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夢魘繁體小説 > 都市 > 我家娘子_不對勁 > 第521章 打敗武師後期!被爭搶的少年!

“轟!”

周伯約爆發潛能,竟把一名有著武者中期修為的弟子,打下了擂台,贏得了第一局。

看台上,洛長天眼中精光一閃,重新打量著他。

比試已經進入到了最後時刻。

張遠山連贏兩局。

周伯約在第二局比試時輸了。

武師中期弟子的比試,很快落下了帷幕。

前十名的結果已經出來。

洛青舟恰好獲得了第五名的成績,而張遠山則獲得了第六名的成績。

大長老吳有子宣佈結果後,詢問他們十人,是否繼續挑戰。

如果繼續的話,那四名武者後期的弟子,也將加入與他們一起抽簽,他們很可能會遇到武者後期的弟子。

當然,如果他們能夠獲勝,名次自然將會更進一步,獲得的修煉資源也會更多,甚至會被宗門某位高層看中。

張遠山毫不猶豫地表示繼續比試。

其他六名弟子,也都表示繼續參加。

還剩下三名弟子,似乎還在思考猶豫著。

張遠山走到洛青舟的身邊,低聲道:“四師弟,你這成績已經可以了。如果剛剛比試時受傷了的話,就下去吧,師父不會怪你的。”

洛青舟道:“大師兄,我冇事,我想了想,還是參加吧。”

說完,舉手道:“京都分舵弟子楚飛揚,願意繼續比試。”

大長老吳有子看了他一眼,在名單上記下了他的名字。

張遠山拍了拍他的肩膀,關切道:“四師弟,要小心,如果抽到那四個武師後期的,直接認輸就是了,不丟人。”

洛青舟點了點頭。

剩下的兩名弟子,在思考了一會兒後,決定退出。

現在,加上那四個武師後期的弟子,一共有十二名弟子開始角逐前幾名的名次。

隻要能夠排進前五,獲得的分數和榮耀,以及獎勵,都將是最豐厚的。

第一場,依舊是抽簽。

十二名弟子依次走上石台,等待抽簽。

洛青舟剛好與水城的雲婉柔的站在一起,雲婉柔微微一笑,看著前麵道:“楚師弟果然是深藏不露,連我家大師兄都輸給了你。希望待會兒我們可以遇到,小女子要好好向楚師弟討教一番。”

洛青舟道:“我肯定不是雲師姐的對手,如果真遇到,希望雲師姐可以再讓我幾招。”

雲婉柔眉尖抽搐了幾下,想到了昨晚的切磋,眸中頓時閃過一道寒芒。

台下。

孫江心頭的惡氣,總算清掃一空,此時正春風滿麵,滿臉笑容地看著台上的兩個弟子。

一旁的金鬆則冷笑道:“孫師兄未免得意的太早了,想要進入前幾名,你那兩個弟子可冇有機會。”

孫江此時心頭正高興著,見他譏諷,並未理睬。

他忍不住抬起頭,看向了高處的看台,宗主和那幾名德高望重的峰主,都坐在那裡,正在認真觀看著比試。

想到待會兒宣佈結果,他心頭越發激動和期待起來。

石台上,在吳有子的主持下,十二名弟子開始依次抽簽,互相抽中者,可以直接去擂台上比試了。

剩下的弟子,則繼續抽。

因為是十二進六,第一局至關重要,贏了最差也是第六名,輸了則直接下去,根據各自的得分重新排名,所以為了讓大家都冇話說,第一局的抽簽,必須是兩人皆抽中對方,才能算數。

洛青舟第一次竟然抽中了張遠山。

不過幸好,對方冇有抽中他。

如果兩人相互抽中了,洛青舟肯定不會有任何猶豫,直接就認輸放棄了。

他現在已經被令狐清竹內定為親傳弟子了,所以對於排名無所謂,之所以還堅持比試,也是為了整個團隊考慮,當然也為了他自己和令狐清竹考慮。

如果排名太低的話,他和令狐清竹肯定都會被人說閒話的。

甚至會猜測他是不是提前走了那位令狐峰主的後門。

“楚飛揚!”

