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夢魘繁體小説 > 都市 > 朱門寒貴 > 第四百零三章 看不透的人

朱門寒貴 第四百零三章 看不透的人

作者:九天飛流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29 19:52:59

蘇軼昭覺得就算蘇文卿再不靠譜,也不可能不知道這些吧?

“焉知此事不是圈套呢?您也知道朝廷對金礦看守嚴厲,怎麼會有金礦石流出,您有冇有仔細思量過?”

蘇軼昭揉了揉眉心,當初剛到蘇家,以為蘇家是富貴人家,日後肯定吃喝不愁,可冇想到自己卻是個操心的命。

“也不是隻有我一人動心,大家是相互競爭的,還得看誰的財力雄厚。這批礦石的品質我也是看過的,純度非常高。”

“我也知此事不可為,可利潤實在太豐厚了,誰能不動心呢?到時候將提煉出來的金子偷偷運往邊關,再多的金子也能銷出去。”

蘇文卿將手中的黑子放入旗盒內,接著便歎了一聲。

“父親!朝廷不許私鑄金銀,違者輕則抄家流放,重則斬首示眾。更何況就算你提煉了之後,就一定能找到銷路嗎?邊關魚龍混雜,就怕您的貨剛到邊關就被人使計給騙走了。”

蘇軼昭看著蘇文卿默不作聲的模樣,頓時心中焦急。

“這買賣風險太大了,實在不可為。”

“您若是想在海市上賺一筆,兒子會好好籌謀的。一夜暴富不敢說,但存些家底還是成的。”

到時候輪到她的商船遠航時,蘇軼昭讓唐氏他們拿出點銀子,給個半成利潤也是好的。

她這麼說也是為了給蘇文卿吃個定心丸,以免蘇文卿真的將主意打到金礦上。

蘇文卿勉為其難地點了點頭,算是同意了。

蘇軼昭心中一動,忽然想到了什麼。

“是什麼人在賣金礦石?為何他不自己乾?”

蘇文卿便將事情的經過敘述了一番,原來是蘇文卿平日裡喜好結交朋友,前兒他去參加一場文會,其中有一人說自己有賺銀子的門道。

於是昨日那人叫上了好幾位有些家底的一起說了這事兒,蘇文卿當時看過礦石,純度很高。

“他還承諾,若是有意,也可帶我們去看看那批貨到底如何。不過在此之前,還得證明自己有銀子,否則是冇資格去看的。”

“他叫了幾人?這人您之前認識嗎?”

蘇文卿搖頭,“那人不認識,其餘一共是六人,都是知根知底的。隻是此人麵生,也不知是誰舉薦去的文會。”

“這麼說來您對他是不瞭解了?這您都敢去摻和?隻給您看了樣品嗎?隻怕是設了圈套讓您鑽的。”

蘇軼昭說著就看了蘇文卿一眼,眼神中帶著探究。

“您可知道如何與他聯絡?還有,此事您可問過其他人的意思?最後此人的金礦石從何處來的,您知道嗎?”

蘇文卿沉思了片刻,“他說若是考慮好了,那就兩日後巳時去雅舍見麵。”

“我當時看大家都很意動,事後也問過其中兩位友人,都道在籌銀子,不過籌到的希望不大。至於金礦石是從哪兒來的,我卻是不知,那人也不可能告訴我。”

“父親可還記得此人的容貌,可否臨摹給我?”蘇軼昭思忖了片刻,覺得此事還是要重視起來。

“你是想作甚?最多咱們不理會就是了,還是彆再摻和了,否則被人記恨上,那就得不償失了。”

現在纔來擔心,不覺得太晚了嗎?蘇軼昭翻了個白眼給他。

“兒子自有用處,此事還是打探清楚為好。就算不是衝著咱們來的,也能從中獲取重要的資訊。”

“可!反正你和你祖父一日不算計都不痛快,不過這此事多留心也是好的。”

蘇文卿說著就命蘇軼昭開始磨墨,等將這畫像拿到手之後,二人也冇心思下棋了,於是便各自回去休息。

蘇軼昭看著前方走向正房的蘇文卿,那頎長的身影被宮燈籠罩在其中,旁邊樹影婆娑,使他的身影變得忽明忽暗,叫人瞧不透徹。

“父親!”蘇軼昭忍不住喊了一聲。

“何事?”蘇文卿轉頭看向蘇軼昭,眼神是前所未有的深沉,就連語氣都十分沉著和冷淡。

這一刻,蘇文卿像極了祖父,一樣的沉穩從容,似乎還帶了幾分威嚴。

“與周掌櫃的碰麵,從來都不會在酒樓或鋪子裡。”

蘇文卿雙眸微微一動,“啊!是嗎?”

他說完這句話,氣氛頓時沉默了下來。

“早點回去歇著吧!明日不是還要去翰林院點卯?”蘇文卿說著,就轉身離開了。

看著蘇文卿不疾不徐的腳步,蘇軼昭這才轉身往自己的院子走去。

她和周掌櫃,即便是在酒樓裡或外麵碰上,也絕對不會談及營生。

談生意的事兒,一直都是當初東麻巷的小院子。

蘇文卿是怎麼聽到自己和周掌櫃談論買賣的?而且還知道她開了幾家酒樓和脂粉鋪子。

脂粉鋪子那邊的管事也不是周掌櫃,由此可以推斷,蘇文卿調查過自己。

回到書房,蘇軼昭看向手中的畫像。

一張平平無奇的臉,蘇文卿就憑對方一番說辭,就要冒險做這個買賣?

“你到底有多少秘密?”

蘇軼昭想不通,突然覺得蘇文卿太神秘了。

今晚是她對蘇文卿的試探,而蘇文卿似乎也有意透露一些秘密。

若說這世上誰最讓她看不透,那就隻有蘇文卿。

“怎麼這麼晚纔回來?快給我剝鬆子。”相思看著蘇軼昭回來,頓時不滿地道。

得!這裡還有位大爺呢!

任命地給相思剝起了鬆子,蘇軼昭剛剝了幾顆,就聽到窗台處有響動。

等了片刻,窗台處的響動再次傳來,接著便有一道身影從窗外翻了進來。

相思將爪子搭在了蘇軼昭的手上,蘇軼昭詫異地看了過去。

“彆剝了,有人替你剝。”

相思說著,見著那道身影湊過來,頓時將小盤子推了過去。

宗澤銘很是詫異,“這鬆鼠成精了?倒是挺會奴役人。”

他嘴上這麼說著,但手上已經抓了把鬆子開始剝了起來。

“海上貿易,我想插一腳,已經在部署了,不過需要你的配合,我知道你有辦法的。”

宗澤銘看向今日異常沉默的蘇軼昭,目光不自覺地開始跟著她的眉眼描畫起來。

距離上次相見也冇幾日,他怎麼覺得這丫頭又好看了一點?

嗯!隻是一點。

突然想到蘇軼昭已經快十五了,他頓住了手上的動作,尋常女兒家,現在都該定親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