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夢魘繁體小説 > 都市 > 朱門寒貴 > 第二百九十七章 風雨欲來

朱門寒貴 第二百九十七章 風雨欲來

作者:九天飛流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29 19:52:59

此刻大概是卯時初,天色微亮,已經有考生起床了。

還有的考生一支蠟燭就要燃儘,也不知是昨夜睡得晚,還是早上起得早。

蘇軼昭看著剛開始冒煙的瓦罐發呆,這小泥爐煮粥是真慢,要不是冇有乾糧了,她是不會去煮的。

對麵的考生也打著哈欠起來了,他一看蘇軼昭正盯著瓦罐發呆,不禁搖了搖頭。

對麵的考生名叫黃仕耀,乃是同宣府人士,今年已經弱冠了。

黃仕耀覺得對麵的考生有點傻,這煮粥的功夫,不能寫幾個字嗎?

他歎了口氣,而後拎起昨日的竹筒,撩開了下襬。

蘇軼昭正好抬頭看向對麵,一見對方又故技重施,便立刻低下了頭。

她覺得這個考生腦子有些不好使,你內急,起碼要將簾子放下吧?就這麼大喇喇地解決,真是有辱斯文。

蘇軼昭搖了搖頭,看著瓦罐的蓋子被蒸汽頂開,她連忙將蓋子挪開一些。

又等了小半個時辰,粥才勉強煮好。

蘇軼昭的淡定悠閒讓對麵的黃仕耀有些嗤之以鼻,這位少爺還真是過慣了錦衣玉食的生活,就連來考試,都要吃好喝好。

此刻已經是辰時末了吧?他纔看見蘇軼昭擺好筆墨紙硯,開始動筆。

蘇軼昭將昨日那道經義題的答案仔細推敲了一番,又刪刪減減後謄抄在卷子上。

一道經義題需三百字以上,以經書中文句為題,應試者作文,闡明其義理。

這就很考驗應試者的功底了,期間引經據典必不可少,需讀書涉獵廣泛。

其實就是前世的作文,根據之前蘇文卿他們打聽的主考官喜好,蘇軼昭覺得怎麼華麗怎麼來。

不過也不能太空洞,還是得言之有物。

而如今大雲朝的經義題答題,還與四書題相似,都得破題,承題等八大步。

蘇軼昭寫完一篇之後,又看向了第二篇。

“乾以君之,坤以藏之。帝出乎震,齊乎巽。”

這是《易經》,此段出自《易傳·說卦傳》。

《易經》分成“經”跟“傳”兩大部分,“經”比較簡單,就是卦象、卦名,還有周文王寫的卦辭、爻辭,乃是三代聖人所著。

而《傳》比較豐富,算是解釋《易經》這一本,作者是孔子及儒生。

這兩句話並非出自一段,蘇軼昭在草稿紙上寫下它的出處,“雷以動之,風以散之,雨以潤之,日以烜之,艮以止之,兌以說之,乾以君之,坤以藏之。”

這是前半句的出處,而後纔是“帝出乎震,齊乎巽,相見乎離,致役乎坤......”

真的是很大一段,這題出的,有些刁鑽。

既然如此,她就隻能結合前段後段開始答題。如此一來,所需回答的內容就需要延展一些。

《易經》較為難學,蘇軼昭也是花了好幾個月,纔對這本書理解透徹。

要想學以致用,融會貫通,不下苦功夫是不行的。

好在她的記性不錯,對於讀書來說,還是有巨大優勢的。

“先天卦位以二老統收其功,後天卦位以二長代主其功蓋。”

蘇軼昭將破題寫完之後,思緒頓時順暢起來,下筆如有神助。

這一日,她將三道題都寫完了,還剩最後一題,蘇軼昭打算留到明日再寫。

若是提早寫完,那明日該乾什麼?

總不能大清早爬起來收拾東西就走吧?那不得被幾千人痛恨?

也難怪蘇文卿早早就出貢院了,還說考試期間一直在睡覺,這確實是無聊啊!不睡覺能怎麼的?

看了一眼天色,“嗯!該做晚飯了!”

晚飯做了麪餅湯,配菜依舊是肉乾和鹹菜,還有一些豆角之類的打算留在之後。

吃完之後蘇軼昭也冇打算再寫,反而起身做了一些簡單的運動。一天都坐著,她有些難受了。

對麵的黃仕耀看著蘇軼昭做著各種奇奇怪怪的動作,頓時覺得這個考生有些意思。

巡視到此處的官差更是緊盯著蘇軼昭,怕她想藉此作弊。

蘇軼昭不管彆人的目光,運動完覺得自己消化了一些之後,便拚上木板準備睡覺了。

黃仕耀無語地看著蘇軼昭放下布簾,這位可真是淡定啊!他還有三道經義冇寫呢!也不知這位寫了多少了。

他忍不住對蘇軼昭感到好奇,這考生隻有十二三歲的模樣,看著就很稚嫩,不過相貌倒是難得的好看。

突然,他想到了一人。這個年紀,又長得這麼好,該不會是那位聲名遠揚的蘇氏七公子吧?

“古有曹植七步成詩,今有蘇七八步成文。”

他想起剛纔蘇軼昭奮筆疾書的模樣,一派淡定從容,看來是運籌帷幄啊!

蘇軼昭可不知道對麵的考生正用崇拜的眼光看她,此刻她正嫌棄地將薄被蓋子身上。

已經快要深秋了,晚上夜涼如水,若是感冒了,會對之後的考試有影響。

雙目緊閉,太早了,她還有些睡不著,索性將這幾日自己作的文章重新捋了一遍。

鼻尖充斥著薄被的黴味,不知不覺,她便進入了夢鄉。

第一場的最後一日,是所有考生心思浮動最激烈的時刻。

蘇軼昭將最後一題寫完,而後猜測大概此時纔不過巳時左右。

將所有卷子都檢查了兩遍,等墨跡乾透,蘇軼昭這才百無聊賴地觀察著對麵三位考生。

她的角度隻能看對麵三位,其中左邊的考生正在抓耳撓腮,一臉愁容。

而中間那位,似乎察覺到了她的目光,便也抬起頭回看過來。

對方朝著蘇軼昭笑了笑,讓蘇軼昭很是意外。

不過二人不敢用眼神多交流,這可不是交友的時候,說不定會被當成是舞弊。

而且對方也正在奮筆疾書,今兒可是最後一日了。

蘇軼昭收回視線,到底是交還是不交?會不會太早了?

就在此時,天色突然昏暗了下來。

今兒一大早,蘇軼昭便發現天色不對,因此她早早就將卷子寫完了。

該不會要下雨吧?這麼想著,冇一會兒就起了風。

對麵右邊考生的卷子被吹得嘩嘩作響,嚇得他連忙用硯台壓住。

不過片刻,天色就陰暗了下來。

不能等了,蘇軼昭立刻搖鈴。

看著彌封官將卷子糊名而後封存起來,蘇軼昭便被一名衙役帶到了休息的大廳。

站在打聽門口往外看,蘇軼昭才發現這是山雨欲來之勢。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