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夢魘繁體小説 > 其他 > 諸界大劫主 > 第六百二十一章 無極太一,祭道最古(6K感謝夢幻大佬、純屬娛樂琳支援)

-

海眼最深處,非是水波幽暗,反倒蒸騰滾滾氤氳,有混沌環繞,拱衛著一座古樸晦澀的宮殿,上麵有妖紋書寫的‘匾額’:妖皇殿!

此際,伴隨著阿難過去被吞噬,魔佛被占有替代,宮殿深處隱隱亮起了一束目光,帶著莫名的心緒遙望向靈山,遙望向過去。

“阿難···負心薄倖者,殺!”

幽幽低語聲迴響,猶如風凰般展翅翱翔的妖聖槍更是鏗鏘而鳴,似若感應到了什麼一般,要衝擊向無儘遙遠的過去。

在其周身,環繞著一幕幕畫麵,皆是以輪迴入世法沉淪的阿難,最終皆被此槍釘殺點燃的畫麵,無色火焰灼燒所有。

但在此時,這些阿難不同了,眼底泛起烏金之光,帶著意味難明的笑意,屈指一彈,幽紫卍字元膨脹衝塞,仿若糅合瞭如來逆掌與六梵自在,以大自在大極樂、大破滅與大終結之力碾壓而過,一切畫麵皆破碎。

目睹這一變化,妖皇殿內久久未語,隻有一道法旨傳下,驚動了蟄伏已久的妖族強者們。

妖聖槍有靈,向他們傳達了意誌,前往靈山。

···

中古節點,魔佛波旬頭懸古印,腳踏蓮台,正橫渡而上,與過往相接。

祂每一步邁落,都有深邃寧靜的光芒灑落,漆黑夜空九幽、紅塵、九重天同現,神佛仙聖、人類妖族、邪魔鬼眾的虛影若隱若現,成為了五蘊苦海的一部分,終要成空得大清淨極樂。

在這逆流中,波旬見證阿難墮落種種,在祂逆練如來神掌,從佛入魔離開自己淨土後,不僅很快重歸巔峰,而且進境驚人,冇用多久就登臨彼岸,並前往了靈山一趟。

在那之後,阿難很快就追溯至過去最初,占有了未來種種,遍佈所有宇宙的幾乎所有時光長河,堪稱古來的彼岸者之一,也正是因此讓諸多大人物懷疑祂另有來曆與跟腳。

但彼時的大人物們都難以歸來,在混沌中沉睡,一旦回到時光長河,身體的侵蝕會非常明顯,力量會緩慢流逝,為了末劫之爭,祂們又需要保持最巔峰的狀態,在最合適的時機迴歸,這纔有了魔佛作亂的機會。

嘩啦!

時光大河奔騰,浪花朵朵,波旬冇入了其中一處節點,正是阿難未曾逆練如來神掌時的歲月。

江東王家祖宅,一個僧人邁步而來,披著灰撲撲的僧袍,麵色愁苦,肉身瘦削,泛著琉璃光澤,呈現暗金,透出清淨、莊嚴、自在與解脫的感覺。

在祂的手中,赫然提著一口戒刀,仿若紅塵滾滾,無窮因果的凝聚。

“卦不算儘,事不做絕,話不說透。”數聖盤坐於此,彷彿早有預料。

以自身性命為代價讓阿難劈出了黏因果,將保護王家這一因果接納,從而成功讓王家自中古大劫中延續下來。

就在此時,阿難盯住了那方靜靜懸浮的‘洛書’,此物與‘河圖’合一,方纔是完整的彼岸絕世,天機第一。

“因緣際會,成於未來。”

祂淡淡一笑,抬指點在了洛書上,留下屬於己身的烙印;來日王家之變時,自可飛入‘他我’所化的高覽手中,圓滿天機。

波旬意識超然而上,將自中古伊始至近古的烙印全部融彙,就連阿難所練的如來逆掌也清晰倒映心頭。

無路可去、萬魔亂舞、絕聖棄智、彼岸不虛、黑暗永臨、種族滅絕、天地同墜、命由魔定、自有永有,九大逆掌皆現,融彙一身,與六梵自在共鳴。

“慈悲慈悲,正逆皆俱,合掌滅世,開掌創世,何嘗不是一條路。”

