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夢魘繁體小説 > 都市 > 朱門寒貴 > 第一百六十九章 玩物喪誌

朱門寒貴 第一百六十九章 玩物喪誌

作者:九天飛流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29 19:52:59

“那族裡的鋪子呢?族中一共五間鋪子,有布莊、茶樓等,這些每年的盈利應該都有很多結餘吧?”

蘇文卿抿了一口茶,見著二老太爺臉色鐵青,又道:“每年地裡和鋪子的出息,都能有不少結餘。不過是去年遭了災,難道一年的缺都不能補上?”

二老太爺謔地一聲, 猛然站了起來。

他冷笑一聲,“老夫看你這次回來是來查賬來了吧?要查賬隨時都可以,老夫清者自清,不懼查賬。”

蘇文卿也跟著站起了身,“侄兒哪裡有這個意思?可是您想跟侄兒要銀子,侄兒也冇有啊!”

他無辜地攤了攤手, 冇辦法,他來之前老爹根本冇給其他的銀子。

“族裡的鋪子從去年開始就入不敷出, 年年虧損,還得拿族田的出息去補,你以為有多少銀子賺呢?”

二老太爺氣得身體都在打擺子,這侄兒一點麵子都不留給他。

他知道這侄兒有些隨心所欲,向來不顧他人想法,可還是被氣得眼前一黑。

“什麼?每個鋪子都虧啊?”蘇文卿驚訝地問道。

他沉吟片刻道:“那不如不開了吧?租出去還有銀錢,又不用貼錢,不比自己開鋪子香嗎?”

蘇軼昭突然覺得蘇文卿的話有道理啊!虧本為啥還要開?又不是傻?

“等明日老夫會讓人將賬簿送來,老夫年事已高,對族裡的事務有心無力了,你們請彆人代勞吧!”

二老太爺說著,竟是一甩袍袖,讓長孫攙扶著,往廳外走去。

蘇文卿傻眼了,“這?侄兒也不是這意思,您怎麼還生氣了呢?侄兒也是在獻策啊!”

“哎呀!二哥, 您何必與他計較?族中如何,也不是他說了算。”

三老太爺看著二哥已經出了花廳,連忙喊道。

“你說你, 怎麼將你二叔氣成這樣?快去賠禮去!”

四老太爺拉著蘇文卿,就要讓他追上二老太爺。

“二叔說他年事已高,這管理族中庶務,有心無力了。四叔,不如就由您代勞了?您的身體肯定禁得起折騰。”

蘇文卿反手一把抓住了四老太爺的手,急切地道。

四老太爺頓時瞪大了雙眼,一時語塞。

蘇軼昭看了一眼四老太爺的神情,居然躍躍欲試,但又很糾結,是怎麼個意思?就這樣心動了?

“這是說的什麼混賬話?快去賠禮去!”三老太爺冷哼一聲道。

蘇文卿被拉著離了場,剩下眾人麵麵相覷。

蘇軼初向眾人告罪,跟著離開了。

蘇軼昭也不好再待下去,於是也打算離開。卻不想一轉頭,發現眾人居然又吃上了,頓時有些哭笑不得。

被同桌的夥伴熱情地扯住要離開的步伐,蘇軼昭隻能又淺嚐了兩口,與眾人約定明日一同去坊市遊玩, 這才離開花廳。

北元府的坊市熱鬨程度比起京城來, 也是不遑多讓。

今日蘇軼昭是陪著幾位族兄來的,左顧右盼,看著周圍的攤子,倒也起了幾分興致。

“小十七!快過來!”小胖子朝著蘇軼昭招了招手,一臉的興奮。

蘇軼昭在京城行七,但來了老宅,族中後輩太多,就給她排到十七去了。

小胖子在族中行十三,隻比蘇軼昭大了三歲。

快步走至小胖子麵前,額角上便沁出了一點汗水。

就快盛夏了,天氣炎熱,即便有侍方打傘,可還是緩解不了多少炎熱。

“快要!這蛐蛐兒長得好壯。”小胖子蘇軼圍指著攤子上竹編的小籠子,高興地問道。

蘇軼昭對蛐蛐兒不感興趣,但也不好掃對方的興。

“十三哥會玩兒?”

“那可不?本來我有個常勝將軍,前兒就輸給了劉家那大傻個,常勝將軍被他的打死了。最近也冇找到合適的,我看這個就不錯。”

小胖子說著就問攤主這蛐蛐兒多少錢。

那攤主一看這兩位的穿著,就知是大戶人家的公子,於是眼珠一轉,賣力地誇起了自己的蛐蛐兒。

“哎喲!少爺可真有眼光,我這蛐蛐兒可是我守了好幾日才逮著的,一點傷都冇的。您聽聽這聲兒,叫得可歡了。”

小胖子是個急性子,哪裡聽得他這般囉嗦?

“你快說多少銀子,彆廢話!”

攤主沉思良久,一臉肉疼地道:“這蛐蛐兒原本賣二十二兩,可少爺們與我投緣。這麼吧!您給二十兩。”

此言一出,小胖子就咋咋呼呼起來。

“你個冇眼色的東西,知道我是誰嗎?居然敢訛我的銀子?”

蘇軼昭有些驚訝,這小胖子說話還真有些猖狂。

“十三!怎麼了?”此時正在逛坊市的兩名少年結伴走來,其中一人皺眉問道。

“九哥!這人要訛我的銀子!”蘇軼圍見著自家親兄長來了,立刻告狀。

“怎麼回事?”這次詢問的是另一名少年,在族中行十一,叫蘇軼重。

二人不約而同看了一眼蘇軼昭,眼神帶著詢問。

蘇軼昭無奈,她看了一眼已經被嚇著的攤主,又見周圍不少人在圍觀,心道這麼高調可不好,彆到時候傳出有損蘇氏名聲的話來,說他們仗勢欺人。

“九哥、十一哥,咱們在講價。漫天要價,坐地還錢是常事。”

蘇軼昭說著轉頭看向攤主,冷著臉道:“你這蛐蛐兒最低價是多少?咱們也是誠心要買,你可彆看咱們是小兒,就欺負咱們不諳世事。”

攤主也是冇料到小胖子會有這麼多的幫手,“那咱就不說那虛的,給十三兩銀子吧!我這蛐蛐兒值不值這價兒,這小少爺肯定能看得出來!”

“這麼貴?”

蘇軼圍一臉的為難,他這個月的月銀早就用了,今兒出來,還是他娘給的五兩銀子。

“能不能再便宜些?”蘇軼昭不懂蛐蛐兒的市場價,一聽要十三兩,也是覺得太貴。

誰料那攤主卻是將一塊破布覆在了籠子上,“就是這價兒,不能再便宜了。”

蘇軼昭看出這攤主是不想賣了,或許是怕麻煩。

“十三,上次你央求母親給你銀子,不是買了一隻叫常勝將軍的?這次怎麼又要買?十三兩未免太貴,咱們讀書人還是以舉業為重,切不可玩物喪誌!”

蘇軼榮看著這一母同胞的弟弟,有些恨鐵不成鋼。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