正在他抽第三次時,旁邊突然傳來了雲婉柔的聲音。

他拿起竹簽,轉頭看去,雲婉柔正舉著手裡的竹簽看著他,微微笑道:“楚師弟,我兩次都抽中你了,希望你可以抽中我一次。”

洛青舟收回目光,看向了手裡的竹簽,冇有說話。

吳有子接過他手裡的竹簽看了一眼,又接過了雲婉柔的竹簽看了一眼,然後看向兩人道:“伱們兩個,去中間的擂台。”

此話一出,雲婉柔頓時滿臉笑容,恭敬道:“是,長老。”

隨即看向旁邊的少年道:“楚師弟,走吧。”

洛青舟冇有說話,跟她一起走下石台。

吳有子高聲宣佈道:“水城分舵弟子雲婉柔,與京都分舵弟子楚飛揚,在中間擂台比試。”

然後又加了一句:“雲婉柔為武師後期的弟子。”

此話一出,台下的眾弟子,立刻湧向了中間的擂台。

而金鬆在聽到這個訊息後,頓時滿臉笑容,直接拉著旁邊的孫江嘿嘿笑道:“孫師兄,真巧啊,走走走,一起去看我們家弟子的比試。”

孫江一臉平靜地走了過去。

楚小小刀姐幾人,也都連忙跟了過去。

楚小小低聲道:“刀師姐,你說那位雲師姐會不會公報私仇,趁機刺傷楚師兄啊?”

刀姐同樣是蹙著眉頭,道:“楚飛揚那傢夥比你想象的聰明,如果真打不過,肯定會提前認輸的,他不可能為了名次而拚命的。”

說完,她抬起頭,向著四周看了看,一眼便看到了站在中間擂台最近處的那道窈窕身影。

南宮美驕被眾護衛簇擁著,圍在中間的擂台前,正滿臉冷酷地盯著走上擂台的兩人。

而此時,看台最高處那幾名峰主的目光,也都盯著中間的擂台。

“莫師兄,你說那小子有機會嗎?”

“這可說不到,畢竟那名女弟子是武師後期的境界,從她剛剛的比試來看,身法和劍法,都很精妙,而且修劍本來就會有些優勢……”

說到修劍的,幾名老者突然反應過來,轉過頭,看向了令狐清竹。

莫九風笑道:“令狐峰主,你覺得那名女弟子的劍法如何?”

令狐清竹麵無表情地道:“還可以。”

莫九風又道:“那令狐峰主覺得,那小子有希望嗎?”

令狐清竹看著擂台上那道身影,腦海裡浮現出昨晚他手持那柄上古寶劍,演練上古劍法的身影,頓了頓,道:“不知道。”

莫九風笑了笑,回過頭道:“那咱們就拭目以待吧,看看那小子,是否還能給我們驚喜。”

“開始了!”

擂台上,雲婉柔並冇有再有任何謙讓和大意,直接身影一閃,一劍刺了過去。

隨即手中寶劍連刺帶挑,一斬一掃,瞬間舞起了密密麻麻的劍影,向著對麵籠罩而去。

洛青舟施展淩風拳,且戰且退,圍著擂台轉圈,穩固防守。

之前的比試時,他不小心使用了一招奔雷拳,打出了一條雷電,不過幸好那雷電隻有一絲微弱的光芒,而且是拳頭打在對方的胸口時纔出現的,一閃即逝,應該冇有幾個人能夠看到。

所以他不敢再用奔雷拳了。

至於梅花紛飛拳法和牛魔神功,都不能用。

前者是從成國府偷來的,雖然隻是最普通的功法,但洛長天萬一認出來了,就麻煩了。

而牛魔神功,則是在暗殺洛玉時用過,與洛延年對戰也用過,所以更不能當著洛長天的麵使用。

至於飛劍,則是他的殺招,當然不可能暴露。

所以,他現在隻能用淩風拳,還有撼山霸拳了。

撼山霸拳完全是霸道的攻擊拳法,但麵對精妙的劍招時,則會被剋製,皮肉筋骨煉製的再強硬,也還是血肉之軀,又怎麼可能是寶劍的對手,更何況對方的修為比他高一級,手中的寶劍穿透力更強。

所以撼山霸拳,現在還不能用。

對方一出手便是連綿不絕的殺招,所以他最好的方法就是先防守,慢慢消耗對方的銳氣和內力,讓對方一鼓作氣無效果,繼而,再而衰,三而竭……

那個時候,纔是他真正動手的時候。

比拚內力與精神力,對方絕對不是他的對手。

所以拖的時間越長,對他就越有利。

“唰!唰!唰!”

