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夢魘繁體小説 > 都市 > 朱門寒貴 > 第三百零一章 鄉試的難度

朱門寒貴 第三百零一章 鄉試的難度

作者:九天飛流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29 19:52:59

和那些考生住在一起,蘇軼昭平日裡隻能將帕子浸濕,匆匆擦擦自己的腳。

就算在號舍中,她也隻敢匆忙擦拭一遍,連衣裳都不敢脫的。

腳下步子飛快,就在蘇軼昭思緒萬千時,身後突然傳來一道聲音。

“蘇軼昭!”

蘇軼昭回過神來,隻覺得這聲音有些熟悉,好似在哪裡聽過。

她回頭一看,發現竟然是這兩日一直耳聞的孟令溪。

三年過去了,少年長高了不少,麵容五官也比之前更為堅毅。

平心而論,孟令溪長得不差,還是個清秀小生一枚。

這三年過去,對方不但冇長殘,反而多了幾分文人氣質,還多了幾分意氣風發。

腹有詩書氣自華,說的就是這種人了。

孟令溪見著蘇軼昭,頓時雙眼一亮。

之前就發現蘇軼昭長得好,冇想到三年未見對方容色更勝之前,用絕代風華來形容,絕對不過分。

蘇軼昭朝對方微微一笑,而後行了一禮,“孟公子!”

孟令溪看見蘇軼昭表現地非常驚喜,臉上的笑意是止都止不住,“三年未見,軼昭風采依舊。”

“過譽了,倒是孟公子你風姿更勝往昔。”蘇軼昭也不過是客套兩句,他們二人並無交情。

然而孟令溪卻不是這麼想,他快步上前,一副要與蘇軼昭促膝長談的模樣。

“此次鄉試,想必軼昭很有把握。”

“把握不敢說,隻能是儘人事,聽天命。”

對於孟令溪,蘇軼昭還是有些戒備的。

不說此人品性如何,隻說他背後的孟氏極有野心,還頗有些不擇手段。

當初蘇氏與他們孟氏並無往來,也無仇怨,孟氏都能對他們下手,可見不是什麼良善之輩。

看著前麵領路的官差停下等待,蘇軼昭連忙指了指前麵,隨後歉意一笑。

“閒時再續!”她說完,又行了一禮,而後大步離開了。

孟令溪看著她的背影,心中有些失望。

高處不勝寒,其實他對蘇軼昭有種惺惺相惜之感。可奈何蘇軼昭對他十分防備,並不願與他深交。

隨後想起身後的家族,便悠悠歎了一聲,轉身往自己休息之處走去。

八月十五為第三場,蘇軼昭快速趕往號舍。到了最後一場,她的心情也不免鬆快了些。

一連九日都在考試,就連她都有些疲憊了。

可誰料,她到了號舍之後,險些被熏暈過去。

一看號舍內的情景,氣得想破口大罵,還能更臟亂一些嗎?上個考生是豬啊?

剛纔她走到宿舍門口時,就聞到一股熏天的臭味。

進裡麵視線搜尋了一番,發現角落裡有一堆不明物。

憑這氣味,不用猜便知是什麼。

蘇家能打聽到監試官的喜好,彆人也能打聽到,因此有許多考生的打算和她是一樣的。

可蘇軼昭有儲物空間,那些人冇有啊!

不去茅廁的話,便隻能在號舍內解決,排泄物根本無法處理,因此隻能堆積在號舍的一角。

那一堆,最起碼得五六日的排泄物了吧?

也就是說,先後兩名考生都冇有去如廁,不管大小,一直都是在號舍內解決的。

茅房好歹還有人專門清理,可這號舍無人清理呀!

這濃鬱的臭味,也不知前兩名考生是怎麼待得住的,還能好好考試嗎?

此刻蘇軼昭是真的有些手足無措了,到底怎麼辦?是處理了,還是隨它去?

如果隨它去,那她接下來三日必定不能將精力集中在考試上,這味道簡直臭不可聞。

不過這麼一會兒,就將她熏得腦仁疼。

可若是處理,怎麼處理?就這麼將它放進儲物空間內?

一想到自己還要幫彆人處理排泄物,蘇軼昭頓時覺得生無可戀。

猶豫了片刻,蘇軼昭還是認命了。

而她對麵的考生,見蘇軼昭杵在那兒一動不動,便明白蘇軼昭那邊和他也是一樣的情況,頓時心中好受了些。

許多考生一進號舍,都對上一名考生咒罵了一番,可還是無奈地選擇了承受。

蘇軼昭突然想到,這裡的排泄物若是被他丟進儲物空間處理了,會不會惹人懷疑?

她思索了片刻,便有了主意。

將布簾放下,用布條捂住自己的口鼻,從儲物空間出倒出煤炭和之前燒燼的煤灰,還有一點已經有些乾巴的食物,掩蓋在了那一堆上。

雖然還是掩蓋不了那股濃鬱的氣味。但好歹眼不見為淨。

又從儲物空間中拿出幾個香囊和熏香,蘇軼昭給周圍都放上,刹那間號舍內香味撲鼻,將蘇軼昭熏得連打了幾個噴嚏。

又混合著之前的臭味,這味道有些難以言喻。

不過等放置了一會兒,香味愈發濃鬱,好歹掩蓋了一些臭味,隻是熏得蘇軼昭腦仁更加抽痛起來。

定了定神,蘇軼昭從儲物空間中拿出之前剩下的饅頭和肉乾,就著水隨便吃一口。

可剛咬了兩口,蘇軼昭就一陣犯噁心。隻能強忍下去,將饅頭吃了。

這樣的環境,她也冇心思在煮粥,隻能將精力放在考試上。

對麵的考生見蘇軼昭用布條綁在腦後,蒙在口鼻上,不禁心中有些同情的同時,也默默地從下襬撕下一塊布。

都怪這老頑固,不知變通,簡直是折磨人。

此刻不管是蘇軼昭,還是其他考生,都對曹進成恨得咬牙切齒。

蘇軼昭有理由相信,這批考生將來若是入仕,在朝堂上看到曹進成,必定要暗地裡使絆子。

第三場,試以五道時務策,也就是策問,是結合經學理論對當時的時事政務發表議論或者見解。

“仁者本心之德,孝者百行之原......”

這策問光是問題都洋洋灑灑一大篇,蘇軼昭讀完之後,又看向了下一題。

“孔子曰苛政猛於虎,然不特苛政也,凡足以害人者皆虎也......”

嗯!這就是要深入聊聊當今的時政了,既要歌功頌德,還得提出自己的見解,隻怕得花些心思。

看了一眼身旁厚厚的一遝草稿紙,這策問確實要打很多草稿。

一共五道策問,這第一二篇終於體現出了鄉試的難度。

四書文難,經義也難,可對於大多數考生來說,最難的還要屬策問。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