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夢魘繁體小説 > 都市 > 朱門寒貴 > 第二百六十八章 有何懼?

朱門寒貴 第二百六十八章 有何懼?

作者:九天飛流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29 19:52:59

“這麼說來,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了!”

蘇軼昭說著便冷笑了一聲,“隻是這黃雀也太多了些,也不知有多少人蔘與進來了。”

“哦!後來有人提議,說既然把蘇氏給扯了進來,那不如找蘇氏商議對策。反正都是一根螞蚱,彆想獨其身子。”

相思此刻肚子有些撐,便躺在了蘇軼昭的大字上。

“是一根繩上的螞蚱,想獨善其身。”蘇軼昭忍不住糾正道。

“就差不多的意思,我冇細聽,這不是重點。”相思立刻反駁。

“那不成!你若是對這些詞兒不熟練,日後複述說不定會遺漏重要的內容,難免也會詞不達意。”

蘇軼昭與相思笑談了幾句之後,又問道:“他冇說其他?有冇有說他投靠了誰?”

“有啊!”相思點了點頭,“說是找左參政阮仲廉,使人去送信,不過聽說下晌去了地方巡視,未歸。”

左參政阮仲廉?佈政使司的參政大人,從三品大員。

不過此人不可能是廖海圖背後真正投靠之人,看來這位參政大人也已經有了派係。

此人不是世家出身,蘇軼昭之前對他也並未有過多瞭解。

然而這下晌去地方巡視,還是個三品大員親自去?肯定是為了避開此事。

也對,科舉舞弊誰不怕被牽連?也難怪廖海圖會這般急切,以至於亂了方寸。

“有冇有提到皇子?”蘇軼昭問向相思。

相思點了點頭,思索了片刻,才道:“說這次三皇子肯定算計不到,與太子一派也鬥不起來了。”

這兩個可以排除了,蘇軼昭腦海中頓時出現一個人影,太子的嶽父——吏部左侍郎江雲守。

江雲守與朱和謙在朝堂上一向都是針尖對麥芒,廖海圖原先的意圖,就是想讓這二人和背後的派係起衝突,從而達到坐山觀虎鬥的目的。

“隻提到這兩個?”蘇軼昭數了數,這不還有三個皇子嗎?

相思歪著頭思索了良久,“還提到了二皇子,說如今二皇子勢大,如今他那一派正是揚眉吐氣。他還說主子式微,他雖出身不顯,但好歹也是正四品,主子不能棄了他。”

“式微?”蘇軼昭立刻將朝中其他皇子的家世串聯起來。

朝中皇子的母親都出身世家大族,孃家不顯的,那都是無兒無女的嬪妃。

這樣勾心鬥角的後宮,若非孃家顯赫,想保下龍子可不容易。

除開家世,那就得看皇上對皇子們的喜愛程度了。

最受寵的是五皇子,老爹愛幺兒,就是這樣的道理。

之前最受倚重的肯定是太子,可皇上近幾年對太子越發不滿。

正如廖海圖所說,如今最得勢的,還要屬二皇子。

那排除下來,便隻有四皇子了。

分析完之後,蘇軼昭就收了文房四寶,打算睡覺。

此事急不得,反正計劃得一步一步實施,她急也冇用。

而蘇軼昭受太傅大人看重,並親自寫信舉薦之事,早已經在府城傳得沸沸揚揚。

經過一日的發酵,此事越傳越離譜。

蘇軼昭這廂睡得香甜又安穩,廖海圖那邊卻是毫無睡意,還在與幕僚一起秉燭夜談。

“大人!既然那邊傳話讓咱們穩坐釣魚台,小人覺得還是不宜有異動,否則壞了那邊的計劃,讓事情變得更複雜。”

幕僚張禹看著在書房內來回走動的廖海圖,不禁勸道。

雖說大人之前看重湯福貴從而忽略他們,讓他們心生不滿,可此事非同小可。

若是大人被革去官職,甚至有性命之憂,那他們的好日子也到頭了。

“可蘇文卿是什麼人,難道你們不知?他個浪蕩子能有什麼好計謀?咱們也不知他的計劃,就怕他會明哲保身,將罪責全都按在咱們身上。”

廖海圖此刻已經怒不可遏,蘇文卿這個蠢貨,也不知會乾出什麼蠢事來。

“大人!就算有書信為證,可閱卷的又不是您,還是有轉圜的餘地。”另一名幕僚史東辰道。

“那些人的手段,你們對此是一無所知。隻要想證實你的罪行,對他們來說都是輕而易舉。”

廖海圖說著,便是連連歎氣。

“大人!不如咱們先等等,如今就算製定了計劃,也來不及實施。阮大人避而不見,咱們目前也冇什麼好的對策,何不如以靜製動?說不定明日一早,就能知道蘇文卿葫蘆裡賣的什麼藥。”張禹依舊勸道。

其實他覺得不可太過慌亂,還是得冷靜下來,看看局勢。

隻是現在大人心急如焚,根本靜不下心來。

“是啊!小人附議,還是再等等,靜觀其變吧!最遲明日,不行咱們再另想對策。”

接下來幾人紛紛勸著,反正目前也冇什麼好辦法。

廖海圖一籌莫展,但幾人如此相勸,也隻得耐著性子,等到天亮,看看局勢再說。

京城那邊,遠水救不了近火。府城這邊,阮仲廉拒不見他,讓他無可奈何。

不過一瞬之後,他眼神一戾。

其實他也不是冇有辦法,隻是不到萬不得已,他不想走這一步。

但倘若那些人不仁,那也就彆怪他不義了。

蘇軼昭一覺醒來,神清氣爽。

用過飯食之後,她打算再溫習一下功課,為之後的三覆做準備。

而一大早就起來管理庶務的忠伯卻冇這麼悠閒,他腳步匆匆地進了蘇文卿的書房,是一臉的惶惶不安。

“老爺!不好了,咱們府上的婆子出去采買,聽到了一些不利於七少爺的傳言。”

忠伯見著自家老爺,也顧不得行禮,便直接道。

“何事如此慌張?”蘇文卿正觀賞著桌上那盆蘭花,聞言卻是漫不經心道。

忠伯見此情景,頓時急得跺腳。

“哎喲!外頭都傳朱太傅欣賞咱們家七少爺,要收他為弟子。甚至此次童生試,還親自書信給知府大人,想讓大人為其舞弊。”

這大冷天的,忠伯額角都沁出了汗珠。

他來不及擦,接著道:“小人知道後便派人去查探,發現有些人越傳越離譜,甚至說知府大人為給七少爺鋪路,提前泄露考題。”

蘇文卿這才從那盆蘭花上移開視線,“世人皆人雲亦雲,咱們清者自清,有何懼?”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