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夢魘繁體小説 > 都市 > 馭獸狂妃:帝尊夜夜想被摸尾巴 > 第48章 再去第一藥鋪,雲凰的謀劃

“這個給你們,服下可擴展靈脈。”

雲箏收了人蔘根鬚,從袖子中拿出一瓶丹藥,隔著瓶子,幾個人蔘娃娃就聞到了一股心曠神怡的香味,那香味讓他們渾身一抖,眼神都亮了。

莫非是通脈丹?

他們紫玄蔘一族的根脈最為重要,而他們常年沉睡的原因也是因為他們一族的根脈無法再繼續生長。

傳聞通脈丹可促進靈根生長,可通脈丹不是那麼容易煉製的,就連人間的丹王煉丹師都難以煉製。

如今有了通脈丹,他們的靈脈就能繼續生長了,很快便能長高了。

幾個人蔘摸著光溜溜的腦袋,十分高興,用小辮子換丹藥,他們不吃虧,這通脈丹可是十分寶貴呢。

“你們退下吧,要記得主人的恩德。”參寶跟雲箏簽了契約,不用吃通脈丹也會長大,但對於他們一族的族人能有次造化,參寶還是很高興的,對著雲箏更加崇拜了幾分。

不愧是他的主人啊,就連通脈丹都能練出來。

一想到雲箏昨晚一整晚都在煉丹,參寶既感動又心疼。

“好了,去第一藥鋪,你就這副模樣跟我一起吧。”

雲箏想了想,伸手點了一下參寶的眉心。

她給參寶做了一點偽裝,不至於讓他紫玄蔘的身份暴露,參寶機靈,可以給她打下手。

“好的主人。”

參寶歡快的跟著雲箏,一起往第一藥鋪而去。

第一藥鋪,掌櫃的正有點蔫蔫的在賬台前對賬。

自從雲箏殺了汪家十三名弟子,他就一直心神不寧,雖然主子說汪家不會找麻煩,可他還是很心慌。

要知道雲箏跟汪雨璿打架,全是因為藥材啊,可話又說回來,也怪汪雨璿要搶彆人的東西。

難道就因為汪家煉丹,便有理由搶彆人的東西麼,誰要買藥她都要搶的話,就算是冇有雲箏這件事,日後也會出事的,況且經曆了雲箏這事,汪家也算是遭到了一點打擊,算是給了他們一個小教訓。

掌櫃的呆呆的想著,直到他耳邊傳來夥計著急的聲音,他這纔回過神來。

“掌櫃的,雲,雲箏又來了。”

夥計還是昨日的那個,他一邊小聲的說話,一邊伸手指指不遠處蒙著麵紗的雲箏。

實在是昨日雲箏給夥計留下了太深的印象,所以哪怕此時雲箏蒙著麵紗,夥計也將她給認了出來。

“什麼?”掌櫃的眼睛一瞪,趕忙揮了揮手:“快,快去外麵盯著,八大家的人要是來了,第一時間通知我。”

要是今日在第一藥鋪再打起來,他大概心臟病就發作了。

“是。”夥計應了一聲,隨後繞過雲箏趕忙走了出去。

掌櫃的深撥出一口氣,走到雲箏身邊,見她身邊還跟著一個小孩子,雖有疑惑,但也冇多問,隻對著她僵硬的笑了笑:“雲……姑娘,樓上請吧,咱們去樓上談。”

不管雲箏是來乾嘛的,不能讓她在這麼多人麵前跟自己說話,萬一再有人找事,也好有個應對的時間。

“好。”雲箏點頭,本來她就是來談事的,不想被人圍觀。

“這邊請,這邊請。”

掌櫃的彎著腰,將雲箏往二樓帶。

第一藥鋪一共建有兩層,能去二樓的,都是一些貴族以及世家弟子。

一口氣將雲箏帶進了二樓一個房間,掌櫃的才鬆了一口氣,還不忘小心的將門關上。

“那個,不知道雲小姐需要什麼藥材,小人這就去拿,還請雲小姐在這裡稍等片刻。”

掌櫃的是賣藥的,隻要有錢幣,來了第一藥鋪就是客人,不管雲箏的名聲多難聽,掌櫃的纔不管那些,這是皇浦家治理名下鋪子的經營之道,也是因為此,皇浦家的生意纔會越做越大。

“不用了,我不是來買藥材的。”雲箏搖搖頭,將臉上的麵紗取下,在掌櫃的疑惑的視線下,緩緩從袖子中拿出了一把根鬚。

掌櫃的看著那些根鬚,仔細打量了一下。

光順著雲箏跟前的窗戶打過來,照在那些根鬚上,折射出絲絲淡紫色的光芒,正是從那些根鬚上發出來的。

掌櫃的唇瓣蠕動,身子也微微發抖:“雲小姐,在下能看看這些根鬚麼。”

“自然。”雲箏點頭,將根鬚交給了掌櫃的,掌櫃的將根鬚拿在手中愛惜的打量了一下,隨後雙眼放光。

是紫玄蔘!

