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夢魘繁體小説 > 都市 > 朱門寒貴 > 第一百二十章 考校學問

朱門寒貴 第一百二十章 考校學問

作者:九天飛流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29 19:52:59

“你!你個混賬,今日就算你母親來,也說不過去!你竟然還敢違逆你父親?夫為妻綱,她還能大得過我去?”

老太爺氣得指著蘇文卿的背影,口不擇言地嚷嚷道。

“我就不信了,這次下場,你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老太爺也一甩袍袖,氣得坐在了書案前。

蘇軼昭看著蘇文卿氣呼呼,邊走邊跺腳的背影,一時無語。

被管事的領進了外書房,蘇軼昭一進門,就見老太爺正坐在書桌前生悶氣。

待會兒可彆把氣都撒在自己身上,蘇軼昭可不想受這無妄之災。

“祖父!”蘇軼昭規規矩矩行了禮,接著便是眼觀鼻鼻觀心,默不作聲。

老爺子上下打量著蘇軼昭,容貌氣度自不必說,自家老兒子本就是風度翩翩,生的兒子哪裡會醜?

“近日在書院學的如何?”老太爺起身走到書架旁,拿起最角落裡的一本書,走回了書案前。

“孫兒近日正在苦讀,夫子學識淵博,當是受益匪淺。”蘇軼昭恭敬地回道。

“哦?那我來考校你一番,看你學得如何。”

蘇錦荀對蘇軼昭的態度很滿意,這孫兒好歹不像老兒子這麼荒唐。

“啟蒙書學到哪一本了?”蘇錦荀看著乖巧的孫子,臉色緩和了不少。

“已經全部學完了,正在研讀四書五經。”

“這麼快?”蘇錦荀狐疑地看著蘇軼昭,接著又起身走到了書架旁,又換了一本書。

蘇軼昭看見剛纔那本書上寫的是《千字文》,不禁覺得好笑。

“寒來暑往,秋收冬藏,是為何意?”蘇錦荀挑了個略微簡單的,問道。

“回祖父!是指寒暑循環變換,來了又去,去了又來;秋天收割莊稼,冬天儲藏糧食。”蘇軼昭不假思索地答道。

蘇錦荀點了點頭,接著又道:“交友投分,切磨箴規!”

“應是結交朋友要誌氣相投,在學習上切磋琢磨,品行上互相告勉之意。”

蘇錦荀滿意地捋了捋鬍鬚,“不錯!十分熟練,可見花了不少功夫。”

“不過光是會背,知其意還不夠,還得會思考。這句,便是對你的勸勉。你還年***友當尋覓誌同道合之人,相互扶持,方可規正人生方向。”

蘇軼昭聞言不免多慮,難道老爺子知道自己平日裡和誰來往,以此來告誡她?

對蘇軼昭來了個愛的教育之後,蘇錦荀接著道:“且將《三字經》背誦來!”

蘇軼昭對於背書是最不懼的,冇辦法,這一世的記性特彆好。

冇有磕磕絆絆,很快就將書背完了,讓蘇錦荀很是欣慰。

“四書五經學到了何處?《論語》和《孟子》都學過了嗎?”

蘇錦荀對於蘇軼昭的學習進度很滿意,不過才兩個月,已經學完了啟蒙書籍。

他不禁想到了老四,猶記得老四兒時也是記性特彆好,他每日教導幾句,不必反覆囑咐,明日再問,都會牢牢地記住。

隻可惜如今老四已經誌不在此,也不知他當初的決定是對還是錯。

老四,當真是移了性子了,這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嗎?

蘇錦荀走神了,蘇軼昭見狀也不由得想到了蘇文卿。

蘇文卿隻是庶子,然而老太爺和老太太都對他十分縱容。

也許這兩份縱容的目的和出發點不同,但蘇文卿變成如今這般性子,這兩人難辭其咎。或許這是某人希望看到的,也或許這是大家所期盼看到的。

“回祖父!這兩本已經學完了。”

“什麼?”蘇錦荀回過神來十分驚訝,他是不信蘇軼昭能學得這麼快。

“光是會背可不行,得知其釋義,且融會貫通。”

蘇錦荀看了一眼胸有成竹的蘇軼昭,也不尋書了,直接道:“恥之於人大矣,為機變之巧者,無所用恥焉。不恥不若人,何若人有?”

“是為何意啊?”

“回祖父!孟子有言,羞恥心對人至關重要,善變而投機取巧者,表現不出羞恥心來。不因比不上彆人而羞恥,又怎麼能趕上他人呢?”

蘇錦荀愣了片刻,隨後又出了幾題,蘇軼昭都是對答如流,絲毫不必考慮。

“不錯!”蘇錦荀忍不住撫須讚歎,這麼短的時間內,居然能學到這麼多,當真令他驚訝。

可轉念一想,又覺得太過誇讚,會讓孩子驕矜自得,還是得勉勵告誡幾句。

“你這段時間確實花了不少功夫,進益很快,不過學無止境,你這還隻是剛開始。咱們這樣的世家,從小就得名師教導,已是得了巧。”

蘇錦荀剛剛語畢,卻又想到蘇軼昭根本冇有得過名師教導,不禁麵龐微醺。

那李授之不是個教書育人的好夫子,且教了不過才月餘,就去了南邊,蘇軼昭隻能跟著書院中黃字班的夫子進學,能學成這般,不得不說天資聰慧。

“日後還需戒驕戒躁,砥礪前行!”

蘇軼昭連忙頷首低頭應是,心中卻在思量著,難道真的隻是考校她的學問?

蘇錦荀眼神複雜地看了一眼蘇軼昭,眼中閃過一絲掙紮,半晌無言。

“你且下去吧!聽聞你老師這幾日就要回來了,多準備些功課,回來考校你一番自不可少。”

蘇錦荀片刻之後,纔對蘇軼昭道。

蘇軼昭感覺有些莫名,人家下了逐客令,她自然不會死皮賴臉待著,於是告退出去。

不得不說,這大雲朝的規矩可真嚴苛,每日循規蹈矩,著實累得慌。

不過,最可怕的是,纔不過三個多月,她居然已經習慣了。

蘇軼昭一臉莫名地離開之後,蘇淮進了書房。

“老爺!四爺昨日去煙雨閣赴宴,席間多飲了幾盞,撞壞了一對兒彩繪玉壺春瓶。方纔煙雨閣的掌櫃來了,說是那對瓷瓶乃是他們東家最喜歡的一對,前些日子才從南市掏來的古物,價值不菲。”

蘇錦荀聞言氣得胸口劇烈起伏,他猛地一拍桌案,怒喝道:“胡作非為的東西!”

心中怒火中燒,蘇錦荀又覺得不對。

“既然這麼寶貝,為何不放好?難道擺在廳堂裡不成?”

他有些頭疼,那煙雨閣可不是一般的酒樓,後頭的東家大有來曆。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