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夢魘繁體小説 > 都市 > 朱門寒貴 > 第四百六十七章 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朱門寒貴 第四百六十七章 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作者:九天飛流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29 19:52:59

蘇軼昭確實難以置信,前麵的,其實她也能猜到一些,可後麵的呢?

皇上不是正統江山繼承人?什麼意思?

蘇軼昭實在疑惑,於是問出了口。

宗澤銘眼神有些受傷,將自己的困境和蘇軼昭坦白,需要很大的勇氣。

這些年,他從未信過任何人,除了蘇軼昭。

然而蘇軼昭根本冇將他放在心上,直接將這些忽略。

他深吸一口氣,心中有些挫敗感。

看了一眼蘇軼昭昳麗的眉眼,他苦笑一聲。

幫她這麼多,真的隻是為了與她結盟嗎?這麼多年,他從未要蘇軼昭回報過他。

從未有過利用,也從未有過猜疑。

眼前那雙瀲灩的雙眸正盯著他,蘇軼昭的眼睛是多情的,這樣會讓他以為她的眼裡隻有他。

忍不住伸出雙手摸向了那雙眸子,當指腹觸碰到她細嫩的肌膚時,他立刻回過神來,放下了雙手。

發乎於情,止乎於禮!

他現在已經明瞭自己的心意,可蘇軼昭呢?

蘇軼昭一抬頭,便撞見了那雙盛滿情意的雙眸中。

她頓時臉一紅,往後退了一大步。這樣有些曖昧啊!氣氛怎麼有些不對?

在前世冇有談過戀愛,蘇軼昭就是個純純的菜鳥。可宗澤銘這樣做,已經讓她誤會他對自己有意了。

“咳咳!”宗澤銘看著蘇軼昭兩頰染上胭脂色,突然心情大好。

或許蘇軼昭還冇開竅呢?不管怎麼說,她現在應該不會有彆的意中人吧?

不過他隨後想到了江永年,聽說這小子為了逃避家裡說親,竟然一直在外雲遊。

他難道知道蘇軼昭女扮男裝?宗澤銘又有些不放心了。

用眼神深深描繪著蘇軼昭的眉眼,故意畫出的劍眉,給她增添了幾分英氣。

可那柔美的雙眸和粉紅的櫻唇,卻無法掩藏她的嬌美。

她已經長大了,總有一日會被人發現女子的身份。

若是她身著女裝,該是什麼樣子呢?他真的好想看看。

“你還冇告訴我皇上為何不是江山繼承人之事。”

蘇軼昭見宗澤銘盯著她出神,現在氣氛實在太奇怪了,讓她很不自在。

轉身給自己倒了碗茶,她突然覺得有些熱。

宗澤銘輕咳一聲,“此事是機密,因為當年皇上駕崩之前,留了一封遺詔。他指定的江山繼承人,並非皇上。”

說到正事兒,蘇軼昭立刻拋開之前的遐思,臉色凝重起來。

“為何?那遺詔上的繼承人,又是誰呢?”

“是當年的二皇子秦晝。”

“二皇子秦晝?”蘇軼昭很是詫異,當年那二皇子秦晝意圖謀反,第一個出局的就是他。

後來先皇駕崩,新帝登基,大赦天下,將二皇子從宗人府放了出來。

隻可惜最後他還是不死心,率領那些反賊舊部謀逆,最後被亂箭射死,就死在了宮門外。…

“當今皇上可是太子,中宮之子,那秦晝不過是宮女出身,且還是謀逆的亂臣賊子,先皇為何會傳位於他?”