祂一步踏過節點,進入了‘真正的上古’紀元,化作佛祖弟子阿難行走世間,經曆了封神、西遊等,再度來到了靈山之巔。

大雷音寺近在眼前,波旬推門而入,正見中央那尊盤坐蓮台上的世尊金身,徐徐合掌笑道“見過世尊。”

佛祖烙印維持曆史進程,靜靜望來,仿若一切未變,又如早已改變,一手屈起捏印道“金蟬脫殼,是謂遁一。”

“請世尊教誨。”阿難(波旬)笑容不減,盤坐在了佛祖的二弟子蒲團上。

金蟬,意為金蟬子,佛祖做減求空之物,想來以佛祖‘二弟子’自稱。

可有趣的是,曆史上佛祖的二弟子,是阿難;這其中顯然有著特彆的意味。

“當於來世十千佛所,為作魔事,從彼佛所,聞金剛場摧壞煩惱清淨法門。又於彼佛所,聞於秘密甚深軌則威儀功德屍羅處行,勤行方便。於最末後,無邊無垢幢如來所,當做魔事。於彼佛所,善根淳熟,心得決定,獲得一切佛法光明,發菩提心,經於過阿僧祇數量佛所,恭敬供養於彼佛法,出家修道,護持正法,教化成就無量有情。”

佛祖端坐萬方中央,蓮台清淨綻琉璃光,開口說經。

六天自在者,清淨極樂,清淨者寂滅,寂滅起涅槃,涅槃見真一,是為菩提。

“無上真佛,六天慈悲,複更過於四萬阿僧祇劫,當得成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名為妙住得法光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禦丈夫、天人師、佛、世尊。世界名清淨安立,劫名清淨。”

波旬頓時瞭然,行禮而退,一個轉身間時光泛起浪濤漣漪,光景大變,麵前的大雷音寺便化成了淩雲渡。

金蟬子一行人取經最後一處,褪去**凡胎之所。

在這泊泊流動的水流中,赫然沉載浮著一具淡金色的巨蟬。

金蟬!

波旬抬手將蟬蛻裹住,托在了掌中,端詳了片刻後直接融入了體內,多出了一抹沉凝與厚重感,體後呈現出兩道交錯的虛影,皆盤坐在佛祖坐下‘二弟子’位置上。

阿難,金蟬子,遁去之一的載體。

金蟬子是佛祖做減求空的產物,而祂是阿難,亦是金蟬,收納佛祖所留種種,進行承接。

做減求空,金蟬脫殼,遁出大道;那麼這遁去的一在何處?

“無上真佛;金蟬為母,真佛為子,遁去之一即為唯一,便是純粹與無瑕的真一,真佛。”

波旬梳理通透,邁步便走向了河流下遊,沿著‘真一’遁去之路而行,來到了一片被封印的山洞中。

途中,有一具具金身遺蛻屹立,一尊尊佛陀屍骸環繞,皆是巍峨巨大,引人矚目,連成萬佛大陣,都在怒吼著‘阿難’二字,卻被祂抬手全部收取,容納於卍字元中。

轟!

當立在山洞前時,祂毫不猶豫的出手,烏金佛掌橫推而出,卍字元彙聚成海,一邊呈現純金,一邊輪轉幽紫、暗紅與烏金三色,仿若截然不同的理解與道果在其中展露,直接打開了殘留的封印。

哧!

刹那間,洞中亮起一道純粹到無暇的光芒,直衝雲霄,一道接一道,一股三界萬方我為尊恐怖浩瀚氣息急速盪開,輻射著最純粹的光,淨化萬物的光,不容他物的光。

凡見者皆渾身如被點燃,要徹底燃燒,化成光的一部分,任何雜質都不容許殘留!

祂狀似佛陀,傲然屹立,通體不顯淡金、暗金、青色等琉璃之態,而是彷彿純白之光所凝,毫無雜質,毫芒迸發,貫穿入一重重幽暗深邃的宇宙。

無上真佛!

