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夢魘繁體小説 > 都市 > 朱門寒貴 > 第二百四十四章 就這水平?

朱門寒貴 第二百四十四章 就這水平?

作者:九天飛流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29 19:52:59

蘇軼昭此刻卻是已經寫下了第一句,對於外界的乾擾,她已然自動遮蔽了。

還未寫下題目,隻寫了第一句,一旁的蘇軼梁和蘇軼玨也不敢多問,心中卻是有些疑惑。

怎麼回事?這莫不是已經偏題了?蘇軼玨微皺眉頭,心中有些擔憂起來。

蘇軼梁在詩詞造詣上雖不精,但也知道蘇軼昭所作第一句與這庭院內並無關係。

他張口欲言,便是想提醒一聲。不料衣袖卻被蘇軼玨扯了一把,隻得閉了嘴。

這蘇軼昭怎麼回事?平日裡祖父和父親對他多有誇獎,怎麼就這水平?那還不如讓他來呢!

蘇軼玨自然沉得住氣,他看了一眼氣定神閒的蘇軼昭,心中雖疑惑,但也明白蘇軼昭可不是浪得虛名之輩,這個幼弟還是有些本事的。

之前蘇軼昭在書院內所作的文章,他都讀過,按說此時蘇軼昭不應該會犯這樣的錯誤纔是。

或許蘇軼昭有彆的用意?蘇軼玨隨即自我安慰著,即便是輸了這一局也無妨,反正三局兩勝,之後還有兩場比試。

“你不會就這水平吧?那可要丟大臉了啊!”蘇軼梁還是冇忍住,湊到蘇軼昭耳邊低聲道。

蘇軼昭詫異地看了過去,她明明才寫了一句,怎麼就隻有這水平了?

蘇軼玨瞪了一眼蘇軼梁,以眼神示意他安靜些,不要多言。

蘇軼梁摸了摸鼻梁,往日怎麼冇發現,五哥竟然還這麼有威嚴呢?

蘇軼昭思忖了片刻,這才寫下第二句。

蘇軼梁隻覺得自己的心肝兒都在顫抖,這兩句他不否認寫得不錯,不!那是很好,十分好,可這跟此次的題目有個什麼關係?

對麵的孟令溪不禁有些好奇起來,也不知蘇軼昭會以何物為題。

看著紙上已經寫下的第一句,他遲遲未下筆。

下帖子之前,他對自己很有信心。

然而,等見到蘇軼昭之後,他發現自己竟然遲疑了起來,不如之前那般文思如泉湧了,這是之前從未有過的。

是害怕自己輸了嗎?可二人明明纔剛比試第一場,連勝負都未分。

他深吸了一口氣,還是自己的心亂了,蘇軼昭給了他壓迫感。

蘇軼昭一鼓作氣將這首詩寫完,原本已經有了腹稿,因此也不再拖泥帶水。

寫完之後,她仔細看了一遍,覺得無需潤色,於是便將筆放了下來。

看了一眼香爐內的香,已經快燃至末尾了。

於是她先是起身,對著上首幾位行了一禮,這才坐下,世家大族的教養和規矩在這一刻體現地淋漓儘致。

上首即便是與孟令溪相熟的兩位,也不由得都緩和了臉色。

此刻,蘇軼昭身後的蘇軼玨二人也不由得鬆了口氣。整首詩看下來,他們終於明白了。

整首詩表述的意境恢弘大氣,氣勢豪放,用詞精妙,這是讓他們放下心來的理由。

隻是,蘇軼昭所選之物,待會兒或許會有爭議。不過這首詩占據了大義,應該足以彌補。

看著蘇軼梁兄弟二人麵色一變再變,眾人也禁不住猜測了起來。

“那蘇家的公子,一會兒一個臉色,怎麼之前看著像是不看好,之後又放下心來了?”有人好奇地問道。

“莫不是前兩句寫得不好,後兩句還成?”有人猜測道。

眾人聞言紛紛點了點頭,有些文人作詩,前兩句平庸,之後兩句乃是點睛之筆,那都是常見的。

蘇軼昭的視線投向對麵,此刻香已經快要燃到儘頭了。

孟令溪終於放下了筆,二人遙遙對視一眼,而後蘇軼昭朝著他微微一笑。

溫紀傑在這些人中年紀最長,且之前還是朝廷命官,眾人自然會給顏麵,於是皆以此人馬首是瞻。

“一炷香時間到了,兩位既然都已結束,那咱們的評比也就開始了。”

他說著,就命一旁候著的小童上前去將二人的詩作呈上來。

庭院中頓時嘈雜了起來,眾人紛紛猜測此次到底會由誰獲勝。

“我覺得應該是孟令溪,畢竟之前有很多學子挑戰他,都是铩羽而歸。此人的才學咱們之前也見識過,還是他有勝算。”有人已經忍不住預判起來。

“欸~我倒是覺得這蘇軼昭有可能會獲勝,若是此子無才,又豈會屢屢占據奉天書院的月榜和季榜榜首?必然是有真才實學的。”

“我看不然,還是孟令溪較為穩妥......”

蘇軼昭聽著周圍的議論,雖然眾說紛紜,但似乎大多數人都看好孟令溪。

畢竟孟令溪之前的表現大家都看在眼裡,反而蘇軼昭的才學隻存在與傳聞,並未親眼見過。

幾位德高望重的文人雅士將二人的詩作並放在書案上,接著便都湊了過去。

“咦?先不論詩作,這二人的字倒是都極其難得啊!”溫紀傑率先道。

“是啊!冇想到他們小小年紀,所寫的字居然已經頗具風骨,當真不可小覷。”呂成濤也忍不住感歎道。

“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一旁一位年過不惑的男子也跟著稱讚了一句,此人名叫孫奇,也是一位舉人。

“此篇已是十分圓滿!高風勁節、蹙金結繡!”盧仲伯指著其中一篇,滿意地道。

“確實如此,無可挑剔!”溫紀傑也附和道。

“那是誰的詩作?”書案前已經被幾人所圍住,圍觀之人也不好湊上前去檢視,便揣測道。

“應該是孟令溪吧?之前我在他身後掃視了一眼,他的詩詞的確大氣。”其中一人點頭稱讚道。

“哦?是以何物為題?”一旁身穿月白色交領長襖的男子問道。

這書生看了一眼孟令溪,見其臉色如常,便道:“是白梅!”

眾人聞言也冇什麼意外,而是瞭然地點了點頭。

古往今來,詠梅的詩句不少,大多都是讚揚梅花高尚的品德,更有的借花喻人,比喻人的風骨。

若是詠梅的話,那的確有可能是孟令溪的詩作了。

“看來這幾位對孟令溪的詩作很是看好啊!”

有人瞥了氣定神閒的蘇軼昭一眼,不禁心中有些幸災樂禍,隻覺得蘇軼昭在裝腔作勢。

你們世家子從小錦衣玉食,得名師教導,有些才學不是應該的嗎?

如今與人比試,卻落了下風,不過爾爾啊!

然而片刻之後,眾人就聽到了一聲驚呼。

------題外話------

感謝書友北緯37打賞500點幣!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