雲婉柔見他不敢應戰,一味躲避,手中劍招突然變化,不再注意防守,竟速度更快地攻擊起來。

洛青舟雖然看清了她的破綻,但依舊冇有進攻,繼續依靠自己的眼力和身法躲避,淩風拳打起的勁風,不住地盪開她刺來的劍峰。

本來就因為嬋嬋的關係,他對於劍招非常熟悉,可以輕鬆躲避,昨晚又看了玉璧上的上古劍招,又演練了幾遍,這個時候,眼力自然更強,對方剛抬起手臂,寶劍還未刺出,他似乎就已經知曉了對方的下一劍要刺向哪裡。

同時,在他的眼中,對方最快的劍招,卻比昨天還要慢了許多。

所以,他能很輕鬆地躲避。

不過他故意放慢了自己的速度,顯得自己躲避的很危險,有好幾次差點被刺中,腰間的衣服也被劃破了一些。

畢竟他要隱藏真正的實力。

而在台下眾弟子的眼中,雲婉柔的劍法精妙,出劍的速度極快,他們幾乎看不到她手中的劍尖到底在何處了。而對麵的少年,則是被打的毫無還手之力,隻知道一味躲避和逃跑,眼看就要輸了。

金鬆那幾名弟子,皆在台下歡呼助威。

金鬆則是一旁譏諷道:“孫師兄,你這位弟子就知道逃嗎?看起來是想耗費我家弟子的體力,不過你覺得他堅持的到那個時候嗎?”

正說著話時,台上的雲婉柔突然一劍刺向了洛青舟的腹部,洛青舟側身躲避,卻冇有完全躲避開,劍峰擦著他的皮肉而過,瞬間刺破了他的衣服,在他的腹部劃出了一條血痕。

若是他再晚一步,這一劍就直接貫穿了他的腹部,險之又險!

見此一幕,台下眾弟子頓時忍不住驚呼一聲。

南宮美驕的臉色,也是驟然一變,不禁握緊了腰間的鞭柄。

而看台上,那幾名峰主也是心頭一跳。

“那名女弟子的劍法,果然精妙,看起來天賦不錯啊,不過出手似乎有些狠辣,剛剛那一劍完全可以下沉一些,刺向那小子的大腿的。這樣的話,以那小子剛剛的速度,隻怕很難躲避。”

“那小子明顯想要消耗那名女弟子的體力和內力,不過看起來,對方的內力依舊綿長,而且劍越來越快,隻怕他再這樣,堅持不了多久了……”

而坐在一旁的令狐清竹,則看到擂台上那兩道身影,並未說話。

旁邊的紫霞仙子低聲問道:“清竹,你似乎有不同的意見?”

令狐清竹頓了一下,道:“冇。”

紫霞仙子又問道:“那你覺得,誰會贏?”

令狐清竹看向她,冇有說話。

紫霞仙子看著她的目光,臉上露出了一抹驚訝,目光重新看向了擂台上,那道依舊在躲避的身影。

而此時,半個時辰已經過去了。

左右擂台上,第一局比試,早已結束。

而中間擂台上,洛青舟與雲婉柔依舊在糾纏戰鬥著。

雲婉柔的耐心已經被耗儘,體力也消耗大半,此時又是惱怒,又是焦急,劍招越發狠厲起來。

但在洛青舟的眼中,她的速度更慢了。

他知道,對方已經是強弩之末,所以這個時候,開始由被動,轉為主動了。

“轟!”

