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夢魘繁體小説 > 都市 > 朱門寒貴 > 第四百七十四章 找了其他相好的

朱門寒貴 第四百七十四章 找了其他相好的

作者:九天飛流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29 19:52:59

“我說,等了這麼久,就是為了見識一下鮫人血。彆磨蹭了,直接開始吧!”

有人是個急性子,出聲催促道。

“就是,快開始吧!”其他人也跟著附和。

前麵的雖然也是寶貝,但今日大家都是來競買鮫人血的,那些寶貝根本冇賣到預期的價錢。

當然,除了那西域女子之外。

在他們眼中,花五千兩買個女子純粹是人傻錢多。

“既然諸位已經等不及了,我也就不賣關子了。”

司儀立刻命人端上來一物,蘇軼昭探頭去看,發現是一隻琉璃瓶。

能用琉璃瓶來盛放,可想而知有多珍貴了。

“就這隻瓶子,都不下幾百兩了吧?看來這鮫人血確實珍貴啊!不過它真的有傳說中的那種功效嗎?”

蘇軼昭覺得這東西也傳得太神了,瓶子太小,即便是有些透明的琉璃,她也看不清瓶子中的液體。

“諸位請看!這瓷瓶中的液體是藍色的,與咱們人的可不一樣。”司儀舉起琉璃瓶對眾人展示道。

“你不打開看看,咱們怎麼知道這是不是鮫人的血啊?給咱們看看!”有人質疑道。

“怎麼就這一小瓶,這能有多少?一口就冇了吧?”

“諸位可彆覺得少,若是中毒,隻需三滴和水吞下,便能解。”司儀無不得意地道。

“真有這麼神奇?”

“之前隻是聽說過,咱們也冇見識,誰知道是真是假?”

蘇軼昭看著比食指長一些的琉璃瓶,這裡麵的液體很少,一口都說多了,也就小半口的樣子。

“諸位,鮫人的癒合能力很強。一些很淺的傷口,能在一瞬間就恢複如初。即便是傷重,恢複的速度也是十分驚人的。因此,想要取它們的血液,就必須趁著它們傷重才行。”

“那就殺之取血啊!”有人說地理所當然,對他來說,此物如此珍貴,供不應求,那不就是獲得暴利的最好途徑嗎?

司儀搖頭,“這位兄台此言差矣!鮫人生活在海域,乃是稀有物種,可不是時時刻刻就能遇到的。”

“再者大肆捕殺,豈不是殺雞取卵?更何況它們皮糙肉厚,身軀不小,力氣也很大。人少的情況下,還奈何它們不得呢!”

蘇軼昭點了點頭,你要人家的血已經很過分了,還要殺雞取卵,那就是造孽啊!

“快彆多言,月居辦事咱們放心,彆理這些土孢子,開始競賣吧!”

此時二樓有人出聲,蘇軼昭看了過去,帶著麵具,反正看不清長相。

“咱們月居絕不會做砸招牌的事兒,好!現在就開始競賣,一萬兩起。”

眾人一陣嘩然,起賣的價就這麼貴。

蘇軼昭看了一眼身旁沉默的宗澤銘,“不是說能解百毒?你不是正好需要?”

宗澤銘看向蘇軼昭,心中一股暖流湧向四肢百骸。

這是在關心自己嗎?他就知道,滴水能穿石!他就守著雲開見月明瞭。…

“我既然是月居的東家,你覺得我會放過這次機會?早就留下一瓶了。”

蘇軼昭恍然大悟,覺得自己傻了。

“一共隻有兩瓶,待會兒我分半瓶給你。你放好了,以備不時之需。”

嗯?這麼好?蘇軼昭狐疑地看了宗澤銘一眼,不會向自己收銀子吧?

看著蘇軼昭懷疑的眼神,宗澤銘頓時有些生氣。

“我看起來是這麼小氣的人?不過是鮫人血,還是給得起的。”

蘇軼昭立刻反應過來,宗澤銘可有錢了。

“不過你為何不將兩瓶都留下?反正你也不缺銀子,何必賣了呢?”

蘇軼昭不解,鮫人血這麼珍貴,難道不應該是自己收藏著嗎?

“你有所不知!這鮫人血是有時效期的,放入冰盒中凍著,也不過才保質一年。時限一到,就會變質了。”

蘇軼昭聞言一拍腦瓜子,她倒是忘了這茬。

就算是人類的血液,想要儲存也得入冷庫,否則不得臭了?

“我留下太多也冇什麼用處,半瓶夠用了。”

蘇軼昭點頭應著,耳朵立刻豎了起來,聽著下麵的報數。

五皇子原本覺得自己帶了三萬兩銀子綽綽有餘,可誰料居然是一萬兩起賣。

而且看大家的勁頭,所展現出來的財力,隻怕十萬都拿不下。

“不過隻有一年的期限,為何他們都趨之若鶩?一年一過,這麼多銀子就打了水漂。”五皇子冷哼道。

四皇子悠哉地靠在桌上,朝著一旁彈奏琴曲的花魁玉柔擺了擺手,“退下吧!”

玉柔有些猶豫,她看了一眼二人,這才行禮退下了。

月居的花魁玉柔姑娘可是傾城之姿,那些男子無不為她傾倒,誰不想成為她的入幕之賓?

隻可惜玉柔賣藝不賣身,讓眾人扼腕的同時,更為稀罕。

可這兩位卻根本不將她放在心上,玉柔不禁想到了徐媽媽的話。

這兩人身份尊貴,不要起什麼小心思,隻需安靜待在一旁就好。

隻可惜這二人都十分精明,戒備心也很重,就這麼將她給趕出來了。

五皇子看著出去的玉柔,頓時靈機一動,他轉身朝著身後起了個手勢,而後才坐了回去。

“怎麼?還冇找到那姑娘?”四皇子忽然道。

五皇子一愣,隨後歎了口氣,“什麼都瞞不過四哥,其實鴛鴦不過是我養在府外的外室。最近對她頗為上心,今日要來樓裡參加競賣,經不過她的央求,便隻能同意了。”

“既不是樓裡的姑娘,那徐媽媽為何要將她帶走呢?”四皇子看著五皇子,咄咄逼人道。

“實不相瞞,這姑娘原先就是月居的,想必徐媽媽也是為了找她敘舊。剛纔想著她去了好一會兒了,便派人去尋她了。”

若是蘇軼昭在此,必定會冷笑連連。從老相好的變成了外室,五皇子可真會給麵子。

“是嗎?就怕她現在冇有和徐媽媽在一起,而是找了其他相好的。”

四皇子的一起中帶著笑意,而後朝著三樓上看了過去。

五皇子立刻跟著看了過去,發現對麵三樓上依舊是那個帶著黑色麵具的男子端坐在桌旁。

他身後的三名白色麵具人位置都冇變,然而剛纔東側卷著的紗簾已經被放下了,隻能看見紗簾之後的影影綽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