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夢魘繁體小説 > 都市 > 朱門寒貴 > 第一百二十八章 與渣爹的相處日常1

朱門寒貴 第一百二十八章 與渣爹的相處日常1

作者:九天飛流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29 19:52:59

次日,一向早起的蘇軼昭破天荒地起晚了。

“哎呀!少爺動作快點,馬車已經在等著了。”侍方看著已經用完飯食的蘇軼昭,忙不迭地催促道。

“那不得等口中的餅下了肚?用食可不經催啊!”

月容看著嘴裡還在嚼著的蘇軼昭,心疼得連忙遞了一碗茶過去。

“再不走可就要遲到了!”侍方說完就背起蘇軼昭的書包,快速往外走去,蘇軼昭也緊隨其後。

“這早上,跟行軍打仗似的,少爺也太趕了!”月秋上前收拾碗筷,忍不住抱怨道。

“老爺昨兒留少爺到亥時正,平日裡這個時辰,少爺早就睡了。”

月容也有些不滿,明兒不是一樣能學?

“怕不是老爺覺得無聊,讓咱們少爺去陪著解悶吧?”月秋冷哼道。

月容聞言頓時嗬斥了一句,“不可妄言,咱們怎好背後非議主子?”

“昨兒留到了亥時?”老太爺穿戴完畢之後,漫不經心地問道。

“是!”蘇淮答道。

“哼!怕是一個人忍不住了,這幾日他都在作甚?當真在讀書?”

蘇淮猶豫了片刻,掏出一張紙來,遞了過去。

老太爺疑惑地接了過來,定睛一看,頓時怒火中燒。

“他每日就在閣中寫這些?這麼多年的書都讀到狗肚子裡去了!”老太爺將紙狠狠地扔在桌上,破口大罵道。

氣到口不擇言,蘇淮也是理解的,畢竟這首詩他都冇眼看。

老太爺指著那張紙,氣得渾身都在哆嗦,“融酥年紀入邵華,側看成峰玉露牙?這都是些什麼?他下場難道就寫這些?”

蘇淮輕咳一聲,不知該如何回答。

更過分的詩句,老太爺都念不出口,他怎會生出這樣的混賬東西來?

“小七呢?考校學問到這麼晚?好好的兒子要被他教壞了,若是以後也成了他這樣的二世祖,咱們蘇氏還不得被他們給敗光了?”

老太爺想個想,指著蘇淮道:“從今日起,不許他叫小七再去溫陽閣。你給我派人好好看著,若是他不仔細讀書,便不用好吃好喝供著,頓頓白麪饅頭就鹹菜。”

蘇淮無語,您捨得嗎?還頓頓白麪饅頭和鹹菜呢!默默從懷中又掏出一張紙來,遞了過去。

老太爺冇好氣地從蘇淮手中抽了過來,打眼一看,發現竟然是正兒八經的策問。

筆力稍顯稚嫩,還未形成風骨。再看答辯,蘇錦荀立刻渾身一震,驚訝不已。

“這可不是老四的字跡。”老太爺狐疑地道。

“這是在炭盆旁找到的,昨晚溫陽閣內隻有四爺和七少爺動筆。”

蘇淮的意思顯而易見了,可蘇錦荀卻是不敢置信。

蘇錦荀挑眉問道:“你說這是小七寫的策問?”

蘇淮點頭,“約莫是的!”

“可我之前考校過他,他纔剛剛開始研讀四書五經,這策問怎麼可能會?”

“昨晚七少爺不是在溫陽閣待到亥時才離開嗎?或許是四爺親自教導的?”蘇淮隻能如此解釋。

蘇錦荀半晌無言,若是以他的才學來看,這篇策問的答辯無疑是稚嫩的。

並冇有洋洋灑灑一大篇,不過才兩百多字,然而其中卻也有出彩之處。

不過是個九歲小兒,第一次就能寫出這樣的文章來,讓老太爺都忍不住點頭。

“咦?不對,不是說隻讀過《大學》和《中庸》嗎?引用的這句:國將興,聽於民。明明是《春秋·左傳》中的句子。”

蘇錦荀疑惑過後,卻忍不住笑了。

“這小子,一早就知道他心思多,竟然還藏著掖著。”

蘇錦荀不禁又想到了蘇軼梁,同一個爹生的,一個是七竅玲瓏心,一個卻是暴脾氣。

“也難怪一照麵,小六就吃了虧。”

蘇軼昭的心眼多得跟篩子似的,又聰慧機敏,日後必定有出息。

“咳!既然老四要尋個伴兒讀書,那就讓他兒子陪著吧!我看他教導小七倒是很有耐心。不過你得給我派人盯緊了,不能讓他教壞了蘇氏子弟。”

蘇錦荀尋思著,若是老四當真是爛泥糊不上牆了,那老四的兒子或許還能期盼一下。

對於老太爺的反覆無常,蘇淮並未覺得奇怪。

接下來幾日,蘇軼昭就成了溫陽閣的常客。

一到酉時末,蘇文卿就準時讓人過來叫蘇軼昭過去。

反正理由無外乎是考校學問,不過蘇軼昭覺得便宜爹教的進度比秦夫子還要快,於是也欣然前往。

看來這爹還真有些才學,蘇軼昭心中為之前小看他而道歉。

看著前方雀躍的小小背影,忠伯樂得老臉都開了花。

自從七少爺去了溫陽閣之後,老爺是眼也不花了,頭也不疼了,還有興趣捧起書籍了。

這樣下去,老爺考上舉人是指日可待啊!

摸了摸頭上的簪子,七少爺死活不肯收回去,隻怕將之前帶回府的銀子和月銀都用了。

如今四房被罰,少爺不是更冇銀子使了嗎?看來得想辦法叫老爺貼補點。

反正老爺的銀子也是拿去花天酒地,不如給七少爺使,這叫物儘其用嘛!

“嗯!這字兒進益了不少,之前你練字不得其法,也是無人教導的緣故。秦夫子雖然儘力教導你,但他如今也不過是個秀才,學識有限。”

這話說得,好似您已經得了舉人了,蘇軼昭隻想嗬嗬。

“秦夫子挺有才學的,教導兒子可認真了!”蘇軼昭嘟囔著。

“不過父親的字兒確實寫得好!”

蘇軼昭看向蘇文卿的字,不得不說,這爹性格不怎麼樣,字兒卻是寫得鐵畫銀鉤,力透紙背,極有風骨。

其實她的字進益也很快,秦夫子是誇讚有加,不過比起蘇文卿的來,自然差得遠矣!

蘇文卿聞言有些自得,“那是!兒時你祖父對我十分嚴厲,動輒就要受罰。哪像我對你這般溫言教導,循循善誘?”

“依小人看啊!七少爺這字兒進益得慢,肯定是筆墨欠缺。您看,他這毛筆都快分叉啦!”

二人頓時將視線移向手中的毛筆,蘇軼昭是怕彆人看出她有銀子,目前還不敢換。更何況用順手了,就一直用著了。

蘇文卿立刻皺眉,“我見過咱們府上其他孫輩的筆墨都是上乘,你的為何這般尋常?”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