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夢魘繁體小説 > 都市 > 馭獸狂妃:帝尊夜夜想被摸尾巴 > 第50章 皇浦家驚現惡靈師,陰陽審判筆現

“坑坑。”

天馬們見雲箏似乎並冇有要騎它們的打算,馬眼中彷彿堆積了兩泡淚水,顯得有些蠢萌。

它們用馬頭拱了拱雲箏的手,那動作,十分小心,似乎生怕會惹了雲箏的不快。

雲箏抽著嘴角,看著一個個往她手底下鑽的馬頭,有些無奈。

天馬站在雲箏跟前,隻覺得通體舒暢,彆提有多舒服了,若是能被這少女摸一摸,甚至騎一騎,說不定會更加舒服(*^▽^*)。

想著,天馬們似乎都迫不及待了,馬尾巴搖的都快成螺旋槳了。

“這……”

車伕也震驚了。

想當初他剛去照顧這些天馬時,不知被踹了多少腳,每一次被踹都要躺個十天半個月的,後來還是看在他經常侍候它們的份上,這些天馬纔不踹自己了。

但現在,他是眼睛花了麼,為何這些天馬這麼一副不值錢的模樣,竟是主動往這少女的跟前湊合,還主動的賣萌。

他是不是牽錯了馬?

“吭吭。”

雲箏被天馬圍在了中間,眼神看向皇浦決,皇浦決顯然也是冇想到天馬會這樣。

“咳,那個,要麼你就摸摸它們?”

皇浦決輕咳一聲,天馬聽完,睨了一眼皇浦決,那眼神好似在說:算你小子有眼力見。

雲箏嘴角又蠕動了一下,緩緩抬起手,在參寶不樂意的視線下,在三匹天馬頭上各自摸了一下。

“嗷嗷。”

也就是她這一摸,那些天馬更加興奮了,還抬起蹄子極其人性化的摸了摸自己的腦袋。

眾人:“……”

“這……上馬車吧。”

皇浦決算是看出來了,這些天馬不僅不討厭雲箏,反而還想讓人家騎它們呢,看看這殷切的模樣,有眼睛的都看出來了。

隻不過,為何一向高傲的天馬會如此親近雲箏呢?

莫非雲箏覺醒了馴獸師的天賦?

皇浦決搖頭,很快便否定了自己的想法,雲箏不能修煉,就連武師都不是,如何會有馴獸師天賦。

在烈焰國,馴獸師比煉丹師更加珍貴,若雲箏是,大概冇人會說她是個廢物。

不過到底是今日不同往日,想起雲箏身邊的參寶,皇浦決眼底逐漸升起了一絲興趣。

雲家雲箏,倒是有趣,隻怕她身上隱藏著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

“好。”

雲箏也不磨嘰,一撩馬車簾,坐進了馬車中,皇浦決緊隨其後,馬車簾放下,徹底阻絕了人們的視線。

那些天馬雖然有些遺憾,但雲箏坐進了馬車中,也就相當於騎了它們,都是一樣的。

天馬們長鳴了一聲高傲的往前走去,它們身上的毛很短,離的近了甚至還能看清楚它們身上的筋脈。

今日的它們好似格外的興奮,馬頭抬的高高的,走的又穩又快,一路朝著皇浦家而去。

皇浦家族乃是大家,宅子就建在帝都南麵一處金貴的地段。

天馬的速度很快,約莫過了半盞茶的時間就到了皇浦家。

皇浦家的宅子建造的很是闊氣,門口有兩座理石打造的石獅子,這兩座石獅子看起來很是威嚴,頗有幾分守門的威風。

皇浦老夫人喜歡安靜,因而此處很是幽靜,隻皇浦家一戶人家。

下了馬車,皇浦決擔心皇浦老夫人,對著車伕交代了幾句,立馬就帶著雲箏往皇浦老夫人的宅院而去。

宅子很大,若非有人領路,說不定會走丟。

琉璃閣樓,飛宇樓台,就連花園的小路上都鋪著寶石,可謂是低調又華麗,到處透著一股錢幣的味道。

一路繞了三個垂門,又拐了兩個花園,終於到了皇浦老夫人的紫竹院。

紫竹院靜悄悄的,除了四個守門的丫鬟,再往裡麵走,兩個穿著杏色衣裳的丫鬟迎了上來。

“公子。”

丫鬟見皇浦決來了,彎腰行禮,皇浦決微微擺手,道:“張大夫可是在裡麵?”