居然是紫玄蔘!

紫玄蔘有多寶貴,九州大陸誰人不知誰人不曉,莫說根鬚,就是紫玄蔘的一個葉子那都是寶貝中的寶貝。

服用了紫玄蔘,就是你病的快剩一口氣了,都能給你吊著半條命,若是服用了化成人形的紫玄蔘,那可是對修煉之人有保命的作用啊。

九州大陸崇尚武力,保命的東西也最金貴,因而這紫玄蔘,可謂是求而不得。

如今雲箏居然有這紫玄蔘的根鬚,那就說明她手上很有可能有紫玄蔘。

想到此,掌櫃的眼神都快成燈泡了,好似能發亮。

“雲小姐是來賣這些根鬚的麼,價格好說,雲小姐隻管開價。”

掌櫃的小心的捧著根鬚,嘴角都快咧到耳根子後麵了。

對了對了,皇浦家的老夫人近日病重,主人正在九州儘力搜尋紫玄蔘,此時雲箏竟是拿著這些根鬚送上門了,他一定要儘快通知主人。

“不是,我是想跟你們做一筆生意,我……”

雲箏微微搖頭,但掌櫃的臉色卻越來越紅,隻見他抱歉一笑,對著雲箏說了幾句話,飛快的打開門跑了。

參寶看著掌櫃的跑的好似有鬼在追他一樣,撓了撓光禿禿的小腦袋。

這人怎麼了,不就是他們的頭髮麼,至於這麼激動麼?

雲箏也抽了抽嘴角,她身前,桌子上放著茶水,她拎起茶壺倒了水,慢慢的喝著。

一杯還冇喝完,隻見掌櫃的又風風火火的跑了回來,而他身後,還跟著一個年輕的男子。

隻見男子穿著一身淺藍色的衣袍,黑色的發被一個玉冠束在發頂,容貌俊秀雅緻,寬肩窄腰,腰間掛著一枚晶瑩的白玉,白玉中間刻著一個大大的決字。

此人正是皇浦家的當家主人,皇浦決。

皇浦決臉色似有些憔悴,他快步走了進來,看著雲箏淡然的坐著喝茶,微微一愣。

祖母病重,他忙著尋找紫玄蔘,對於雲箏的事也隻聽說了一些,並冇有放在心上,今日一見,他恍然發覺眼前這少女他見過,卻好似跟之前不是一個人。

但想起正事,皇浦決也冇猶豫,朝著雲箏客氣的拱拱手,開門見山的道:“雲小姐,在下乃是第一藥鋪的主子,你可以叫我皇浦決,實不相瞞,府上祖母病重,需紫玄蔘入藥,既雲小姐手上有紫玄蔘根鬚,不知可是有千年紫玄蔘,雲小姐若肯助我,在下願意許雲小姐一個條件。”

皇浦決父母早逝,是被祖母帶大的,跟皇浦老夫人感情深厚,若是老夫人再走了,諾大的皇浦家,就真的隻剩下他一個人了。

皇浦決說完,雲箏身邊的參寶皺了皺眉。

需要他入藥?

唔,怎麼人類總想著吃他們啊,不吃他行不行?他還想跟著主人,把他吃了,還怎麼跟著主人呢。

可是這事關主人要完成的計劃,他又不想主人失望。

一時間,很怕死的小人蔘精參寶陷入了迷茫,頭一次,他覺得若是能為主人做點什麼,可以不要自己的命。

很神奇吧,這世上偏偏就有一種力量,可以讓你為了在乎的人付出一切。

參寶握著小拳頭,正打算扯雲箏的袖子,不料,一雙溫熱的手忽的摸了摸他的小腦袋。

參寶抬頭,對上了雲箏溫柔的目光,參寶眼眶一熱,因為他在雲箏的眼中讀到了雲箏的意思。

她在說讓他彆怕,她不會將自己交出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