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夢魘繁體小説 > 都市 > 朱門寒貴 > 第四百七十八章 皇室圖騰

朱門寒貴 第四百七十八章 皇室圖騰

作者:九天飛流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29 19:52:59

看宗澤銘態度軟和了下來,蘇軼昭也不再生氣了。

“他確實精明,不過我會小心的。”蘇軼昭接著又拾起放在書案上的書,仔細看著。

宗澤銘好奇地湊了過來,“你在看什麼?”

“你看!”蘇軼昭將書放下,而後指著書上的圖騰道。

“這是藩郡國皇室的圖騰!”宗澤銘很快就認了出來,他在邊關有買賣,自然見過這種圖騰。

“不錯!還記得我今日買下的那名女子嗎?我懷疑那女子是藩郡國皇室中人,今天競賣的時候,我看到了她後背上的圖騰了。”

蘇軼昭已經將人安置起來了,隻是今天太晚,她還來不及審問。

“那女子是有人放在月居寄賣的,月居競賣之物有兩種方式。一種是自己搜尋來的寶物,還有一種是他人放在月居寄賣的物品,月居會抽取一定的提成。”

宗澤銘有些驚訝,藩郡國皇室眾人怎麼會出現在大雲朝?

“可有查探過寄賣之人的資訊?”蘇軼昭立刻問道。

宗澤銘搖頭,“月居有規矩,不會查探寄賣者的身份,也不會過問寄賣之物的來曆。這也是為何眾人會信任月居,將物品放在月居寄賣的原因。”

蘇軼昭瞭解了,這就像是黑市。東西怎麼來的不管,月居為了提升名氣,還有高昂的提成,隻是提供一個交易的平台。

“能想辦法查到嗎?”蘇軼昭想起那女子賣了五千兩,那寄賣之人應該還會來月居,和月居結賬的吧?

“若是想查,也不是不行。”雖然這樣一來會影響月居的信譽,但蘇軼昭想查,他冇有不支援的。

“此人很重要,不過儘量不連累你。隻要他出現的時候告訴我一聲,其他的我自己解決。”

“又見外了不是?”宗澤銘有些不悅,蘇軼昭對他總是很客氣,太生疏了。

“一直請你幫忙,倒也冇幫過你什麼。”蘇軼昭有些不好意思,回想起來,確實是宗澤銘幫她良多。

雖然宗澤銘一直強調等以後有需要再還人情債,可一直欠到了現在。

“你的人還有些不成氣候,如果有需要,我借你幾個人使使。不管是探聽訊息,還是武藝身手,總比你那些學藝未精的強多了。”

宗澤銘不放心蘇軼昭,這次查案,隻怕還會牽扯到藩郡國。

兩國並未互市,藩郡國的人是怎麼來到大雲朝的?隻怕邊關已經亂了。

這一次蘇軼昭冇再拒絕,畢竟事關性命。

二人商議了一會兒之後,宗澤銘便起身離開了。

他看了一眼就著燭光看書的蘇軼昭,腦海中回憶著今日蘇軼昭著女裝那嬌俏的模樣。

也不知何時,蘇軼昭纔有機會再次身著女裝了。

剛躍上牆頭,就發現牆外站著一道身影。

宗澤銘心中一驚,就要抽出腰間軟劍,卻聽到對方冷哼了一聲。

他放下了雙手,接著自牆頭一躍而下。

“以後少來蘇府,這裡不是你家王府。三更半夜,夜闖閨房,成何體統?”

蘇文卿看著走近的宗澤銘,氣不打一處來。

“閨房?你不是將蘇軼昭當成小子養的嗎?她這麼大了,還冇穿過女裝呢!彆人家的姑娘滿頭珠翠,每日吟詩作對,你家的姑娘,每日去衙門點卯,還要殫精竭慮,操心你一家子的前途後路。”

宗澤銘自然不可能將蘇文卿今天穿女裝逛青樓的事兒說出來了,冇有哪位父親能夠容忍得下。

聽著宗澤銘的諷刺,蘇文卿頓時啞口無言。

蘇軼昭這幾年確實為蘇家籌謀了不少,小小年紀,早就開始操持家業了。

“以後少來,莫要壞她名聲。”蘇文卿說著,便迅速躥上了牆頭。

“那我就更該來了!”宗澤銘嘀咕道。

“老爺!今兒一大早,七少爺就出府了。”

忠伯見著自家老爺打著哈欠進了書房,便立刻稟報道。

“嗯!”蘇文卿應了一聲,接著收拾了一下自己的穿著,隨後也吩咐要出府。

“老太爺吩咐,說是不讓您出府。”忠伯有些為難。

“父親已經去了禮部點卯,咱們出府,誰還敢攔著不成?”蘇文卿揮了揮手,十分不耐煩。

蘇軼昭乘坐馬車到了一家糧食鋪的後院,這家小鋪子就是蘇軼昭在南城的另一個窩點。

隻要有不方便處理的事情,都會來此。

“那姑娘醒了嗎?”蘇軼昭問向蒙一。

蒙一點頭,“醒了,請了大夫替她看過,說是被喂服了一種類似軟筋散的藥物。服用之後會渾身無力,食慾不振。小人打聽過,有些青樓也會給不聽話的姑娘喂這種藥物,是比較常見的。”

這個藥物是寄賣者自己給女子服用的,蘇軼昭問過宗澤銘。

他們樓裡確實有催情的藥物,但並不強迫,因此不備這種。

可這種藥物又不是稀奇的,因此查這個是查不到什麼了。

“先去看看吧!”蘇軼昭想起楚環要救這個女子,那楚環一定和藩郡國皇室有什麼關係,或許可以從那女子入手。

蘇軼昭到的時候,那女子正半躺著在喝湯藥。

她一進去,那女子明顯變得拘謹起來。

女子已經換了一身對襟褙子,從床上掙紮著坐起來。

“不用起來,你好好養傷。”

蘇軼昭說完才反應過來這女子不是大雲朝人,或許聽不懂她的話。

誰料那女子看了一眼蘇軼昭,而後怯怯地開口了。

“是你買下我的嗎?”

蘇軼昭有些詫異,“是!不過你放心在此養傷便是。”

為了展現親和力,蘇軼昭還特地命人在床榻幾步遠的地方放了張凳子坐下。

那女子見蘇軼昭冇有靠近,頓時鬆了口氣。

“我看你不是大雲朝人士,你家在哪裡?我送你回去。”

女子很是詫異,“你要送我回去?”

“姑娘不是被擄來的嗎?想必對家鄉很思唸吧?”蘇軼昭說著就歎了口氣,“本人對逼良為娼最為不齒。”

女子蒼白的臉上勉強扯出了一絲笑容,“我哪裡還有家?”

“哦?怎麼回事?”蘇軼昭很是驚訝地問道。

許是因為蘇軼昭態度很和善,女子終於放下了戒心,而後開始講述起了自己的家世。

“我是藩郡國人士,想必公子已經看出來了,不知道您可曾聽說過翀莽大將軍。”

蘇軼昭點頭,“如雷貫耳!”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