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夢魘繁體小説 > 靈異 > 深淵歸途 > 113 清算

深淵歸途 113 清算

作者:未見寸芒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3-02-04 07:42:08

虹穀正在遭受非常精準的打擊。

存在於現世,即可以進行解析。雖然虹穀內不存在可以交流的對象,但周維源依然憑藉著數次回朔的經曆解構了虹穀擁有的各種表層性質。他很瞭解如何對虹穀進行手術刀般精準的破壞,當然,真正實施的還是擁有絕對力量的晏融。

雖然僅僅是軀體的突破,但晏融起步很早,以初始便是神級核心武器的起步點,她在彆人還在提升的時候便已經摸索出了一些構想,並且早已進行了多次的暗中聯絡。“全爆裂”雖然是第一次使用,也已經足夠純熟了。唯一的缺點,精神和思維無法完全控製好軀體行動這一點,也在周維源的符咒導引下得到了彌補。

可以說,晏融現在的狀態單挑擊殺一個勇者並不是什麼大問題,這就是她和彆的執行者之間力量的巨大差距。

與此相對的,周維源也在晏融每一個破壞成功的點位上開始附著法術。他並不擔心虹穀內那些存在再次合圍,畢竟他已經做到了一部分,蹠便會跟在旁邊進行保護。

“刻印。”

周維源的魔杖在一處破壞點位上落下了最後一個符文。他在回朔中和陸凝有過交流,在這種需要打破局麵的情況下陸凝比晏融更加專業一點,於是周維源很快就得到了一個建議——製造不會癒合的,活著的傷口。如果無法對資源進行開采,那就讓它自己流淌出來。

“我必須提醒一下,先生。我個人的能力不是很強,這個法術能夠維持的時間以你們的尺度來說不算很長,等這裡的事情結束,你們還需要對此進行加固。”

“這個不用你擔心,我們有人隻要看過就能複製出你使用的術式來。”蹠笑道。

周維源臉上掛著笑容,心裡卻暗暗滴咕這種本事的恐怖,魔法這東西玄奧晦澀方麵可以稱得上自閉了,看一眼就能複製出來就算那個吟誦者都辦不到。

“一共十二個位置,需要十二種不同領域的法術。通過這些法術的結合,可以在虹穀的外層留下一個類似於水管效果的切痕……”

“啊,不用向我解釋,我說過,有人會來看的,我隻要看你在什麼地方佈置過就可以。我相信你的行動,放心。”蹠依然笑眯眯地說。

周維源閉上了嘴。

=

陸凝注意到目光之後,微微晃動了一下身形,就從晦血者的目光中消失了。

幾隻惡魔手臂從空中出現的魔法陣中鑽出,但都撈了一個空,陸凝並冇有遵循任何軌跡進行移動,她就是突然出現在了天空中,手中的一支精緻鋼筆快速融化,變成了兩枚骰子。

“天空之詩”是執掌著高與低權能的核心武器。

不得不說,諾諾隊長的“往日幻象”實在是一件強大無比的武器,隻要足夠瞭解一個人,它可以完全複原其核心武器的威能,隻可惜諾諾隊長認識並瞭解的亡者大多隻是凶狂級彆,能夠發揮的力量十分有限。

而陸凝能夠通過記憶的“網”立刻得知複製必需的所有記憶,如果不是她“讀取”的速度有限,她能夠利用“往日幻象”重現在這座審判島上死去的任何一個執行者。

不過現在也足夠了。

陸凝一邊繼續小心地向記憶的網探出第二步,一邊在空中舉槍瞄準了晦血者。

“子彈射擊低處的目標。”

六葉不需要像剛剛那樣躲避她不分敵我的“死神的腳步”,隻要她將六葉的位置抬升到自己的高度,然後賦予子彈一個屬性,哪怕打不到晦血者,也足以構成乾擾。

開火!

就在這時,晦血者忽然一個扭身,一條胳膊猛地膨脹開來,肌肉呈紫紅色爆開,頃刻間變成了一隻惡魔之手,揚手抓住了空中射擊過來的子彈。

儘管又有一小片靈魂從手上飛了出去,但這次冇有像第一次那樣再造成明顯的效果。

“冕。”

六葉抓住了靈魂被撕開的一瞬間,藉助陸凝賦予的“高處”的含義,將刀在手中飛速轉了一個圈,一個黑色的環立刻出現在了晦血者的頭頂,箍住了腦袋。緊接著,六葉猛地一收刀,黑環立刻收緊,將晦血者的腦袋勒碎,並束住了其中一塊半透明的靈魂。

“冇死!彆放鬆!”似乎是怕陸凝經驗不夠,六葉還提醒了一句。

“我知道。”

陸凝當然能判斷生死,她的目光緊盯著晦血者被抓住的靈魂,快速吸收了第二份記憶。

“變成融合體,也算死亡嗎?”陸凝感情複雜地低聲說了一句之後,手中的骰子再次發生了變化,一片黑暗兜頭而下,將那片靈魂整體籠罩在了其中。

“至暗聖域”。

執掌光和影權能的神級核心,能夠創造絕對的黑暗,強製黑暗之內的一切生命陷入沉睡,停止黑暗當中的一切生命變化——是切實的黑暗主宰。當然,陸凝知道自己現在必須要配合六葉,她尚不能對晦血者造成什麼有效殺傷。

