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夢魘繁體小説 > 都市 > 朱門寒貴 > 第四百零六章 太子被關宗人府

朱門寒貴 第四百零六章 太子被關宗人府

作者:九天飛流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29 19:52:59

“正合我意!”蘇錦荀點頭,“邊關那邊,我會派人留意動向。咱們要警惕一些,以免被捲入其中。至於其他,隻能說順應天命了。”

蘇軼昭頷首,她也會派人去查邊關的動向。朝堂要動盪起來了,她得抓住機會。

六月初十,還有兩日就是皇後孃孃的千秋盛宴。

蘇錦荀身為禮部尚書,這幾日為了盛宴忙碌不已,根本冇有沐休。

這是他升為禮部尚書之後,第一次舉辦盛宴,自然不敢馬虎。

皇後孃孃的五十壽誕,就連皇上都頗為上心,時不時詢問蘇錦詢籌辦地如何了?

然而就在今日早朝,皇上突然雷霆震怒,一氣之下將太子暫押入宗人府,對皇後孃娘也禁了足。

朝野上下紛紛震驚不已,可在得知緣由之後,一時間都噤若寒蟬。

蘇錦荀散職之後匆匆回了府,一到外院就吩咐蘇炳去請蘇軼昭過來外書房。

“七少爺目前尚未回府,您若是著急,小人便去宮門外迎一迎。”蘇炳看出了老爺的急切,於是道。

蘇錦荀搖了搖頭,“不必!等他回來,你就說我在外書房等他議事。”

接著蘇錦荀又吩咐將三老爺和大少爺、五少爺請到外書房,他則腳下匆忙過去了。

蘇軼昭在翰林院聽到這訊息,並冇有多驚訝,畢竟之前就已經查探過。

不過,這次皇上的怒氣值如她所料,太子之位危矣!

將東西收拾妥當,蘇軼昭和王儲打過招呼,便打算回府了。

“蘇修撰大人,您請留步!”蘇軼昭正要往宮門外的方向走去,卻聽到後麵有人在喊他。

蘇軼昭詫異地回頭一看,發現竟然是皇上身邊的大總管徐洛。

“徐總管?有什麼事兒還勞你親自過來?”

蘇軼昭連忙招呼,她與徐洛也算是熟人了。

“蘇大人叫咱家一頓好跑,您是腿長跑得快,可憐了咱家這蘿蔔腿。”

徐洛見著蘇軼昭是好一頓抱怨,待他跑近了,蘇軼昭這才發現對方是麵上通紅,滿頭大汗。

徐洛這麼著急,像是親自來尋她,隻怕是皇上要召見她。

如今正是七月流火的天氣,徐洛跑到蘇軼昭麵前,連滿頭大汗都來不及擦,隻是吭哧吭哧地道:“快!隨咱家去禦書房,皇上急召。”

“可是有什麼急事?”蘇軼昭試探地問道。

徐洛引著蘇軼昭邊走邊說道:“還能有什麼事兒?今兒個早朝發生的事兒蘇大人可聽說了?皇上這會兒正在氣頭上,還和江大人爭執了幾句,蘇大人您去了可要勸勸皇上,氣多傷身!”

蘇軼昭立刻從徐洛的話裡打探出了資訊,江大人指的應該是吏部左侍郎江雲守。

江雲守正是太子的嶽父,也是好友江永年的祖父。

江永年原本去年應該和她一起參加會試的,隻是他突然決定去遊學,歸期不定,且原因不明,讓蘇軼昭很是詫異。

錯過了去年的會試,還要再等三年,也不知下次會試的時候,江永年能不能趕回來。

心思回到眼前,此次太子被如此申飭,甚至被暫押宗人府,太子一脈的人自然坐不住了。

冇想到背後之人的速度還挺快,不過這應該部署地很久了。

“皇後孃娘本就有頭眩症,今日複發,急召了太醫,剛剛開了藥。”徐洛依舊絮絮叨叨地說著。

看來皇後孃孃的千秋宴是辦不成了,鳳體抱恙,取消千秋盛典,居然連理由都想好了。

這麼一會兒,徐洛就向蘇軼昭透露了這麼多資訊。

蘇軼昭心中一動,見著四下無人,便順手從空間中拿出一張銀票。

“徐總管也不必太過擔憂,皇上不過是一時之氣。”

蘇軼昭說著就將銀票塞到了徐洛的手中,徐洛一愣,連忙要拒絕。

“徐大總管對本官一向關照,這點給您手底下那些小內侍買點零嘴兒。”

徐洛看向蘇軼昭,當看到那雙璀璨但又含有厲芒的雙眸時,他不自覺攥緊了銀票,而後收進了袖中。

“瞧您說的,咱家就是個奴才,也就蘇大人瞧得上咱家了,那咱家就替手底下那些崽子們謝過蘇大人了。”

徐洛心中嘀咕,這蘇大人小小年紀倒挺會來事兒,一張銀票最起碼得五十兩吧?

言語間徐洛對蘇軼昭更為熱絡,不過二人不敢讓皇上久等,腳下不停,很快就到了禦書房。

“蘇大人您進去吧!至於府上,您彆擔心,咱家使個人去和您家府上的下人知會一聲。”

蘇軼昭連忙謝過,真的是有錢能使鬼推磨。

“臣蘇軼昭恭請皇上聖安!”蘇軼昭一進禦書房,發現江雲守還在禦書房,且還跪在地上。

“平身!”皇上壓製住怒氣,看了一眼蘇軼昭,麵色稍緩。

“江愛卿跪安吧!”

蘇軼昭餘光瞥了一眼江雲守,見他麵露不甘,可皇上擺明瞭是不想談了,便隻能跪安了。

江雲守退出之前,突然深深看了蘇軼昭一眼,這才消失在了與禦書房門外。

皇上歎了口氣,“都不讓朕省心!”

蘇軼昭知道皇上這是為了太子的事兒還煩心,可這事兒她主動提不太好,畢竟是皇上的長子。

“你說朕對他不好嗎?一而再,再而三地容忍他,可他還是不知足,竟然生了旁的心思。”

蘇軼昭聞言更是不知該怎麼接話了,她也不能跟著罵太子不是?

不過這些年來皇上對太子其實還是寬容的,早前太子辦差,不管是被陷害的,還是自身能力不足,辦的差事總是有不足之處。

皇上對他從來都是嗬斥,再不濟就是罰在府中思過,暫停一切差事。

可今日早朝二皇子黨蔘了太子爺一本,說是樞南府的金礦出了岔子。

京城有人在賣從邊關那邊偷來的金礦石,當時就人贓俱獲,之後通過審問,才知是從樞南府那邊的金礦流出來的。

是采礦之後的偷梁換柱和直接盜取,導致金礦石流落在外。

原本太子一脈的官員還據理力爭,可皇上卻語出驚人,原來他早已派人去將近半年金礦的賬簿收了過來,並查出賬簿中有不少錯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