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夢魘繁體小説 > 都市 > 朱門寒貴 > 第二十五章 主角光環

朱門寒貴 第二十五章 主角光環

作者:九天飛流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29 19:52:59

“蘇四老爺還是喝元山茶嗎?”子渚進了屋內,輕聲問道。

“照舊!”蘇文卿點了點頭,道。

子渚對蘇文卿的習慣都知道,看來蘇文卿平日裡冇少來,蘇軼昭默默將蘇文卿喜歡喝元山茶記下。

“先說好!你我雖因對弈惺惺相惜,不過收學生我可冇這麼隨便。我的學生必親自教導,品行不端者不要,心拙口夯者不收,急功近利者更是不取。”

李師看了一眼沉默的蘇軼昭,這小子看起來有幾分機靈,但太過圓滑,日後恐會誤入歧途。

“蘇軼昭!”李授之說罷又突然喊道。

蘇軼昭連忙上前行禮,“李夫子!”

“這書院名士不少,你蘇家更是官宦之家,族學中不乏名師,為何要拜入本夫子門下?”

那還不是因為這便宜爹嗎?實話就是真不瞭解您啊!是被拉來的。

然而這實話卻是不能說的,蘇軼昭明白這是要考校自己。

“父親對您讚譽有加,道晚輩若是能拜您為師,乃三生有幸。晚輩聞言心生嚮往,遂今日同父親一同前來拜見。”

“哼!你這小子卻是長了玲瓏心,不似你父親!”

李授之有些驚訝,這小兒子的性情當真與蘇文卿南轅北轍。

蘇文卿隻有二子,並無其他子嗣!長子他也是見過的,性子與蘇文卿不說一般無二,那也是像了六七成。

這小兒子卻是一點也不像,看來還是不能長在蘇文卿身邊。

“那吾之前所述三點,你覺得你可能做到?”

李授之看向小兒,這孩子長得唇紅齒白,怎地之前蘇文卿說長得太醜?

“回夫子!您之前所述三點,晚輩並不能保證做到!這三者囊括廣泛,可人無完人,若是真能做到這三點,那便是聖人了。”

蘇軼昭覺得,此人這三點太過苛刻。

品行不端者,這如何定義?所犯大事者,為品行不端;那錙銖必較、爭斤論兩,從未涉足大是大非者,是也不是?

再論心拙口夯者,誰也不會承認自己蠢笨?若拜師隻不過一麵之緣,夫子可能洞穿?

最後的急功近利,人的**不是一蹴即至,都是一步一步泥足深陷的。

若她並非穿越,也不過是一名九歲孩童。談這些,不過是枉然。

李授之隨即坐正了身子,他十分愕然。

之前也曾問過好幾位學子,那些學子不是放棄,便是道日後定會嚴於律己。

而眼前這小兒卻很是坦蕩,覺悟也很高,讓他不禁看重了幾分。

“不錯!人非聖賢,有些野望實屬正常。可人之所以為人,便是因為能約束自己。正視內心的**,明斷是非,三思而後行,纔是正理。”

李授之看了一臉嚴肅的蘇軼昭一眼,突然笑了。

“明日辰時之前到這裡!吾會派人帶你去入學!”

他看了一眼蘇文卿,心中納罕歹竹也會出好筍!

“多謝夫子!”蘇軼昭裝作一臉激動的模樣,立刻躬身行禮。

還以為要好好考校一番,誰想這麼容易就答應了?

蘇軼昭覺得此刻她的頭上定有光環,回去可得好好照照鏡子。

“哈哈!你這是同意了?聽聞你之前還道不會收學生了,我就說我兒聰慧,你定能看得上。”

蘇文卿高興地合不攏嘴,看著自家老兒子也是一臉的欣慰。

“你既知我不收學生了,卻還要強迫與我!若非上次輸你一局,我絕對不會同意。”

李授之搖了搖頭,奈何之前技不如人,輸了便是輸了。

“不過我隻擅棋藝,其餘的可不管!”李授之冷哼道。

“足以!”蘇文卿又感慨道:“高處不勝寒!我雖比不得那些大儒,可在對弈一道上卻是至今難逢對手。這兩年尋了你,便是想好好討教一番,誰知你如今也是止步不前。”

他說完歎了一聲,蘇軼昭已經看見李夫子那鐵青的臉色了。

“你可得好好教導我兒,等日後我也能多一個對弈之人。”

蘇文卿自顧自地說著,說罷還端起子渚送過來的茶水抿了一口。

蘇軼昭看著李授之緊咬著腮幫子,而後從牙縫裡吐出一句話來,“滾出去!”

來時向上仰望,隻覺階前萬裡,此刻登高望遠,又如雲階月地。

蘇軼昭嘀咕了一句,“這書院的門檻可夠高的!”

其實看下去這台階也不是很多,不過是她腿短,總覺得難。

“你總算不負為父所望,李師是難得的棋藝大師,你好好學。為父終日尋對弈之人,奈何那些人皆為功利所惑,怎能靜下心來鑽研?日後咱們父子對弈,纔有意思!”

嗬嗬!所以您非要我拜李授之為師,是因為想培養個和您下棋的?

看著蘇文卿輕快的腳步,蘇軼昭搖了搖頭。

一日之內,被兩人攆出門去,也是一種本事。

二人帶著奴仆下了台階,準備打道回府。

“好你個朱三,我的錢袋子不是你偷的,是誰偷的?枉我可憐你,每天給你吃食,你竟是如此對我?”

山下一名壯年男子抓著一個少年的衣領,怒不可遏地道。

“我冇有,我冇偷!”少年拚命掙紮,臉漲得通紅。

“朱三啊!這就是你的不對了。你王叔這幾日見你娘病重,家中又無糧,還給你些豆包果腹,你豈能偷你王叔的錢袋子?”

一旁一名賣炊餅的大娘也跟著上前指指點點,言語中道出了兩人爭執的原因。

蘇軼昭好奇地打量著兩人,那少年身上濕漉漉的,此刻夕陽西下,他衣裳單薄,又是潮濕的,自然是冷地直顫。

“我都說了我冇偷,那錢袋子一直在他身上,他汙衊我!”

少年眼眶微紅,眼中滿是不可置信和憤怒。

“可我的錢袋子明明就是在你身上搜出來的,朱三!我一直覺得你可憐,又踏實能乾,這才幫襯你的,冇想到你竟然會做出這種事來!我真是看錯你了!”

男子歎了口氣,臉上帶著失望之色。

“三兒!”一名婦人的尖叫聲傳來,蘇軼昭聞言腳下一滑。

蘇軼昭回頭看去,發現這婦人的衣裳補丁比少年的還多。

一臉愁苦之色,麵色蒼白,荊釵布裙卻難掩眉眼間的清秀。

“娘!您來乾什麼?快回去!”少年見著母親來了,很是焦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