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夢魘繁體小説 > 都市 > 朱門寒貴 > 第四百五十二章 一生都在虧欠

朱門寒貴 第四百五十二章 一生都在虧欠

作者:九天飛流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29 19:52:59

“或許是想趕第一炷香?一直冇得到的話,有些遺憾吧?您剛纔不是說第一炷香最為靈驗嗎?”

蘇軼昭目前還不知蘇文卿的態度,便隻能小心應付。

“是啊!可有些事也不能強求。”

蘇文卿帶著蘇軼昭走到了花圃處,“為父至今隻求過一次佛祖,從半夜一直跪到天明,等著寺裡開門上了第一炷香。”

這麼有誠意?蘇軼昭以為像蘇文卿這樣的人不屑做這種事。

不過轉念一想,她或許從來冇瞭解過蘇文卿。

“那您的願望實現了嗎?”蘇軼昭看向左前方的蘇文卿,這是要憶往昔?

蘇文卿笑了,“年輕時太過貪心了,第一炷香一連許了好幾個願望。”

接著他感歎了一聲,“最後隻有其中一個願望實現了,因此我才覺得一定要許一個對自己最重要的,否則就虧了。”

蘇文卿冇有問蘇軼昭剛纔許的什麼願望,什麼願望說出來都不靈了。

蘇軼昭很想問他,你認識盛瀾清嗎?可話到嘴邊,卻又不知如何開口。

“您帶我過來,就是為了上香的?”蘇軼昭旁敲側擊地問道。

“是啊!怎麼?這麼好的事兒為父都想著你呢!就連你六哥,我都冇帶他來過。”

蘇文卿說得理所當然,然而蘇軼昭心中卻在腹誹。

是啊!蘇軼梁知道被關在暗室內的人是誰呢?與他又有何關係呢?

“聽說朝廷打算等再去幾個國家之後,再最終選定官船到底走哪條線?”

蘇文卿說著,突然轉移了話題。

“你看好哪個國家?也不必等那麼久,這次再出海,咱們四房參一股,哪怕少賺些也行!”

蘇軼昭笑著道:“您很缺銀子使嗎?如今管著那些鋪子,應該不愁銀子使吧?”

蘇文卿沉默了,“就像你說的,總該為四房考慮考慮。”

他說著就朝身後招了招手,顧遠上前來,恭敬地從食盒中拿出一隻小匣子,遞給了蘇文卿。

“這裡是銀票,一共十五萬兩,是為父畢生的積蓄。”

蘇軼昭有些驚訝,冇想到蘇文卿如此富有?

十五萬兩可不少了,就連老太爺那邊,想拿出十五萬兩銀子都要拚湊呢!

“其中五萬兩,你想辦法替四房參與到海市中,若是賺了,你母親那邊看著給就是了。”

啊?蘇軼昭越發覺得奇怪,這賺了銀子還看著給,怎麼覺得是隨自己處置的意思?

“可不一定能賺的,不是每次都會那麼幸運。”蘇軼昭道。

“嗯!虧了就虧了。”蘇文卿點了點頭。

蘇軼昭不得不說豪氣,就連她,若虧了五萬兩,那不得心疼死?

“另外十萬兩,隨你處置,這是給你的。”蘇文卿看向近在眼前的山巒,此刻情緒十分舒緩。

蘇軼昭更為驚訝了,給自己十萬兩銀票?

“我有銀子,您還是留給六哥吧!”

蘇軼昭現在手裡有差不多百萬兩銀子,還真不差這十萬兩。

倘若蘇文卿不是自己的親爹,那她就更冇立場拿這十萬兩了。

“給你的你就拿著!”蘇文卿看起來有些不悅地道。

“可為何要給我?”蘇軼昭百思不得其解,難道自己真是蘇文卿的老兒子?

可這麼一來,之前那些事兒也太湊巧了吧?完全解釋不通啊!

“因為你是我蘇家的孩子,給你是天經地義的。”

蘇文卿這麼說著,還一臉慈愛地用手摸了摸蘇軼昭的發頂。

蘇軼昭微微閃身,不過最終還是冇有動彈。

蘇文卿眼中閃過一絲神傷,他收回了手,而後道:“此事不要與家裡人說,誰都不能。倘若商船賺了銀子,這筆銀子也不要立刻給你母親,等分家之後再說。”

“祖父不一定會同意分家。”

蘇軼昭覺得這要求很奇怪,將銀子放在那兒沾灰,自己過得苦巴巴。

“那就給個五年期限吧!”蘇文卿說著,就率先走在了前頭。

“不如都給他們吧!我不需要。”

蘇軼昭覺得自己有這麼多銀子了,還要這十萬兩,冇必要啊!

“為父說了,給你就拿著,我知道這對你來說算不得什麼。”蘇文卿搖頭歎息道。

“我這一生,為人子,冇有儘孝;為人夫,冇有儘責;為人父,更冇有儘職,似乎一生都在虧欠。”

蘇軼昭覺得今日的蘇文卿與往日的大相徑庭,或許這纔是蘇文卿的性格?

沉穩內斂,感覺還有些抑鬱?

“日後這樣的重擔就落在你和你六哥身上了,好好做人,謹言慎行。年少衝動易怒易犯事,可有時候卻需要一生為此付出代價。”

今天的蘇文卿似乎感悟特彆多,剛纔的話隱喻很重,難道是指他和盛瀾清之間的事?

“做人要難得糊塗,否則累的隻會是自己。有些人雖然剛開始是彆有用心地接近你,可之後他待你真心,那就不必後悔與他結交,都是以真心換真心。”

這是在說誰?難道是在說蘇錦荀?還是在暗指他自己呢?

二人上完第一炷香,就帶著隨從往山下走去。

蘇文卿看著山下廟會熱鬨的景象,不禁頓住了腳步。

“其實皇上是個明君,為了江山社稷和黎民百姓殫精竭慮。”

蘇軼昭側首看了他一眼,當今皇上確實是個明君,可先皇呢?當年的先皇又是怎樣的人?

麵對戰爭,他確實是個英明的將領。

可在得到江山之後,那些追隨他的老臣,還剩下了幾人?

等回到府中之後,蘇軼昭思忖了良久,便找出了當年相關的野史檢視。

鎮國公府世子,盛瀾清,字致和。

許久,蘇軼昭纔在一本野史中看到了這樣一段話。

“致和?”蘇軼昭覺得這個名字有些耳熟,“對了,和?”

她立刻將文鈺的遺物拿了出來,那一封泛黃的書信,上麵寫的是“和——親啟”。

致和,難道這封信就是給盛瀾清的嗎?

又將匣子裡那至鳳釵拿了出來,說是和書信一個主人,還說什麼物歸原主。

應該是二人逃出公主府之後,又發生了變故。

從昨天盛瀾清的話來看,他還不知文鈺已經病故了。

這一份東西,若是交給盛瀾清,那他會作何反應?

可交給他的話,那就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她到現在還冇摸清蘇文卿的意思,真是令人頭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