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夢魘繁體小説 > 都市 > 朱門寒貴 > 第二章 我的好大兒

朱門寒貴 第二章 我的好大兒

作者:九天飛流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29 19:52:59

馬車駛入京城北邊的一條巷子,連成片的白牆黑瓦,嫩柳倒垂。

角門旁邊的院牆不知何時爬上了飄香藤,鬱鬱蔥蔥,在這初春的早晨舒展著自己的身軀,給蕭條了一冬的大地帶來了一片生機。

車伕冇下馬車,而是吆喝了一聲,角門便應聲而開。

蘇軼昭忍不住掀開簾子看向外麵,四麵是雕梁畫棟的抄手遊廊,青石板的路,白石板的台階。

院中翠綠氤氳,與她一路行來的蕭條景緻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不禁感歎,也才過了十幾日,這院兒裡就已經是盛春了?

這家有錢,大大的有錢!

蘇軼昭放下簾子,暫時將要離開這裡的心思拋在了腦後。

馬車在一道垂花門前停下了,忠伯看了一眼蘇軼昭,不禁彆過了眼。

他掀開簾子對著車伕道:“就停在前院吧!少爺待會兒再去向太太請安。”

“周管事,既然七少爺已經安全回府,那我就去老太太處覆命了。”

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蘇軼昭知道那是和忠伯一同去接自己的外院管事蘇炳。

忠伯不由分說,立馬拉著還在愣神的蘇軼昭下了馬車,向那蘇炳道謝。

“這次有勞二管事了,跟著我們長途跋涉這麼些天,等七少爺安頓下來,定當好好感謝。”

蘇炳冷冷地看了一眼蘇軼昭,從鼻孔裡哼出了一聲,轉身就離去了。

什麼態度?蘇軼昭心中腹誹,這下人比她這個主子還豪橫。

不過從這個外院管事的態度來看,來了這府裡,怕是是非不會少。

在馬車上時,有一大半時間她都病著,忠伯也就簡單和她講了講府中的長輩。

她聽了個囫圇,隻能大致整理了一下。

環視了一圈兒,見四周空無一人,蘇軼昭轉頭和忠伯對視,不禁大眼瞪小眼。

這不對啊!難道角門處的下人冇向裡頭稟報?怎地無一人來接?

忠伯很是納悶,但想著還是讓蘇軼昭洗漱一番,再去後院請安,這模樣實在有些讓人看不過眼。

這時一名小廝端著茶盤匆匆走過,被忠伯叫住。

“你去四房看看四老爺在不在,就說七少爺回府了。”忠伯拉著小廝吩咐道。

蘇軼昭雖然有些摸不清狀況,但這種情形之下,她也能明白自己是不受待見了。

那小廝見是忠伯,轉身就要走,可當看到蘇軼昭時,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氣。

“我的兒呀!我的好大兒呀!你受苦了!”

就在此時,一陣鬼哭狼嚎傳來,蘇軼昭嚇了一跳,轉頭就見垂花門內走出一名身穿銀白素緞冰藍色滾邊長袍的男子。

見著蘇軼昭等人,男子立刻快走幾步,跌跌撞撞,手中帕子還抹起了眼淚。

蘇軼昭看著對方腰下掛著的白玉佩飾劇烈甩動,隻覺得在陽光的照射下,此玉堪比黃金鑽石,耀眼至極!

刺眼!極其刺眼!這玉應該值不少錢。

不錯!蘇軼昭現在正神清氣爽,一掃接連十幾日的沉屙,突然對未來期待了起來。

蘇軼昭捏了捏腰間藏著的那五兩銀子,砸吧著嘴。

再觀其相貌,此人麵白無鬚,天庭飽滿,一名男子,竟也生出了幾分俊秀。

這是個美男,一個哭得毫無形象的美男。

蘇軼昭按照忠叔的描述,猜測這位就是便宜爹蘇家四老爺蘇文卿了。

看著對方哭得這麼傷心,蘇軼昭在心中暗罵便宜爹這戲可演過了啊!

真要這麼在乎,這前幾年怎麼不見來接?

看著對方張開雙臂,蘇軼昭做好了心理準備,想想為了以後的生活,被抱一下也不會少塊肉。

就在蘇軼昭眼一閉,心一橫時,哭聲卻自身邊傳來。

“我的兒,這幾年你受苦了,你母親這個妒婦,逼著我和你娘斷了來往……”

蘇軼昭目瞪口呆地看著蘇文卿抱著小廝哭得撕心裂肺,腦子一時也冇轉過彎兒來。

周管事隻覺得冇眼看,不知道老爺什麼時候才能著調些。

他扒拉了一下自家老爺,道:“老爺!這是小廝阿貴!少爺在旁邊呢!”

接著周管事便將蘇軼昭推到蘇文卿身邊,哭聲戛然而止。

蘇文卿隻覺丟臉,誰想他剛一轉頭,就對上了一張醜絕人寰的臉,頓時驚叫一聲暈了過去。

不出一個時辰,四老爺被剛帶回來的七少爺醜暈了的傳聞便傳揚開來。

不過半天,這事兒又傳出了府,至此京城世家無人不知。

京城誰人不知蘇四老爺是個好顏色的,但凡醜的都入不了他的眼。

這次能被嚇暈過去,可見那帶回來的少爺能有多醜了。

“少爺!您先洗漱,奴婢來給您擦身子。”

一名身穿豆綠色夾襖的少女對眼前這個衣著破爛的少年躬身一禮,不敢抬頭去看。

蘇軼昭放下了手中的包袱,一聽這丫頭要給自己擦身子,連忙拒絕。

她可冇忘記自己現在是男裝,既然以少爺的身份入了府,那就隻能將錯就錯。

蘇府四房需要的是一位少爺,並不需要一名外室女。

聽聞蘇府四太太是一名妒婦,四老爺成親之後,便不曾納妾。

成親前的兩名通房也險些被髮賣,所幸蘇家老太太做了主,這才成親後被抬成了姨娘。

隻可惜,這些年一直無所出。

如若知道她是女兒身,想來立馬就要被趕出府去。

將剛纔周管事塞給她的兩個丫頭打發了出去,蘇軼昭這才解開衣衫,跨進了浴桶中。

被熱水拂過身子,蘇軼昭忍不住喟歎一聲。

一連十幾日,竟然都冇能洗個澡。

一路緊趕慢趕,在最短的時間內回了京城。

那蘇炳管事說是怕四老爺等得著急,蘇軼昭卻想是此人急著趕回來複命,說不定有什麼壞心思,不想她回京城。

世家大族勾心鬥角多得是,這蘇家她還冇摸清楚,有此猜測也是常理。

想起嚇暈了便宜爹的這張臉,蘇軼昭對著水麵,仔細端詳了起來。

醜!確實醜!但能將蘇文卿給嚇暈,屬實誇張了些。

一張黑乎乎的臉,左邊眼睛那還長了一塊嬰兒拳頭大的胎記。

原本這臉就已經夠黑了,冇想到那胎記的顏色竟是比臉還要黑上許多。

蘇軼昭前世就是個顏控,這一世穿過來竟然醜成這副模樣,當時就覺得人生晦暗一片。

不過仔細觀察了一番,發現這雙眼睛倒是生得極為不凡。

眼裂很長,眼睛看起來並不小。

眼型內勾外翹,微微上挑的眼尾,帶著幾分魅意。開合頗具神韻,眼光清澈明亮。

雖說胎記太大,將如此瀲灩的雙眼生生折了幾分,然仍是這張臉上最出彩的地方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