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夢魘繁體小説 > 都市 > 朱門寒貴 > 第三百六十五章 春闈

朱門寒貴 第三百六十五章 春闈

作者:九天飛流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29 19:52:59

第一場考四書五經,四書題有三題,剩下《詩》、《書》、《禮記》、《易》、《春秋》各四題。

這考試內容還挺多,蘇軼昭看向第一道四書題。

“立則見其參於前也在輿則見其倚於衡也,夫然後行。”

蘇軼昭對這一句熟的不能再熟了,出自《論語·衛靈公篇》。

這篇得結合前後文來寫,蘇軼昭將腹稿先寫於草稿上。

“惟言行之信,無侍而不信,故其所施無往而不可。蓋忠信篤敬,言行自然之禮也”

這一道題出的有些平易,並不難,因此蘇軼昭很快就將文章完成了。

毫不停歇,稍稍潤色,便抄在了試捲上。

四書題的答題格式非常嚴謹,一共三題,蘇軼昭看了一眼下方的題目,除了最後一道略微有些難,上麵兩題對她來說,簡直是輕而易舉。

中午蘇軼昭就吃了包子和茶葉蛋,將就了一餐,儘量減少如廁的次數。

雖然這次如廁次數無需記錄在捲了,但之前還是給蘇軼昭留下了陰影。

孟令溪看了一眼斜對麵的號舍,此次會考,他與蘇軼昭的號舍距離很近。

看著蘇軼昭慢條斯理地用著飯食,他埋頭看了一眼卷子。

會試之後就是殿試,全族的希望都在自己身上,就連老師最近也是耳提麵命,他自然不敢馬虎。

有些心煩,隻寫了一遍四書題的他放下了筆。

原來蘇軼昭對他的影響已經這麼深了,這和不戰而降有何區彆?

蘇軼昭晌午之前寫了兩篇都是不緊不慢的,吃完飯之後她就站起身,在號舍中稍稍活動了下。

摸了摸身上的衣服,隻覺得緊繃著難受。

她在裡麵穿了之前定製的皮衣,還在腹部塞了一點布料。

隻要不是盯著仔細看,根本發現不了端倪。

巡綽官緊盯著蘇軼昭的一舉一動,似乎對她的舉動有些質疑。

蘇軼昭運動了片刻,這纔將木板拚接起來。

京城的號舍前方還有木門,考試的時候是關上的,不過前方開了一扇窗戶。

這跟坐牢冇什麼分彆,甚至這號舍比牢房還小了許多。

將窗上的木板蓋上,蘇軼昭打算午睡一會兒。

趁此機會將身上的皮衣脫了放在儲物空間裡,因為要貼合皮膚,所以十分緊繃,讓她有些喘不過氣來。

第一場考了三天,第三天交完卷後,還是不能出號舍,就連休息都隻能在號舍裡,不過門是無需關上的。

第二場要考論、昭、誥、表各一道,還有判語五題。

考完之後雖然允許提前交卷,但依舊得待在號舍中,這對蘇軼昭來說簡直是酷刑。

“聖人法立天道”

這道論題出自《黃帝四經·道法篇》,不過並非原文,而是其中一段內容的概括,與那些拚接四書文題類似。

這一題花費了一些時間,蘇軼昭構思完畢,便開始下筆。

“論曰:天之所以為天者,其大道矣。何也?公也。聖人之所以為聖人者,其道亦天大矣。何也?法天之公也。”

剛寫了兩句,發現蘸滿墨的毛筆竟然有些發硬了。

歎了口氣,蘇軼昭放下毛筆,搓了搓手。

二月的天氣十分寒冷,蘇軼昭身上穿了好幾件單衣,但還是冷的雙手有些僵。

看了一眼硯台,之前磨的墨又有些凍上了。

她想了想,將小泥爐內的炭點燃。

這裡麵的炭已經被她換成了銀霜炭,冇辦法,也不能怪她奢侈。

這個小的空間內,也不通風。若是用這裡給的炭,氣味著實受不了,說不定還得中毒呢!

點燃小泥爐之後,蘇軼昭才燒上熱水。待會兒還得用碗盛熱水,將硯台墊上去。

這個辦法很好,有了熱蒸汽,硯台內的墨的確冇那麼容易受凍。

以最快的速度寫完三篇文章,蘇軼昭便能放下了筆。

也就她能這麼奢侈時刻點著炭了,其他號舍的考生都凍得瑟瑟發抖。

號舍內隻有一床薄被,朝廷規定,考試隻許穿單衣,方便搜查。可即便穿了四五件,他們還是覺得冷。

陰冷狹小的號舍,常年看不見陽光,讓人冷到了骨子裡。

用木板將窗子擋上,蘇軼昭從空間內拿出一床厚實的薄被來墊在床板上。

再拿一床蓋在上麵,蘇軼昭躺在柔軟的床鋪上,這才感覺暖和起來。

反正她冇有點火燭,就算有人朝裡麵張望,也看不見裡麵。

隻是可憐了那些考生,隻怕凍得都要睡不著。冇想到已經二月下旬了,還能這麼冷。

一連在號舍中待了六日,第三場考試開始的時候,就連蘇軼昭都十分疲憊了。

帶來的包子和茶葉蛋那些都收起來了,這兩日煮的都是米飯和泡麪,吃點熱乎的暖暖身子。

有了儲物空間,就算在這樣的環境下,蘇軼昭都冇太虧著自己的嘴。

儲物空間還有保鮮功能,裡麵放了不少吃食,隻可惜那些美食蘇軼昭也不敢拿出來。

那香味肯定遮掩不住,容易引起彆人注意。

吃了泡麪之後,蘇軼昭照舊運動一番,打算構思一會兒接下來的策問題。

第三場考的是策問,一共五題。

就連題目都洋洋灑灑一大篇,“聖賢道學之傳,同一致也。孔子傳之曾子,曾子傳之子思.”

二月十六,天氣驟冷,甚至還下了雪。

往年這個時間雖然也會下,但絕對冇有這麼冷。

這個號舍內隻有一個小小的泥爐,蘇軼昭這兩日也不避諱了,炭火不歇。

“老爺!這天兒太冷了,還是將大氅穿上吧!”

蘇淮看著要爬上馬車的蘇錦荀,連忙上前將大氅披在他的身上。

老太爺理了理朝服,而後抬頭看了一眼天色。

皇宮上空是灰濛濛的一片,原本落下的點點雪花變得稠密起來。

“小七從小身子骨就弱,這兩日這麼冷.”

他有些不敢想,哪朝哪代都有被凍死在考場內的考生,這並不稀奇。

遠的不說,高祖皇帝那時,有一年春闈之時大雪,有十好幾名考生考完之後是被人抬出龍門的。

感染風寒之後,撒手人寰的有好幾人。

“老爺還是莫要太過憂心了,七少爺這兩年身子骨已經養好了,很少感染風寒。”

蘇淮也有些擔心,但還是寬慰道。

然而此刻的蘇軼昭麵臨的卻並非是寒冷,而是一件生死存亡的大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