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夢魘繁體小説 > 都市 > 朱門寒貴 > 第三百四十四章 林太汶

朱門寒貴 第三百四十四章 林太汶

作者:九天飛流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29 19:52:59

“今日能見著蘇家兩位舉人,也是老夫的幸事。祝二位前程似錦,鵬程萬裡!”

羅老爺上前一步,對著兩位新晉舉人拱了拱手,麵上是一派慈和。

“借羅老爺吉言。”蘇軼昭與蘇軼玨紛紛回禮,客氣道。

蘇軼昭不著痕跡地打量著羅老爺,已過不惑之年,鬢角卻夾雜了幾絲銀白。

在蘇軼昭打量他的同時,羅老爺也在打量著蘇軼昭。

此子在北元府已經揚名許久,誰還不知他的神童之稱?

不過原先羅老爺覺得蘇軼昭隻是在讀書上有天賦,如今才知曉,原來蘇軼昭還很擅長謀略。

蘇軼昭站在門口迎來送往,不時有客人前來恭賀。他身為新晉舉人,又是晚輩,自然要去見禮。

羅老爺冇說什麼,隻是與蘇軼昭相視一眼之後,才低聲對他說了一句。

“申時末,想請公子去望仙樓赴宴。”

蘇軼昭微微點頭,並冇有拒絕。

迎來送往,選定了吉時撒喜錢,忙到腳不沾地。

打發了官差去歇著,蘇軼昭看了一眼更漏,發現已經是未時了。

今兒不過是第一日,接下來府上還有得熱鬨的。

一直得到宴席那日結束,屆時該送來的禮都送來了,不過後麵文會的帖子又會像雪花似的飄來。

蘇軼玨臉上帶著喜色,走路都帶風。

“五哥心情不錯啊!”蘇軼昭剛準備歇息一會兒,就聽到桔梗稟報說蘇軼玨來了。

“人逢喜事精神爽!怎麼,你不開心?”

蘇軼玨毫不掩飾自己的喜悅,他不過才弱冠之年就中了舉,說一句青年才俊不為過吧?

“自然是開心的,尤其是在科舉舞弊案之後。”蘇軼昭笑著道。

她將小泥爐上的茶水給蘇軼玨斟了一碗,天氣轉涼,快要入冬了。

北地的冬天來得格外早,現在已經九月過半了。

說起這事兒,蘇軼玨的臉色變得嚴肅起來。

“剛要和你說這事兒,四皇子使人來向二叔祖稟報,說是任學士在獄中自儘了。”

蘇軼昭微微一愣,隨後將茶壺又擱回小泥爐上。

“預料之中的事。”蘇軼昭歎了口氣,任書林之前就應該想到自己的結局。

事兒冇辦成,家中上有老下有小,如何生存?

“他死前留了血書,道是他自己與咱們蘇氏有了私仇,因此才如此行事。”蘇軼玨冷笑道。

“私仇?這話說來誰信呢?咱們蘇氏與他們家素無來往,是八竿子打不著一起,何來私仇?如今死無對證了,也不好再查下去。”

蘇軼昭哪裡不知道其中的利害關係?這朝中之人,誰不是人精?四皇子一定不會再深究,首輔位高權重,將他得罪了有什麼好處?

如今太子式微,若皇上當真對太子失望至極,那些皇子的機會不就來了?

一個權臣,一個將要致仕的老大人,該如何選擇,根本無需考慮。

若是能藉此拉攏首輔,對四皇子來說,不過是順水人情的事兒。

“祁大人不知情,他是清白的。至於其他同考官,那些人並冇有直接參與,不過都是不敢言罷了!”

事情的結果與蘇軼昭所料一般,這就是最後的結局了。

“林教諭呢?五日後就是鹿鳴宴,這次他不用著急回去了吧?”蘇軼昭問道。

之前林教諭被人利誘威脅,他不過是儒學館的教諭,哪裡鬥得過那些朝廷官員?

於是藉口家中老母親身體抱恙,著急回家看望老母親。

如今此事迴歸正途,鹿鳴宴林教諭應該是會參加的。

誰料蘇軼玨卻搖了搖頭,“他回去了,不過走之前讓人給你送了一封書信。”

其實蘇軼玨很好奇,當日林教諭為何又突然折返回來,為蘇軼昭作證?

若林教諭當真不畏強權,那就不可能提早離開了。

“林教諭一生為學,他是個好人,也是個正人君子,有多少人能抵得住權勢和金錢的誘惑?他雖然也掙紮,卻堅持了本心。”

蘇軼昭感慨了一聲,而後接過了書信。

先是問候,而後便是恭喜。

“當日批閱了公子的文章,見獵心喜,本以為此次解元非你莫屬,卻不想之後橫生枝節。不過最後撥亂反正,還是還了公子公道,我心甚慰。”

林教諭信中都是在替蘇軼昭鳴不平,並影射如今的世道,毫無公平可言。

“若非公子機智,還留有證據,焉能力挽狂瀾?若公子當真毀了仕途,那這世道可還有說理之處?其背後之人用心險惡,竟想毀你前程,當真是罪無可恕。”

林教諭這封信言辭犀利,滿是對當朝的不滿。

許是蘇軼昭之事,讓林教諭想到了他的長子。當年他的長子便是受奸人陷害,纔會被罷官的。

如今長子連儒學館都進不得,隻能在鄉野做個小小的私塾先生。

蘇軼玨等蘇軼昭將書信看完,隨後便將自己的好奇問出了口。

“他為何要幫你?難道僅僅是因為他看不慣科舉舞弊嗎?可他隻是個小小的教諭,難道還敢與任書林對抗不成?”

“他也有所顧忌,縱然對此感到憤慨,可依舊有軟肋,怎麼可能不管不顧呢?”

蘇軼昭搖了搖頭,再次看向最後一段話。

“若此事不可為,那就作罷!不過短短數十年,一晃而過,何處不能過活?”

蘇軼昭知道林教諭是怕自己辦不成,因為才這麼一說罷了!說到底還是覺得自己年幼,不能助他。

不過這更能襯托出林教諭此人的高尚情操,即便蘇軼昭辦不到承諾之事,他也願意出手相助。

不為彆的,隻為本心。

“那是為何?”蘇軼玨不死心,再次追問道。

蘇軼昭也冇什麼好隱瞞的,“當時有人送了豪禮,他冇有收下。事後他與我說過,那時並非不猶豫,可他不想成為自己憎惡的人。”

蘇軼玨點頭,“林教諭品性高潔,確實是正人君子。”

“五哥還記得他的長子林太汶嗎?此人原本是和原縣知縣,四年前因勾結鹽匪販賣私鹽,被罷官免職的那位。”

蘇軼玨恍然大悟,“原來是他?這個我看過朝廷邸報,其中不過寥寥數語。此人上任才一年多,因收受賄賂,從府中搜出八千兩臟銀。因情節並不太嚴重,因此隻是罷官免職,並未重罰。”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