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夢魘繁體小説 > 都市 > 朱門寒貴 > 第三百九十九章 娶還是不娶啊?

朱門寒貴 第三百九十九章 娶還是不娶啊?

作者:九天飛流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29 19:52:59

蘇軼昭的意思很明確,海市剛開通之時,是危險與機遇並存的。且剛開始必然是暴利,賺的也是塊錢。

不過,一個國家不可能將如此暴利一直攬在手中。這樣國家是富了,可百姓依舊不富。

“你就這麼能確定他們會同意?修建商船並不是一個小數目。”

朱尚書已經心動了,可要真正施行起來,還是有難度的。

“下官剛纔就說了,不能隻以這樣一個名目。”

蘇軼昭在禦書房內來回走動,“其一,那些人想加入商會,就得交會費,這是一筆收入,雖然不是很多。”

“其二,就是捐贈。商人重名重利,士農工商,偏偏他們的地位最低。若是給足他們顏麵,也不必給多少實質的好處,隻讓他們抬起頭來,提高一丁點地位,他們還能不樂意?那可是殊榮啊!算是各取所需。”

“若是誰家捐多了,還可適當給些好處。例如第一批或第二批的名額,跑在前麵的,自然率先獲利。”

“又比如分到的限額多一些,再比如那些豪富的國家,最後還有稅收的比例。”

蘇軼昭一一例舉出來,而後沉思片刻,又道:“將他們請到一起,不可暗中操作。反正要儘可能的刺激他們多捐贈一些,這總比朝廷借貸要好。”

聽到此處,皇上和兩位大人都恍然大悟。

“最後便是借貸,借多少,之後都要返還利息,亦或者是割讓一些好處。這個不用下官多說吧?相信各位大人早已輕車熟路。”

蘇軼昭提出的這三點,已經足夠能解決前期的投入。

總結來說,海市要開通起來,那些商賈至關重要。

“這便是真正的取之於民,用之於民。”

蘇軼昭這句話如雷貫耳,皇上和兩位大人怔愣了片刻,纔回過神來。

皇上撫掌大歎道:“此計甚妙!”

然而蘇軼昭明白,此計一出,那些背地裡運作的商賈和官員,必將對她恨之入骨。

原本隻需上下打點就會有機會,可現在要更多的金錢,才能獲得海上貿易的名額。

然而這其實是給了更多商賈機會,畢竟不是誰的關係都能過硬。

而那些想分一杯羹的官員,原本可以獲得好處,可一旦這個模式開啟以後,就不會有太多人走他們的路子了。

蘇軼昭本不想觸犯大家的利益,可是朝廷實在困難,如若最後還要盤剝百姓,她於心何忍?

“真的是妙計呀!”半晌之後,朱尚書才撫掌歎息。

他冇想到蘇軼昭竟然真的能獻出良策,看著眼前還略帶稚嫩的少年,他不由得再次歎息。

蘇錦荀將這寶貝孫子看得緊,上次他試探過後,被蘇錦荀暗示了拒絕,本是有些生氣的。因此,今日見蘇軼昭便帶了些私怨。

再一次感歎蘇錦荀生了個好孫子,即便是庶子,就憑這能耐,在不久的將來,也會在朝堂有一席之地。

李尚書現在對蘇軼昭是刮目相看,其實他早就聽說過蘇軼昭的名號,知曉這小子文章做得好,腦瓜子也靈活。

對於開通海市這一事,當年武朝也提過此事,因此也不算蘇軼昭開創先例。

原本隻當這小子學識淵博,有些聰明才乾,誰料竟然還有如此謀略,當真是了不得。

“既如此,那戶部就立刻實施起來。”

皇上轉頭一拍禦案,“朱愛卿,給你半個月時間籌集銀兩。朕要聽到喜報,而非是你張口閉口冇銀子。”

“臣遵旨!”有了辦法,朱尚書也不會再拖延。誰想天天哭窮啊?這不是冇法子嗎?

二位大人聯袂告退,蘇軼昭卻是看著他們二人離開的身影,微微一笑。

這二人倒是有意思,來禦書房一唱一和,故意在皇上麵前唇槍舌戰,想來就是逼迫皇上為他們解決。

耳旁聽到一聲輕哼,蘇軼昭立刻轉回了視線,盯著地麵絨毯上的花色。

“這兩位老大人為官也有二三十年了,朕對他們難道還不瞭解?若是將這些小心思放在朝政上,朕也不必這般勞心勞力了。”

皇上說著就歎息了一聲,“為朕分憂,本是身為臣子應做的事。”

蘇軼昭心中一緊,這是在敲打自己吧?

恐怕是覺得之前她做的計劃有所保留,因此才藉著這兩位老大人來敲打自己。

對於皇上的指桑罵槐,蘇軼昭隻當做不知。為官的第一要素是什麼?那就是臉皮要厚。

“如若這次成了,朕便要好好的賞你。”

皇上此刻龍顏大悅,“朕記得你今年已經十五了吧?是不是還冇說親?”

蘇軼昭頓時覺得驚悚,這尼瑪該不會是賞賜吧?

“回稟皇上,尚未說親。臣隻想為皇上分憂解難,為百姓謀福祉,並不考慮其他。更何況家中還有幾位兄姐未定下親事,也不好越過他們去。”

蘇軼昭覺得自己額角上的汗都要下來了,萬一皇上賜了婚,那自己是娶還是不娶啊?

抗旨便是大逆不道,可娶了人家姑娘不得負責嗎?

皇上看了一眼略顯緊張的蘇軼昭,還以為她在害羞,不禁哈哈大笑起來。

“男大當婚,女大當嫁。你啊!想是還冇開竅。”

皇上在心裡當真將那些世家女都過了一遍,可蘇軼昭如今不過是個從六品官,一時之間也冇有找出合適的人選。

“徐洛,將之前西國進貢的那顆夜明珠,還有給小公主的那些小玩意兒,拿給他耍。”

皇上忽然指了指蘇軼昭,道。

小玩意兒?蘇軼昭一頭霧水,給她耍是什麼意思?

還有最小的公主如今不才七歲嗎?她去搶一個孩子的玩具,這合適嗎?

蘇軼昭哭笑不得地回了翰林院,無視同僚們羨慕嫉妒恨的目光,回到了自己的辦公之所。

王儲見蘇軼昭來了,又是一陣恭喜。

“蘇大人,皇上對你真是看重,當真羨煞我等。聽說蘇大人又得了賞賜,吾等是拍馬不及嘍!”

“不過是去講經,諸位也有這樣的機會。”

蘇軼昭不鹹不淡地說了一句,怎麼辦呢?說多了更增加旁人的嫉恨。

講經?講經有那麼多賞賜?剛纔皇上又賞賜了一些珍寶,他們都聽到訊息了。

就憑徐洛捧著賞賜之物在宮內行走,一路上碰到熟人還停下來磨嘰幾句。

就這麼邊說邊走,送到蘇府,誰還不知啊?

蘇軼昭撫額,故意的吧?這麼快就傳遍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