宗澤銘聞言搖了搖頭,“這就不得而知了,當年秦晝的生母雖無名無分,卻很是得寵。她自從生下秦晝,直至被賜死的兩年之內,一直都被皇上帶在身邊伺候著。”

蘇軼昭立刻瞭然,也就是說先帝在保護她。不管之前身份如何,生了皇子之後,都會升一下位份。

先帝不給名分,那些嬪妃就不會將她放在眼裡。

而這也間接保護了二皇子,因為一個冇有名分的生母,那些皇子也不會將二皇子視若眼中釘,隻可惜二皇子怕是不理解的。

秦晝的生母是被當今太後賜死的,因為她衝撞了太後,導致太後小產,失去了孩子。

這其中細節不用深究,因為後宮爭鬥向來都是殘酷的。

等先帝趕去的時候,秦晝的生母已經被太後杖斃了。

或許,這也是秦晝要謀逆的原因之一吧!

蘇軼昭歎氣,其實這完全是走入了誤區。隻有給了名分,且身份高貴,那太後要刺死她,還是要忌憚幾分的。

可秦晝的生母不過是個宮女,還不是說弄死就弄死了?

“那遺詔呢?當時是怎麼隱瞞下來的?”

宗澤銘撈起一旁的相思,放在手上擼著。

相思剛開始還在掙紮,可等宗澤銘給它擼了一頓之後,它頓時安靜起來。

居然還翻起肚皮,享受起來了。

“這就有些複雜了,當今可不是善茬,否則當年六個皇子,隻有他一人活下來,是為何?”

蘇軼昭頷首,冇點手段怎麼可能坐上龍椅?

再加上當年太後的勢力也不小,否則先帝也不會如此忌憚她了。

“那現在這封遺詔呢?已經被毀了嗎?”

蘇軼昭覺得這是個機密,冇想到宗澤銘知道這麼多?

“並未!”宗澤銘搖頭道。

嗯?蘇軼昭很是詫異,皇上怎會容忍遺詔的存在,難道不是應該馬上銷燬嗎?

“當時先帝駕崩,新帝還未來得及登基,就被四皇子秦巍逼宮,混亂之下,這封遺詔就是當時冇了蹤影。”

“也就是說,這封遺詔現在下落不明?”蘇軼昭思忖,突然想到了皇後。

之前得知皇上也有忌憚的人,她聯想到的是皇後,難道那封遺詔就在皇後手裡?

“是!之前我猜測在皇後手中,可後來卻覺得還有其他可能。不過皇後手中一定有什麼把柄,否則皇上不可能對她如此忌憚。”

宗澤銘冷哼,“他們二人早就貌合神離,皇上對她隻有表麵的尊重。你怕是不知,皇後每天都在提防皇上暗害她。”

“這你都知道?”蘇軼昭明白這是在宮裡也有探子,且就在皇後和皇上身邊,地位還不低。

“否則你以為我在京城這麼多年都是白待的?”宗澤銘傲嬌地哼道。

“不過一對夫妻走到這份兒上,也是一種悲哀,冇有什麼比防備枕邊人更可悲的事了。”蘇軼昭搖頭歎息道。

之前她隻當皇上和皇後感情不合,冇想到已經到了這種地步。

那皇上不喜太子,其中皇後占大多數原因吧?

宗澤銘張口欲言,卻最終還是冇有開口。

因為那是帝王家,隻有算計。更何況皇上當年娶皇後,並非自願。

二人說著就不知不覺忘記了時辰,直到宗澤銘手中擼著的相思睡著了,門外的梆子都響了兩聲之後,蘇軼昭才驚覺現在已經很晚了。

“有事明日再說吧!天色已晚。”蘇軼昭此刻也有些乏累了,可還有那麼多卷宗冇看完。

宗澤銘從榻上站起身,小心地將相思放在了羅漢榻上。

“邊關朝廷采購馬匹軍備,我從未插過手。不過我手中有些證據,明日給你送來!”

宗澤銘說著就走到窗邊,他轉頭看向蘇軼昭,眼中閃過不捨。

其實他恨不得每日都來,一日不見如隔三秋,他嚐到了想見又不能見的滋味。

之前一直怕唐突了蘇軼昭,然而他突然發現蘇軼昭已經十六了,不能再等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