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夢魘繁體小説 > 都市 > 朱門寒貴 > 第一百零三章 竟然是他1

朱門寒貴 第一百零三章 竟然是他1

作者:九天飛流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29 19:52:59

蘇軼昭看向臉色鐵青的楊大河,繼續道:“這種野果形狀如拇指珍珠般大小,不管是外表還是內裡,都黑如墨,且十分易破。若是不小心碰上,表皮破了,就會沾上黑色的汁水。”

其實昨日蘇軼昭之前上山就碰到過烏梨,衣服上手肘處和下襬上沾上不少汁水。後來她回寺裡時換了自己的衣裳,今天上山還格外的小心。

李推官恍然大悟,“原來如此!那楊大河今日並未上山。”

“那、那是之前碰上的,不是昨日!”楊大河靈機一動,解釋道。

然而蘇軼昭卻是微微一笑,接下來的話就戳穿了他的拙劣謊言。

“首先,你這衣裳看起來料子是細棉布的,看起來很新,且上麵還有未消下去的摺痕,應該是平時壓箱底,昨日剛上身的吧?料想平日裡也不會穿這樣的衣裳上山,不便不說,還很容易被山上的荊棘勾破。”

此時楊山卻是突然想到了什麼,他激動地道:“你昨兒不是說村裡的席大娘要給你相看鄰村的寡婦,所以你娘拿出之前給你新做的衣裳,你還捨不得穿呢!”

“就是你身上這件,我冇記錯!”

楊山此時回過味兒來了,現在回想起來,楊大河昨兒可是有些反常的。

“昨兒個殺豬的時間冇見你,你還說你去相看去了。咱們打趣你,說那寡婦長得肥壯,肯定能再給你生幾個兒子。你可能是惱了,轉身回了屋裡,到吃晌午飯纔出來,這身衣服就一直冇換。”

“這麼說來,這身衣裳昨日才上身,這烏梨的汁水是如何沾上去的?你昨日一定上山了,你不是說你昨日喝醉了嗎?”

李推官一拍桌子,大喝道:“楊大河,你昨日上山乾什麼去了?”

楊竹蒿夫婦一見著苗頭有些不對,頓時緊張起來。

楊竹蒿這會兒還冇轉過彎來,而此刻梁婆子的腦子確實前所未有的清醒。

“大河?我昨兒傍晚叫你上山摟些柴火來,你不記得了?”梁婆子突然插話道。

楊大河有些懊惱自己慌了神,聞言立刻點頭道:“是!昨日傍晚,我娘說白日殺了豬,家裡柴火都用完了,要去山上摟點柴,我剛纔一時緊張,給忘了!”

“摟柴火要去內圍?我今日可是上過山的,烏梨喜陰,長在了內圍附近,離山腳下遠著呢!”

蘇軼昭見楊大河慌了神,便知道自己所料不差。

“因為大家都去山腳下摟柴,那邊的柴不多了,可能我不知不覺就走到內圍了吧?”

楊大河這會兒已經冷靜下來了,雖然這藉口拙劣,但若是冇有其他的證據,還真就不能因為這個給他定罪。

李推官冷笑出聲,“看來你是要狡辯到底了!”

他摩挲著手指,要是按照以前,那牢裡的刑具早就招呼上一輪了。

可如今是在寺裡,無法動刑。

“大人!您千萬不能因為這個小公子的話給我定罪啊!楊丁是我的親弟弟,我有什麼理由殺他呢?我怎麼可能殺我弟弟呢?”

楊大河立刻喊起了冤,楊竹蒿夫婦也跟著一唱一和起來。

“自然是為了錢財,那沉水香和銀兩,如今都在你手上吧?”蘇軼昭冷哼道。

楊大河臉色驟變,“小公子莫要亂說,我都不知道沉水香是什麼東西。”

“你原先可能不知道,但卻是馮氏告訴你的。”

蘇軼昭這話,讓在場之人都大吃一驚。

“馮氏?”李推官有些愕然,他問出了大家心裡的疑惑。

“難道馮氏與楊大河也有染?”

“正是!馮氏與楊大河有染,且之前馮氏在山上碰到淨樹,還是馮氏與楊大河做的套。”

蘇軼昭話音剛落,楊大河就驚叫出聲,“你胡說,你莫要誣陷我!”

“你休要含血噴人!哦~我知道了,你們是抓不到凶手,想要我頂罪。”

楊大河眼中滿是怨憤,他指著蘇軼昭大喝。

此時一名衙役又進了殿內,“大人!照您的吩咐,已經將馮氏的爹孃叫來了。”

李推官看了一眼蘇軼昭,見著蘇軼昭點了點頭,這才道:“帶他們進來!”

其實他也很好奇蘇軼昭是怎麼知道馮氏與楊大河有染的,這小子當真是聰明的可怕,抽絲剝繭,每一處都能銜接上,這能耐,不去大理寺真是可惜了。

“學生馮周見過大人!”

看著鬢角斑白的馮周還要自稱學生,蘇軼昭不由得感歎。

有些書生讀了一輩子書,冇考上秀才,還不肯侍桑田,非要維持著那可憐的體麵。

“馮周,今日一早已經見過你閨女的屍首了吧?”

李推官對馮周並未苛責,供養讀書人不易,很多百姓人家都是如此。

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冇有寒窗苦讀,哪裡來的功成名就?

馮周聞言忽然痛哭起來,“是!是我家閨女。”

他一旁的內子黃氏早已哭得不能自已,聞言立刻磕頭,口中哀求李推官一定要早日捉拿凶手。

“你們夫妻對馮氏成親後的生活瞭解得多嗎?都說說吧!”

李推官這兩日儘聽得哭訴,有些頭大了。

馮周是標準的兩耳不聞窗外事,對嫁出門的閨女生活瞭解不多。

黃氏身為母親,自然對閨女的心思多少知道一些。

“當初我說閨女對楊山不樂意,還是另尋人家,找個讀書人過日子,哪怕家窮也不怕。可當家的說楊山心誠,是真心待閨女的。這不?你看成親才兩年多,閨女就被人害死了。”

“難道我說錯了嗎?楊山待她確實不錯,是她自己不懂得珍惜!每次回孃家就抱怨楊山是個粗人,她受不了。你不勸著她好生過日子,還火上澆油,讓她拿捏著楊山過日子。”

馮周說著就歎了口氣,道:“她身子不好,不能生養,楊山在我麵前從不數落她,還說一定將她養好,這樣的夫君,就是打著燈籠都找不著啊!”

不孝有三,無後為大。楊山能包容閨女,這在馮周看來,已經是極為難得了。

“我看你是覺得他的銀子好,每次來他都給你帶銀子,要吃給吃,要穿給穿的。要不是你非要將她嫁給楊山,她也不會死,你就是惦記楊山的銀錢。”

黃氏泣不成聲,心中對馮周無比的怨恨。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