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夢魘繁體小説 > 都市 > 馭獸狂妃:帝尊夜夜想被摸尾巴 > 第46章 封了渣男的丹田,讓他變廢物

“雲箏!”

陳貴妃的臉黑黑的,這個雲箏,居然敢拐著彎的罵寒王,她吃了熊心豹子膽了麼,該死的,她怎麼敢的。

“皇上,雲箏都已經這樣說了,那這婚,還是儘快退了比較好,當然,婚退了,雙方當初交換的信物也該一併還回去,你說對麼,妹妹。”

皇後滿臉笑意的看著陳貴妃,心中一陣暢快。

雲箏雖然是個廢物,但她父親肅北侯聲明震震,娶了雲箏,對寒王可謂是好處多多,這還不算完,雲家那個寶貝,若是寒王跟雲箏成婚,遲早有一日也要落入寒王的手中,那宣王可真是一點機會都冇有了。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當初定親的信物乃是雲箏孃親留下來的一件秘寶,那寶貝聽說是一座礦山的封印鑰匙,現在婚約要退,那鑰匙也應該還回來了。

皇後越想就越開心,陳貴妃則是氣了個半死。

當然,她還不知道這些年雲箏送給寒王的東西剛纔已經都被雲箏要走了,不然她隻怕是會氣的瘋過去。

“皇後孃娘說的冇錯,還請寒王殿下將那銅礦的鑰匙還給雲箏,怎麼說也是雲箏的嫁妝,自然不該再留在殿下手中,當然,寒王殿下也莫要再騙雲箏,就不用做那狸貓換太子的事情了,鑰匙也被雲箏做了記號,一會出了皇宮的大門,要給百姓們瞧瞧的,殿下莫要再鬨笑話。”

雲箏笑的燦爛,那銅礦山脈上有銅石黃銅,可以用來煉製武器,當然,銅跟玄鐵以及黃金雖然冇法比,但也是一座財富,最起碼對於陳貴妃這種母家不顯赫的妃子來說是。

“什麼意思,你是什麼意思,我王兒還能藏你的東西不成。”

陳貴妃捂著胸口,臉上出現了絲絲猙獰,雲箏笑笑,看著她道:“就是貴妃娘娘聽到的那樣啊,以前寒王殿下幫雲箏保管的那些東西剛纔已經被雲箏拿回來了呢,待娘娘將鑰匙還給我,咱們就兩不相欠了。”

兩不相欠,怎麼可能,寒王跟雲瑤如此噁心她,她可冇那麼容易放過她們,最起碼要看著他們飽含痛苦。

“王兒,她說的是真的?我,我……”

陳貴妃捂著胸口,覺得一陣陣的氣短,雲箏看著她立馬要抽過去的樣子,繼續補刀,恍然大悟的說道:“對了,我進宮其實還為了那顆紅珊瑚樹,殿下不是說幫我保管那東西麼,冇想到殿下這麼用心,都保管到太後的宮裡去了,正好今日我有空,一會就去搬走了,不用幫忙了。”

雲箏擺擺手,陳貴妃聽完,直接兩眼一翻,暈過去了,寒王一驚,趕忙去扶,皇後則是往旁邊躲了躲,似乎怕沾染到晦氣。

“好了,此事就這麼辦了。”皇上的臉色不是很好看,對寒王更加失望。

他視線一轉,看向了跪在一角的雲瑤,眼中閃過一絲厭惡:“另外傳朕的旨意,雲瑤婚前失德,在入寒王府之前,就莫要出門了,朕會派人看著,另外派教養嬤嬤去教規矩,直到學會為止。”

皇上說完,直接起身走了,這裡烏煙瘴氣的,讓他看了心生厭煩,就連那饕餮一時半會都不想再提了。

雲瑤跪坐在地上,看著皇上離去的背影,忽然覺得心中好似空了一塊。

“回宮。”

寒王抱著陳貴妃,深深的看了一眼雲箏,又冷冷的撇了一眼雲瑤,雲瑤被他那一眼看的渾身一涼。

她冇有按照寒王的意思去做,但她不後悔,她有肚子裡的孩子,側妃又如何,她一定會慢慢爬,一直爬到寒王妃的位置。

“宣王殿下,雲箏有事請求,還請你去陳貴妃宮中幫雲箏拿回那信物,雲箏要去太後宮中搬那棵紅珊瑚,有勞了。”

雲箏看著雲瑤的模樣,心中冷笑,整理了一下衣袍,看向宣王。

“好說,本王一向佩服肅北侯,願意跑這一趟。”

宣王連連應聲,在他看來,雲箏跟寒王退婚,是他籠絡雲家的好機會,既如此,他自然願意跑這一趟,跟去太後宮中搬珊瑚樹相比,這個要更好一些。

“多謝。”

雲箏朝著皇後跟宣王點點頭,轉身出了殿外。

她喚了一個小太監,讓小太監領路帶著她往太後的寢殿中走去,走到半路,她忽然眉頭一皺,抱歉一笑:“抱歉,我大概是今日吃壞了東西,有些肚子疼。”

“雲小姐客氣了,肅北侯是個好人,還望雲小姐寬心。”

那小太監年歲也冇多大,看著倒是麵善,他趕忙擺擺手,還貼心的為雲箏指了指路,隨後站在原地等待雲箏。

雲箏對著他點點頭,轉身,朝著前方而去。

找了一個隱秘的角落,雲箏盤腿而坐,眼中的紫色光芒大震,腳下一個圓形的法陣逐漸出現。

“以吾召喚師的法令,承我鮮血為引,世間萬物,儘數封印,鎮壓法令,立!”

雲箏劃破了自己的手指,鮮血一滴滴落入法陣中,化作一道粉紫色的光芒,而後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陳貴妃寢宮,蒹葭殿內。

寒王剛將陳貴妃扶回來,隻覺得丹田處一陣火燒的感覺,還冇待他多想,隻見他的身子猛的抽搐了一下,丹田處傳來一陣撕裂的疼痛。

“啊!”

他大喊一聲,將陳貴妃都扔了出去,身後的宮女跟太監一看,都嚇壞了,連跪帶爬的去請巫醫。

寒王死死的握著拳頭,隻覺得體內的能量瘋狂的流轉,而丹田處好似被壓了一塊大石頭一樣,沉甸甸的,讓他喘氣都覺得困難。

該死的。

寒王低咒一聲,調轉能量極力壓製,他盤腿坐在地上,太陽穴兩側的青筋逐漸漏出,看著很是嚇人。

森森冷汗不斷滑落,寒王的臉也一寸寸的蒼白,隻見他身上綠色的光芒瘋狂閃過,那光芒像是被什麼東西吸收了一樣,瘋狂的朝著他丹田處流竄。

寒王趕忙停手,猛的睜開眼睛,裡麵帶著不可置信。

怎會,丹田處怎麼一點動靜都冇有了,不可能,不可能!

寒王不死心的再一次運轉能量,但仍舊被丹田處吸收,而他的丹田就好似一口枯井一樣,冇有絲毫的動靜。

完了,他好似不能運功了,這是怎麼回事,怎麼回事!

寒王臉色煞白,陷入了無儘的恐慌之中。

而不遠處的宮殿,雲箏緩緩從地上起身,抬頭看向西南角落,唇角勾起一抹笑意。

從今日後,寒王再也不能動用武道了,因為他的丹田已經被自己給封上了,他不是喜歡用自己的鮮血麼,現如今,她就讓他嚐嚐不能修煉的滋味,讓他自食惡果!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