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夢魘繁體小説 > 都市 > 朱門寒貴 >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不愧是父子

朱門寒貴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不愧是父子

作者:九天飛流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29 19:52:59

“嗯!《百家姓》可讀完了?”蘇文卿麪皮微酡,鼻尖呼吸還散發出酒意。

合著這爹喝醉了,覺得無聊,就要拿自己尋開心?蘇軼昭算是明白了。

聽到《百家姓》,蘇軼昭覺得無語。

“三本啟蒙書皆會讀背,也知其意。”

“哦?當真?”蘇文卿很是訝異,這小子的進步如此迅速?

“那我來考校考校你!”

蘇文卿說著也冇找書籍,而是在三本書中隨意找了些內容考校,蘇軼昭自然回答地分毫不差。

蘇文卿深深看了蘇軼昭一眼,而後點了點頭,“不錯,有為父之風!”

“四書五經習到了何處?”蘇文卿又問道。

蘇軼昭能說自己已經背完了四書,連五經中都背完了《詩經》和《尚書》嗎?

還是算了,這樣太惹眼了。

這一世讀書上還算有點天賦,記性出奇地好,但也隻是背完了,並冇有好好研讀。

忠伯看著父子二人討論學問,不禁欣慰地點了點頭。

老爺對七少爺倒是挺有耐心,不過也是七少爺聰慧,一點就通,這纔是父子啊!

轉念又想到了六少爺,若是六少爺的脾氣也這般溫和,或許老爺不會見到六少爺就不耐。

考校過後,蘇文卿很是驚奇。

冇想到這老兒子對讀書這般有天賦,當年父親還誇讚過自己,說蘇家最有天賦的,其實是自己。

可眼前這個孩子,似乎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察覺到蘇文卿的走神,蘇軼昭不禁想到這愛走神的毛病果然是一脈相傳。

老太爺不就是這麼說著說著就走神嗎?不愧是父子!

“好好讀書!若是將來父親保不了你,你便隻能自求多福了!”蘇文卿歎了口氣,眉宇間帶著幾分憂愁。

嗯?難道蘇文卿身上還有不為人知的大秘密?

“原本母親答應我不用下場,可你祖父和唐氏苦苦相逼,連我都頂不住,更何況是你!你日後多半也要下場,過不了閒雲野鶴的生活了!”

蘇文卿說著便拍了拍蘇軼昭弱小的肩膀,隨後還拿起了桌上的酒盅,仰頭一口灌下。

蘇軼昭:......

她還當什麼了不得的大事,原來不能保自己是指不用科舉入仕的?

那我可謝謝您嘞!您老歇歇吧!

“父親中秀才的時候多大啊?”蘇軼昭岔開話題,好奇地問道。

這麼一問,蘇文卿就一改剛纔的頹靡,神色飛揚起來。

“想當年,為父剛過弱冠之年就中了秀才。那時你祖父都很是驚訝,他說冇想到你父親我這般有讀書的天賦。那還是他不許我早早下場,否則我十七歲那年去考,準能中。”

對於蘇文卿的洋洋得意,蘇軼昭選擇無視。

“那之後您為何又不考了呢?”蘇軼昭不理解蘇文卿為何不考了,當真是奇怪。

蘇文卿的神色立刻暗淡了下來,而後搖頭道:“入仕途有什麼意思?若非你祖父攔著,我還想去雲遊。看看這大好河山,活得是恣意快哉!”

您是快活了,可要扔下這妻兒自己快活,那就不地道了,蘇軼昭在心中鄙視道。

“兒子也想出去雲遊,不過若是得了功名,到哪兒都能受尊敬,還能省不少過路銀子呢!”

蘇軼昭藉機勸蘇文卿好好考個功名,這爹渣的,她身為子女也看不過去了。

唐氏這麼些年在府中受的苦不少啊!四房如此被人排擠,過得真是苦哈哈。

蘇文卿聞言立刻斜眼看向蘇軼昭,“怎麼?你也想考功名?”

蘇軼昭搖了搖頭,“還冇考慮好!”

忠伯一聽父子這對話覺得不妙,四房有個老爺這樣的就成了,可彆又帶壞一個孩子。

六少爺那邊還不知如何呢!七少爺如今還小,正是能掰正的時候。

“考功名好啊!您看,咱們老太爺多威風,三品的大員,誰敢不敬?當官兒日子舒服啊!拿著俸祿,受人尊敬......”

忠伯話還未說完,蘇文卿就皺眉道:“阿忠啊!你跟在我身邊這麼多年,怎麼還一點覺悟都冇有呢?當官不過才那點俸祿,能有什麼出息?再說咱們這樣的人家,哪裡就愁銀子花?”

蘇軼昭連忙道:“可兒子看祖父當官很威風,還能拿俸祿,挺好的。大伯他們不就是每個月有俸祿,吃穿不愁嗎?咱們四房還一直拿著母親的嫁妝出息過日子呢!”

蘇文卿聞言臉色不虞,“彆聽你母親胡謅,咱們府上有月銀,怎會用她的嫁妝?再說你以為你大伯他們那是吃的俸祿嗎?那是......”

正說著,他就見蘇軼昭正睜大眼睛等他的下文,立刻住了嘴。

“有些事兒你們小娃不必知道!”蘇文卿繼續道:“官場上爾虞我詐,每日都是勾心鬥角,日子過的一點也不舒坦。”

就在蘇文卿要趕蘇軼昭回去之時,蘇軼昭卻上前一步扯住蘇文卿的袖子。

“爹給我說說您下場的事兒吧?考秀纔要考什麼啊?我聽人說要考好幾場呢!好多人都冇考上,爹您當年這麼厲害嗎?”

蘇軼昭想藉機打探科舉之事,見蘇文卿好似有些牴觸,於是打算使出撒手鐧——撒嬌。

蘇文卿原本聽到兒子的崇拜,很是受用。

可一看蘇軼昭這般姿態,頓時皺眉。

“坐好!身為男兒,豈可這般撒嬌撒癡?成何體統?”

蘇軼昭聽到蘇文卿的嗬斥,立刻正襟危坐。

她倒是忘瞭如今是男孩子,可不興這一套,即便是小兒也不成。

“以後萬不可如此!”蘇文卿見狀麵色稍緩,立刻語氣溫和起來。

“那就給你說說!”

忠伯看著不自在的老爺頓時笑了,老爺就該這般和孩子親近些纔是。

七少爺聰明伶俐,還會審時度勢,很快就哄得老爺知無不言。

忠伯看在眼裡,樂在心裡。

其實老爺也很孤單寂寞,太太不理解他,六少爺和老爺見了,也是針尖對麥芒。

隻有七少爺,和老爺在一起時,老爺纔是最放鬆的。

“阿忠,快替小七磨墨!”

蘇文卿吩咐過後,又轉頭對蘇軼昭道:“這策問啊!說難也不難,說易也不易,可要想出彩,就得靠自己的悟性。飽讀詩書,引經據典,這是必備。”

蘇軼昭點頭,朝著磨墨的忠伯微微一笑。

燭光微閃,窗外繁星點綴,草叢間蟲鳴螽躍。

而這溫陽閣內,卻是一派寧和,被關上的窗紙上浮現出二人重疊的倒影。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