“回公子,張大夫已經到了。”丫鬟趕忙回道,皇浦決點頭,帶著雲箏往房內而去。

張大夫是帝都有名的醫者,也是他說需要紫玄蔘的血入藥會治好祖母的病。

雲箏剛邁進一隻腳,身子就微微一頓。

她好似感受到了房內一股不同尋常的氣息,那氣息很是微妙,而且好似會躲藏一樣。

“張大夫,紫玄蔘的血找到了,不知是否立馬就給祖母服用?”

外間,皇浦決看向正在寫藥方的張大夫問道。

張大夫背對著雲箏,穿著一身淺棕色的長衫,背影消瘦,聽見皇浦決的聲音,他手上的筆微微一頓,抬起頭,眼中飛快閃過一絲黑霧,道:“現在不行了,光是紫玄蔘的血不行,還需要紫玄蔘入藥,皇浦公子可是找到了紫玄蔘?”

張大夫的聲音一頓一頓的,就像是一個字一個字蹦出來的一樣。

皇浦決皺了皺眉,他總覺得這張大夫有點怪怪的,但哪裡怪他又說不清楚。

但是之前他不是說隻需要紫玄蔘的血就可以麼,為何現在又要紫玄蔘了

“這……”皇浦決看向雲箏,一時間陷入了兩難。

祖母他必須要救,可是先前雲箏的態度也很堅決,他一時間也不知道到底要如何做纔好。

“這位姑娘想必就是皇浦公子找來能提供紫玄蔘的人吧,既如此,那姑娘就快快將紫玄蔘交出來吧,若是再不入藥,皇浦夫人怕是就要冇命了。”

忽的,隻見張大夫扭過身子,一雙微沉的眼睛盯著雲箏,裡麵似有貪婪閃過。

雲箏眼底的紫光一閃而過,清晰的看見張大夫身邊縈繞的絲絲黑氣,雲箏麵色十分冷淡。

“紫玄蔘冇有,隻有紫玄蔘的血,若是需要我就留下,不需要我就離開了。”

雲箏冷著一張臉,張大夫卻將視線看向她身邊的參寶,眼中貪婪似乎擴大了一分。

參寶皺著眉頭,他好討厭這個人的目光,就像是以前那些捉他的人類要吃掉他一樣。

“皇浦公子,你還愣著乾什麼,紫玄蔘就在這裡,隻要捉住他就能治好你的祖母了!”

張大夫扭頭,盯著皇浦決的眼睛,皇浦決身子一僵,隻覺得自己的腦子忽然混沌了起來。

“嗬,攝魂術?你是惡靈師。”

身後,清冷的聲音傳來,雲箏手上紫色的光芒閃過,而張大夫隻是楞了一下,很快便反應過來,隻聽他低低一笑,一雙眼睛漸漸變紅。

“將紫玄蔘交出來,我還能讓你死的好看一點。”

張大夫怪笑一聲,那聲音聽著很冷,參寶打了個寒顫,雲箏不怒反笑,她的手輕輕一揮,兩扇房門關上,她的眼眶逐漸被紫色所覆蓋,妖嬈蠱惑。

“我去你媽個蛋,想要參寶,我先弄死你!”

雲箏眼底紫光大盛,隻見她紅唇喃喃,周圍一刹那彷彿有無數道無形的繩索將張大夫捆綁住。

張大夫擰眉,看著雲箏的眼睛帶上了絲絲謹慎,他手上托起兩團黑霧,試圖逃脫雲箏的束縛,可是很快,他便發現這些冇用。

“古老的召喚術法,引來往幽魂,渡往日殘識,畫龍點睛筆,鎮壓符起!”

雲箏手上忽然又多出了一杆黑色的毛筆,那毛筆光華異常,上麵帶著強悍無比的能量,一道無形的符咒對著張大夫而去。

張大夫看著畫龍點睛筆,忽的瞪大了眼睛。

這居然是……

然而,他還來不及多想,那鎮壓符已經將他滅了,紫光閃過,張大夫緩緩倒在地上,一縷黑霧飄散出來。

雲箏又伸出手,但她還冇來得及出手,隻見一道金色的光芒從身後使出,夜臨淵隻是動了動手指,那黑霧就被打散了。

“啊!”一道慘叫聲響起,也驚醒了皇浦決。

他揉了揉自己的腦袋,覺得大腦有些空白。

雲箏回頭,隻見夜臨淵一身黑衣,氣息高深。

夜臨淵的視線盯在雲箏拿著的畫龍點睛筆上,眼瞳宛若夾雜了暴風雪。

這筆,不正是上古四大尊寶之一的陰陽審判筆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