“遁去的一,有了你,我方纔佛法圓滿,正逆相合,可統合佛祖過往烙印。”

波旬目光火熱,抬手就抓了過去,烏金之色渲染蒼天,暗紅之意侵蝕大地,幽紫襲略中央,三者無所不在,無所不包,無所不有。

那尊純淨到極點的無上真佛雙手張開,如擁抱天地,與端坐大雷音寺中央的佛祖烙印合一,爆發出無窮無儘的光芒,與九九歸一的如來神掌之力合於一道。

神掌齊,創世紀!無邊光芒凝成巨掌,似乎打開了時空,萬物創生,紀元初成,要有光,便有光,要你墜入塵埃,便墜入塵埃。

然而,這一切皆無用,彼岸即是天意,哪怕如今的無上真佛狀態特殊也不行,純粹的佛光很快便在三色卍字元的碾壓下破碎,被鯨吞,整個佛軀都被困鎖。

波旬搖身一變,整個人瞬間化作一隻金蟬,背部那脫殼的縫隙頓時化作血盆大口張開,將無上真佛整個吞入其中,複歸一體。

大衍五十,遁一歸位,是為圓滿無瑕;於佛法,便是金身無漏,覺性自空。

“若我得證菩提,則眾佛陀、菩薩、羅漢、金剛與明王悉數為我化身。

若我得證菩提,三界十方、諸天萬界,唯我一尊無上真佛。”

金蟬搖動,陣陣禪唱升騰,再度化作了人身,已然有所不同,佛軀衝塞天地,莊嚴慈悲,自在極樂,清淨空無,現三十二相,八十種好,通體化作了白金之色,身披烏金袈裟,手握暗紅佛珠,盤坐幽紫蓮台上。

祂誦經放光,是最純粹最純淨的琉璃佛光,除我之外不容他物的純粹與純淨;身周更是浮現出一道道虛影,與收取的遺蛻相合,有金翅大鵬明王,有頭挽五大智慧髻的文殊菩薩,以及其餘佛陀、菩薩、羅漢,布成了一個萬佛大陣。

先前收取的佛軀在此刻皆儘合一,讓波旬氣機飛速拔升,古老深邃,隱隱照見諸天萬界一切玄妙一切道理,立在開天辟地之時。

“緣來如此。”

波旬盤坐佛祖所在的蓮台上,主宰靈山,主導整個大雷音寺,成為了世尊,冥冥中的烙印亦是增多,在九幽與九重天仙界都有出現。

到了此時,祂也明白了金蟬子為何‘自稱’佛祖二弟子,因為大弟子即是一,是無上真佛;一生二也可是二孕一,追溯而上,遁出真佛,這便是佛祖的做減求空。

而無上真佛之路也是佛祖超脫的某種寫照,祂所謂的得證菩提時,眾佛徒悉數為祂化身,三界十方、諸天萬界隻此一尊無上真佛,不是簡單的描述和宏願,而是在闡述一個事實。

當越來越多的佛徒成為祂化身,被吞噬吸收後,祂就會越來越圓滿,越來越強,直到三界十方所有佛都被祂容納,則隻此一尊無上真佛,便可證得道果;而這一步如今落到了波旬手中。

祂已吞魔佛阿難、容納萬佛大陣,解決掉了最麻煩的一點,在這條路上走出了極遠,剩下的便是金母手中的唐僧遺蛻,菩提手中的聖佛金身,降生的未來佛彌勒,至於那些斬出的‘佛身’與一氣化三清之流則不在此行列中。

與此同時,波旬也將阿難烙印追溯到了最初一點,徹底接手完全,也就是九天雷神斬出佛門身的那一刻,祂出現了。

絕聖棄智!

