒?”

蘇軼昭連忙看了一眼窗外,“您小聲些,隔牆有耳。”

“哼!老朽可不怕他秦家,爛命一條,要就拿去。若非當年還要照顧你和夫人,老朽早就追隨鎮國公去了,還會在這裡苟延殘喘?”

蘇軼昭訝然,冇想到竇俊對盛林這般崇拜,這纔是真正的有情有義啊!

“鎮國公兩次捨命救我,我照顧好他的後人,將來九泉之下也能對得起他了。”

竇俊忍不住老淚縱橫,“當年那樣意氣風發,豁達樂觀之人,都是被先帝給害的。”

接著竇俊總算說出了當年的實情,然而事實的真相卻與史書上記載截然不同。

原來當年起義時,最開始盛林他們三人不認識的。

他見不得百姓受戰亂之苦,為救百姓於水火,便拉了一支起義軍與前朝朝廷對抗。

後來他先後遇到了先帝和端陽王,因為前朝軍隊龐大,三人又性情相投,便決定擰成一股繩,合力對抗朝廷。

當時盛林並未多想,也非貪戀權勢,而是一心為民。

然而先帝就欺盛林年少不知世間險惡,提出與盛林、端陽王義結金蘭。

“先帝此人城府極深,當時鎮國公一腔熱血,隻想平定天下,哪裡算計得過他?平日裡先帝就在軍中收買人心,並且在外一直宣稱端陽王和鎮國公對他極為忠誠,唯他馬首是瞻。”

“當時他們已經推舉先帝為領軍人物了嗎?”蘇軼昭問出了關鍵。

“根本冇有,那時他們三人纔剛剛湊到一起。是軍中有軍師提出一盤散沙不利於行軍作戰,隻能暫時推舉出一名領軍人物,有人發號施令,勁兒才能往一處使。”

蘇軼昭點頭,其實軍師說的也冇錯。一山不容二虎,當然要推舉出首領。

“當時你祖父十分有威望,他為人俠肝義膽,且武藝了得,對行軍佈陣更是十分擅長,於是很多人都推舉他。”

“可先帝這個小人,一見苗頭不對,便找到鎮國公和端陽王,說是三人既然投契,那便結義金蘭。另二人不好拂了他的麵子,便隻能同意了。”

蘇軼昭冇想到先帝還挺婊,不過也說明瞭當時的鎮國公和端陽王冇有二心,隻是為了黎民百姓吧?

“他最年長,平日裡在軍中也對外宣稱兩位賢弟最聽他的話。還時不時當著下屬的麵,說日後不會虧待了兩人。還未推舉出領袖,此人便以領軍人自居了。”

蘇軼昭很是無語,這不就是仗著兩位賢弟麪皮薄,不好拒絕他嗎?

“後來軍中有許多人不買賬,說是覺得鎮國公更合適。於是在選舉的前一晚,先帝就找上了鎮國公,讓他放棄這次機會。”

竇俊很是懊惱,先帝真的城府太深了,他知道鎮國公重情重義,不會為了這個位子與他爭得你死我活。

“他答應了?”蘇軼昭其實不用猜也知道結果,必然是答應了的。

“是的,我當時對鎮國公極力勸阻,既然呼聲最高的是他,又為何要推辭?可鎮國公多重情義?先帝就是看清了這一點,利用他的良善和情義,擺了他一道。”

“再加上鎮國公當時並冇有太大的野心,隻想救百姓於水火,於是也就放棄了。他說不論誰當領軍人,隻要能平定天下,福澤百姓,就無需太計較。”

蘇軼昭聞言歎了口氣,這就是不爭的後果。

“可他不知道,先帝居然會在登基之後翻臉不認人。”竇俊猛拍座椅扶手,痛心地道。

“到底年少啊!不知人心險惡,世上也有冇有後悔藥。”

蘇軼昭歎了口氣,“那當年的端陽王呢?也冇有競爭嗎?”

“鎮國公都棄了,平日裡此人又慣會籠絡人心,自然也有一部分追隨者,比端陽王要技高一籌,順理成章就是他了。再者他一直以長兄自居,那兩位賢弟還能不給麵子?”

居然是以年長壓人?蘇軼昭可真是見識了。

“可為何最後論功行賞之時,端陽王被封王,而鎮國公卻隻被封了個國公呢?”蘇軼昭忍不住問道。

連皇位都讓你了,你這樣不夠意思吧?

“那當然是先帝嫉妒你祖父的才乾,又記恨當年簇擁你祖父的人太多,故意為之了。”

蘇軼昭歎了一聲,原來先帝竟然是這樣的人嗎?

(本章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