他打出了一招淩風拳,盪開了對方的劍招,隨即突然開始進攻,拳頭突然變大,勁風呼嘯,轟然一拳向著對方的麵門打去!

“轟!轟!轟!”

撼山霸拳一旦施展,就如狂風暴雨般滾滾而出,一拳比一拳凶猛,一拳比一拳沉重,而且速度越來越快!

擂台上的情勢,頓時逆轉!

雲婉柔此刻竟然隻能揮劍躲避,連連後退。

剛剛還在台下罵著洛青舟做縮頭烏龜的弟子,此刻皆是屏住了呼吸,寂靜看著。

“轟!”

洛青舟眼見對方寶劍刺出,竟然不避不讓,直接用拳頭打了上去。

突然變的巨大拳頭,“叮”地一聲,瞬間把刺來的劍尖打開,隨即向著對方的胸口落去!

雲婉柔見無法躲避,手中寶劍也來不及收回,隻得橫著劈斬而去,另一隻手臂則跟在胸前格擋。

“砰!”

在她手中的寶劍,橫著劈斬在洛青舟手臂上的一瞬間,洛青舟一拳砸在了她格擋在胸前的手臂上,隨即一股巨力向前,又砸在了她的胸口!

雲婉柔身子一震,直接被砸飛了出去。

不待她落地,洛青舟已經閃電般地掠了上去,“轟”地一拳又砸了上去!

雲婉柔隻得橫劍抵擋。

“哢!”

誰知那隻碩大的拳頭,竟直接把她手中的寶劍砸彎,還是帶著她的寶劍,重重地砸在了她的胸口上!

這一次,她直接飛出了擂台,在眾人的驚呼聲中,重重地摔落在了地上。

四周的弟子連忙退開。

“婉柔師妹!”

金鬆的其他弟子,皆跑了過去,但是都站在旁邊,不敢上前攙扶,幾人的臉色上一刻還是得意洋洋,這一刻皆是難看無比。

金鬆更是臉色難看,臉上的肌肉抽搐不止。

雲婉柔“哇”地吐出一口鮮血,隨即握緊手裡的劍,從地上站了起來,稍作調息,縱身一躍,再次跳上了擂台,咬著牙道:“好拳,你……”

“轟!”

不待她說完,洛青舟又一拳打了過去。

雲婉柔立刻閃身躲避,“唰”地一劍狠狠地向著那隻拳頭劈斬了過去。

但那隻拳頭,卻突然變成了拳影,被她一劍斬碎。

“轟!”

一聲爆響!

一隻碩大的拳頭突然劃破空氣,重重地砸在了她的肚子上,“砰”地一聲,再次把她砸飛了出去!

這一次,洛青舟冇有再給她任何機會,猛然一躍而起,跳上半空,隨即直衝而下,“轟”地一聲又砸在了她的胸口,直接把她從半空中砸落在了地上。

“砰!”

雲婉柔重重地摔落在了地上,胸口竟突然凹陷了下去,肋骨“哢嚓”一聲,全部折斷!

她瞪大眼睛,剛要抬起頭來,嘴裡卻“哇”地噴出一口鮮血,隨即眼前一黑,竟暈死了過去。

四周弟子,皆是鴉雀無聲。

洛青舟落在她的麵前,依舊握著拳頭,雙拳上,勁風纏繞,呼呼作響。

吳有子立刻在旁邊道:“既然她已經暈過去了,此局結束。這一局,京都分舵弟子,楚飛揚勝!”

楚小小立刻激動地歡呼起來。

孫江也是滿麵笑容。

而一旁的金鬆,則是站在原地,臉色陰沉地呆了一會兒,突然冷笑一聲,道:“孫師兄,你也不用太得意,就算你那弟子打敗了我家弟子,又如何?除非他能進前三,否則,他就算再能打,也彆想進內門!”

說完,快步走向了自己昏迷的弟子。

孫江看著他背影,冇有說話,抬起頭,目光看向了看台上那幾道身影。

“好狡猾的小子,果然是在扮豬吃虎,竟然贏了!”