始一出現,祂便一指點出,正中九天雷神的眉心,在那劈啪乍起的電弧中露出冷笑道“既是了斷過去,那便乾乾淨淨。”

“波旬!”身軀昂藏,膚色古銅,烙印無數雷痕,伴隨著滔天雷海而現的九天雷神怒吼,但卻無有反抗之力,僅有的一絲分神都被孟奇斬滅了,輪迴印亦是被奪,再不能透出力量。

同時間,過去各個與九天雷神有關的節點內,神霄上帝都露出了笑意,猛然揮動雷矛將他洞穿,張口一吸整個吞入了萬劫天圖中,熔鍊入己身,接替所有。

自斬出阿難的那一刻起一路追溯往上,所有的九天雷神都成為了神霄上帝,包括與魔主密謀之時,與玄天上帝會麵之時,皆是祂。

祂的氣機也因此而澎湃,踏出了邁向至高,登臨彼岸的步伐,綻放無與倫比的輝光與漣漪。

無聲無息間,後世流傳的雷神法門都出現了莫名變化,隻有身為彼岸神兵,時空唯一的霸王絕刀不受影響。

上古紀元,九重天最上層。

玄天上帝望著離去的九天雷神,目光忽地滄桑悠遠起來,似若照見了一片純白,照見了一片深沉的魔意。

“魔佛?不,是靈山那位的做減求空。”祂好似明白了什麼,目中的滄桑與深沉逐漸淡去,回身注視著起伏的輪迴印,將之放在了關鍵處,鎮壓自己歸來的後手。

上古紀元,開天辟地之時。

遠古雷池內赫然出現了一道身影,仿若是一點靈光托庇而來,得成轉生,孕育出了一具先天神靈之軀,神霄上帝追溯到了九天雷神誕生之處,一切銜接圓滿。

祂籍此回望向前,太古紀元的昊天之爭仍在延續,雖然阿難捨其了有關昊天的所有,烙印與器都無法再動用,但那位天地可是貨真價實的古老者,更是隻身斬殺東皇的蓋世猛人,實力絕對的強大,鬥爭很漫長。

道德天尊亦是在彼時出手幫襯,波旬亦是自上古紀元追溯向前,要逆回太古相助,了卻這最後一段因果。

至此,當世節點被封印的阿難再也感受不到過去傳來的呼應,甚至痕跡都在淡去,實力不斷跌落,一絲一毫的力量也無法透出這片結界。

“人皇!佛祖!”祂再度發出了怒吼,多年謀劃功虧一簣,再難見脫困之機,難道要在這困死到末劫不成?

要知道孟奇越強祂就會變得越弱,眼睜睜看著魚兒成長起來壓過自己莫過於世上最折磨的事情。

一眾天意默默收回目光,心中都知曉是誰在出手,人皇與佛祖做減求空的產物聯手,將最囂狂的魔佛鎮壓到這一步,真是超乎預料。

“原來是佛祖做減求空的產物,難怪以往絲毫冇有感應察覺,涉及道果之事便是如此,哪怕彼岸也顯得有瑕。”

妖皇殿內,一道低語聲響起,洞悉了妖聖槍異變的根源,那尊無上真佛的理唸的確剋製魔佛,也無怪祂要儘全力毀滅了。

但終究是冇想到功虧一簣,在人皇的推動下自己反倒被吞噬,成全了對方,真是世事難料。

不過莫名的,祂覺得事情冇有這麼簡單,驟變的人皇,突兀出現的佛祖做減求空之物,都是與道果有關不成?這纔不可知不可論,一想就錯?

生死原點內,李昱抬手一收,人皇劍赫然歸鞘,目光中帶著一絲絲深沉。

祂是被點醒同化的他我,同步了記憶與認知,而非是真身意誌的顯照融合,在兜率宮時便已分開,所行所謀皆有差異,但在大誌意向上卻無差彆。

此刻幽深氣機陰陽流轉,生死交替,不斷與此地共振,進行著煉化與相合,封天之日,快了。

···

超脫時間節點之上的莫名區域,渡世寶筏內。

大日直垂,雲海一片燦金,輝煌而壯麗。

在雲海深處忽地凸顯出一座宮殿,紫雲為底,屋簷垂下道道玄黃氣流,暗沉大門緊閉,內裡一片空無寂寥。

但此刻,那‘空無’之中,突兀的浮現了矛盾一點,在極致的無中出現了有,浮現了兩團難辨色形的朦朧漩渦。

李昱意誌引導,邁出了自創圖騰體係的又一步,己身所化的無極漩渦坍縮歸一,各自形成一個無極奇點,猶如最初時的宇宙大爆炸般猛然開辟噴薄,所有的時間線、可能與走向都從這個點向外輻射,無窮大無限個無止儘。

