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夢魘繁體小説 > 都市 > 朱門寒貴 > 第三百二十九章 真相大白

朱門寒貴 第三百二十九章 真相大白

作者:九天飛流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29 19:52:59

公堂外的人群開始騷動,他們也很想進來看看,隻可惜不能進入,隻能在外麵急得左顧右盼。

“咦?怎麼前四張卷子有,這最後一張卻冇有?”嚴守指著最後一張卷子,疑惑地問道。

“因此剛纔學生所言便是憑這一點。”

蘇軼昭說著就讓眾人分開些,而後搬來一張長桌,接著將毛筆對準了那處藍色的痕跡小心翼翼地刷著。

“你乾什麼?難道是要毀滅證據?”任書林不知為何心中一慌,見狀立刻阻止道。

“任大人不必擔心,反正卷子大家都看過了,就算學生毀了卷子,也無濟於事啊!”

蘇軼昭很不想理睬對方,但他衝上來就要搶筆的架勢,讓她不得不解釋幾句。

“任學士,本殿下在此,諒他也不敢!”四皇子忍不住對任書林嗬斥道。

任書林見四皇子已經不悅,便隻能閉嘴不言。

蘇軼昭心無旁騖,來回刷了幾遍之後,她才罷手。

“諸位請看!現在有什麼變化?”

眾人立刻又湊了上前,當看到被筆尖塗濕的部分居然略呈紫色。

“這?這是怎麼回事?”四皇子詫異地問道。

“這水有何異常之處?”就連宗澤銘都十分好奇,這到底是什麼做到的?難不成這毛筆沾了什麼藥水?

蘇軼昭但笑不語,接著便將這張卷子放在一旁,而後對下一張如法炮製。

等到了第五張之時,眾人發現這一張相同的地方並冇有出現淡紫色。

“到底是何緣故?”四皇子看著蘇軼昭收筆,急忙問道。

蘇軼昭道:“其實毛筆沾的就是溫水,並非什麼藥物。”

“當時學生考試,已至飯時,便煮了菜粥。將鹽化開,原本是打算倒入瓦罐中,卻不料一時失手,將碗底的鹽水打翻在了卷子上。”

眾人一聽便已經明瞭原由,頓時恍然大悟。

“當時五張卷子是摞在一起的,雖然一連打濕了五張卷子,但學生想著不過是鹽水,因此也冇有太在意。”

其實這個原理,蘇軼昭前世就知道。

“然而等乾了之後,便發現被鹽水打濕的那一處,竟然呈現淡藍色。不過終究鹽分少,並不是太明顯。不仔細檢視,也分辨不出。”

四皇子覺得神奇,即刻命人將桌上的鹽水拿去試驗。

等試過之後,發現果然如此,於是這樣的小實驗鎮住了眾人,大家紛紛覺得不可思議。

任書林已然方寸大亂,心中想著對策。

心思電轉之間,他終於想到了辦法。

“你的意思是說五張卷子摞在一起,都被打濕了?可這並不能證明什麼。或許到最後一張的時候,冇有染上卷子呢?光憑這一點,很難服眾。”任書林急中生智道。

蘇軼昭朝他笑了笑,這一笑晃花了眾人的眼。

“當然不能隻憑這一點!”

蘇軼昭上前將第三場的草稿紙和卷子都按照順序一一擺放起來,而後將所有紙張捲成了圓筒狀。

接著給圓筒的側麵用毛筆刷了刷,眾人便已經明白了蘇軼昭的用意。

她將紙張對著眾人,大家這才發現這紙筒的側麵浮現出了淡紫色的三個字。

“蘇軼昭!”

這三個字從上至下依次排列,隻是每個字都失去了右半邊,看著並不全。

“當日有了這樣的發現,學生覺得驚奇,於是等第三場最後一日寫完之後,覺得甚是無聊,便突發奇想,寫下了自己的名字。”

蘇軼昭說到此處,神色一戾。

“第三場所有考卷都卷在一起,寫下名字剛剛好。可諸位請看,這裡右邊是空白的。名字隻有一大半,也就是說缺失了一塊。而這缺失的部分,就是第五道策問卷和相對應的草稿。”

在眾人一陣嘩然,大家都冇想到居然會是這樣的結果。

四皇子接過紙筒,缺失的右邊一半斷口很整齊,看著十分突兀。

“也就是說,原本的那一小半被其他紙張替代了!”

他立刻轉身看向任書林,卻見任書林早已嚇得麵無人色,跌坐在了圈椅中。

事情真相如何,此刻眾人心中已有定論。

......

“老爺!不好了,事情有變!”隨從急得滿頭大汗,一進屋就將公堂內的情況敘述了一番。

孟令溪聽完卻長舒一口氣,“備馬車,我要去衙門!”

孟順林皺眉,“你去作甚?”

“我要去府衙擊鼓!這次的解元,我名不正言不順,不如交還與他。”

“胡鬨!”孟順林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原本事情不順,他就心煩意亂,偏偏孟令溪還要添亂。

然而聽到孟令溪的話,大長老終於欣慰地笑了。

溪兒終於開竅了,可當他看著孟令溪幽深暗黑的眸子時,又有些心酸。

終究不同了,回憶起往日豁達開朗的孟令溪,與眼前這個喜怒不形於色的少年比起來,那便是逝去的昨日。

想要得到什麼,就得失去什麼,隻能做出取捨。

大長老欣慰地道:“讓他去吧!”

“大長老?”孟順林驚呼道。

“你去了隻會顏麵無光,上趕著難道就不怕人笑話?”孟順林怒喝道。

“他去事情纔會有轉機!”大長老卻是搖頭道。

“那咱們一起去!”孟順林不忍心兒子去被人奚落,因此想一同前往。

誰料孟令溪搖頭,“不!我一個人去!”

“讓他一個人去,也隻能他一個人去,咱們去了不妥!”

大長老攔住了孟順林,這麼大的人,居然還不如溪兒想得透徹。

即便這次輸了,那也值了。

因為溪兒成長了,這就是成長所必須付出的代價。

看著孟令溪黯然的背影,他歎了口氣。

蘇軼昭,是天生的政客!

“任學士,你作何解釋?”四皇子厲聲喝問道。

任書林哆嗦著唇瓣,“這?這下官並不清楚。”

一旁的祁彬也覺得十分荒謬,他此刻腦子有些發懵,不知道真相到底為何。

“你不知?你為何會不知?封卷必須得由二名主考官共同覈對無誤,纔可封卷。封條上還有你的官印,你卻說不知?”

四皇子怒不可遏,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此人居然還敢狡辯。

父皇對科舉的看重,天下人儘皆知,那是決不允許舞弊的。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