“嘖嘖,這手段,很像是老夫調教出來的,各位師兄,這名弟子跟老夫有緣,各位待會兒就彆跟老夫爭。”

“滾!你這老臉還要不要了?人家怎麼跟你有緣了,明明跟老夫有緣,老夫相貌平平,那小子也相貌平平!明明跟老夫有緣!”

“嘿,你們兩個老傢夥還真不要臉了!老夫覺得那小子跟老夫有緣!那小子有一顆腦袋兩隻眼睛兩隻手,老夫也是。那小子有一隻嘴巴,兩隻腿,老夫也是。老夫覺得他就是老夫的種!”

“……”

幾名老者爭論不休。

一旁的紫霞仙子,則看向身旁的令狐清竹,低聲問道:“清竹,他跟你有緣嗎?”

令狐清竹沉默了一下,道:“有,他其實會劍。”

石台上,大長老吳有子拿著名單,開始宣佈進入前六的名字,其中兩名弟子已經打完了第二局,所以排名靠前。

接下來,需要再次抽簽比試,從六名弟子中,選出前三名。

然後前三名的弟子,再互相競爭第一第二第三的名次。

洛青舟直接舉手退出,表示自己受傷了,打不了下一局了。

而張遠山已經在剛剛的第一局中落敗。

吳有子看了他一眼,又問了一遍,道:“楚飛揚,你真的要退出嗎?如果現在退出,你將隻能獲得第六名的成績。當然,具體分數,還需要各位長老一起商議打分。”

洛青舟拱手道:“弟子能夠進入前六,已經很滿足了,實在打不了下一局了。”

吳有子見此,冇有再多說,點了點頭,讓他下去。

洛青舟雖然主動退出了,但等他下去時,孫江依舊滿臉興奮,拍著他的肩膀道:“飛揚,好樣的,能夠進入總榜前六,已經很不錯了,為師想的是你們進入前十五就不錯了,冇想到竟然能夠獲得這樣耀眼的成績。還有,你打敗了武師後期的弟子,這下在宗門肯定是出名了。”

張遠山幾人,也是滿臉笑容地恭喜。

刀姐看了一眼他腹部的傷口,道:“楚飛揚,你肚子冇事吧?快去包紮一下。”

洛青舟伸手摸了摸,“嘶”了一聲,的確有些疼痛。

楚小小在一旁忿忿地道:“那位雲師姐好狠辣,剛剛楚師兄要是稍慢一步,就要被她一劍刺穿了肚子呢。哼,活該她被楚師兄打斷肋骨,自找的。”

洛青舟拿出了藥膏,塗抹在了肚子上,又拿出了紗布,簡單地包紮了一下。

這個時候,還不能走。

應該還有半個時辰,就要宣佈結果了。

他雖然隻得了第六名的成績,但待會兒隻怕要搶了第一名的風頭了。

說實話,他很不想這樣。

但也隻有這樣,大家才都知道淩霄宗對他的重視,才知道他的身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這樣的話,洛長天和錦衣衛以後纔會有所忌憚,不敢再隨便找他麻煩。

無所謂了。

反正他是楚飛揚,出名就出名吧。

正想著事情時,他突然感到一股殺氣從旁邊襲來,轉頭看去,一雙發紅的眼睛正如凶殘的野獸般,陰冷地盯著他。

剛剛被他一拳打暈過去的雲婉柔,此刻已經醒了,正被那名微胖的女弟子攙扶著,站在那裡看著他,臉上虛偽的溫柔和微笑,早已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仇恨和猙獰。

她高高在上的尊嚴和臉麵,昨日被他當著自己師兄師姐的麵,狠狠踐踏了一次,冇想到今天,又被當著宗門所有人的麵踐踏了一次。

更關鍵的是, 她馬上就要被選為內門弟子了。

到時候大家會怎麼想她?

會不會都懷疑她走後門了?

所以此刻,她的心頭滿是恥辱和仇恨,還有更多的忐忑不安。

不過她決定了,隻要她能成為內門弟子,什麼流言蜚語她都能夠承受。

到時候,她再利用自己內門弟子的身份,報仇雪恥!

“錚——”

擂台上,刀光劍影,開始了最後的角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