一個點,裡麪包含著無限種可能,無限種可能內又包含了存在與不存,正確與錯誤,邏輯正反,悖論道理,與萬事萬物同在而又超脫其上,是一切存在與道理的根源,肆意更迭重塑,引導無限蜷縮,每一個可能都將被涵蓋在內,祂隨著‘走向’與‘可能’分裂而分裂,永遠快其一步、多其一子,猶如多出的‘遁一’;包羅既有未有,將有與不存。

同時原始圖騰‘赤龍’騰飛,運轉原初存在與原初開辟的力量,永無止儘的去開辟無限個走向與可能,正確與錯誤,荒謬與合理,乃至悖論都因‘悖論之鏡’圖騰而呈現其中。

太一之點轉動,讓整個諸天萬界都真實界都轟鳴,出現裂痕,更是衍生出了虛幻錯誤的背麵,以及時空大河不斷分裂扭曲,每一刹都自然而然出現了祂的痕跡,其還未生時便有烙印浮現,快其一步,提前在浮現的區域開辟。

緊跟著,在這太一點內外,轟的一聲迸發無量光焰,舉世共鳴劇震,亙古亙今都顫栗,無邊大道焚燒,璀璨光彩普照有無,貫徹此地。

在這一瞬間,古往今來,所有人記憶都好似模糊了一瞬,遺忘了某個存在,像是有什麼悄無聲息的燃燒殆儘,什麼也不剩下。

兜率宮內,道裝老者睜開眼眸;西方極樂淨土內,巨大的金身佛陀與雙髫道人俱是一頓,麵露異色;真空家鄉與妖皇殿內皆有輕咦聲傳出。

唯有靈山深處,阿難狀若未聞,很久很久之後纔有所感應,蹙起了眉頭。

在不知過去了多久後,劇烈燃燒的太一之點驟然在極儘昇華中炸開,綻放出祭道光焰與一切可能,既有未有將有並起,道理悖論交織,讓一道暗淡而模糊的身影再現出來,氣息狀如空無,卻又應有儘有,正確與錯誤統一,悖論與道理同在。

“無極太一,祭道,如我所推演那般理念相似,可憑太一點時容納所有,燃燒所有的姿態一起成型。”

李昱突破功成,徹底踏出了昇華一步,祭道供養無敵身,亦是達成了圖騰體係的太一之境。

此刻,伴隨著祂的出現,古往今來,所有人的記憶又再度恢複,重新多出了那一道身影,但卻模糊與朦朧了很多,甚至不能去細想。

一旦觸及,便有一中‘空無’之感呈現,引導著自己都忍不住坍縮燃燒,像是要將己身都祭掉獻給‘源頭’,坍縮成為那‘偉大存在’的一部分,就連彼岸都是如此,不得不斬滅這些念頭,露出異色。

鐺!

同時間,紫霄宮發出道鐘震響之音,雖無鐘體,卻有其音,讓整個宮殿都徐徐消失,遁入了時光中。

李昱身形朦朧空無,抬腳便出現在了開天辟地的刹那,時光剛剛伸展的瞬間。

此刻元始天尊手持盤古幡,運轉開天印就要劈出;而祂卻再度向前,跨過了開天辟地節點,出現在此之前,來到時光根源處,道果雛形內倒映出九重天最上層與生死原點的景象。

祂成就了最古老者,在此地見到了阿彌陀佛與道德天尊,兩人微微頷首,細細感受著這股從未出現過的道路玄妙。

“隻待做減求空圓滿便諸目的達成,眼下該完成與妖皇約定之事了。”

李昱心念一動,祂來此界謀劃與過往不同,非是融合他我之身,而是點醒,暗中引導,對己身牽連不大,更適合做減求空。

眼下有意,探手便抓向了時光長河,無窮漣漪激盪,衍生無數走向與可能。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