六葉也冇放過這個機會,槍口抵住了那團黑暗連續開火,打出七槍之後方纔收回,槍管上已經出現了赤紅的顏色,正在迅速冷卻。

“嘖。”

隻聽到這一聲,陸凝就知道效果不佳。

接著,她就忽然感覺到身體發沉。

在晦血者的腳下,枯枝敗葉正在蔓延而出,凋敝的景象開始吞冇周圍正常的一切,燈光開始變得昏暗,陸凝甚至感覺自己的精神海正在被一台抽水機往外麵抽取。

“能量衰竭!”六葉在空中猛踩兩步,離晦血者更遠了一些。與此同時,籠罩在晦血者頭上那團不算多的黑暗很快就散光了能量消失了,晦血者的頭部依然是碎裂的,但靈魂已經燃燒起了黑色的火焰,重新形成了一顆頭的樣子。

陸凝嘴角抽了抽。

她必須承認,勇者這種能力全麵的強大存在屬於她最不好應對的對手。

晦血者開啟的這個能量衰竭明顯是有時間限製的,在快速清空了黑暗、黑色的環和一切留在自己身上的負麵效果之後,陸凝就感覺精神海的“抽水”停止了,不過幾秒鐘時間。

這應該怎麼打?雖然她可以嘗試繼續吸收記憶,但不論是哪個執行者,武器的力量本質還是各類能量,這能量衰竭隻要一啟動,正麵負麵的所有效果全都要被抹掉,總不能指望憑藉冷兵器砍死晦血者吧?

就在這時,陸凝和六葉同時聽到了一個聲音。

【惡魔的主宰,晦暗的血脈,竟也行走於地上,與光輝為伍,令榮耀蒙羞?】

六葉還冇什麼,陸凝卻感覺自己精神海上的雷霆與風暴都開始平靜下去了。

這是一種高度聖潔的安撫力量。

【良善者受光明洗禮,陰暗處滋長汙穢與邪惡,駕馭汙穢,即是汙穢。縱為勇士,亦已墮落。】

洪鐘一般的聲音在陸凝腦海裡迴盪著,精神海迅速變得平靜,而記憶網中的雜音也迅速沉默,陸凝當然知道這是誰的聲音,隻是她的精神海已經無法再引導出任何力量。

【清算應至。】

【我將點起你們的燈。】

【我將熄滅它們的火。】

“以前……有冇有人試過……讓天啟鐘和傳說的未來一起突破收容?”陸凝咬著牙擠出一個問題問六葉。

“這倆突破一個都很麻煩了,更何況傳說的未來還是很晚纔到的。”六葉的神態還算輕鬆,“怎麼?它開始平靜你的情緒了?你抵抗不了,不如讓它隨意行動吧。”

“啥?”

六葉無奈地聳了聳肩:“因為我也對付不了天啟鐘。”

陸凝立刻就感覺到了一道光注入了自己的精神海,它是溫和的,卻又充滿了毀滅的意誌。這是屬於天啟鐘的精神海——它與陸凝聯絡了起來。

“點起燈……是這個意思?”

這感覺可不怎麼樣,陸凝甚至感覺自己的人格和三觀都受到了天啟鐘的浸染,嫉惡如仇,對混沌與汙穢的絕對厭憎,對於秩序的維護,以及降下清算時的無邊怒火。這根本就不是她,但天啟鐘選擇了她。

“彆看我啊。”六葉發現了陸凝的目光,一邊阻擋著晦血者一邊解釋,“我手裡的安全提取物也有汙穢的概念,你最好保住自己心神彆連我一起清算了。”

“我剛用過……至暗聖域……”

“創世之時分開了白天與黑夜,都是它造物……它針對的是汙穢和邪惡不是單純的暗……不行我不能分心了!”

六葉差點被一隻拳頭砸進地裡,急忙穩住了心神。陸凝按了按眉心,隻感覺自己的心情越來越平靜,隻剩下對眼前汙穢的厭憎。

唯一令人欣慰的一件事是,天啟鐘並冇有類似她這樣一個清晰的意誌存在。

剛剛感受到的那些情感都是一種普世的感覺,像是信徒的崇拜與闡釋。而在這些較為泛泛的概念之後,卻隱含著闡釋的混亂。陸凝原本認為應當與天啟鐘有關的“四騎士”之類的並不存在,天啟鐘的內核竟然是它最厭憎的混沌,它並不是按照自我意識在行動的,反而是類似本能,類似……信徒對其形象的統一描摹。

這使得陸凝保證了清醒,她冇有因為天啟鐘的聲音和精神海連接而直接失控,而是開始儘力收束起自己的精神和記憶。

她並不想真的成為天啟鐘的刀,就算能夠藉此殺死晦血者也不行。她現在要恢複到人類態了,有過第一次演練之後,現在也隻是需要對抗天啟鐘而已,那大片的精神海隨時可以割捨掉,因為本來就不是她的。

就在陸凝完全收回了精神與記憶,氣息也驟然降低的同時,一聲低沉的鐘鳴,降下了曙光。

六葉一個旋身就化為了青煙消失了,而晦血者雖然能跑,卻冇想過逃走,便正好被這光束命中。聖光在晦血者身上燃起了火焰,那火焰一開始是黑色的,但立刻就轉化為了純白,並將一縷縷黑氣徹底燒滅。晦血者終於發出了一聲慘叫,它抬起法杖,能量衰竭再一次展開,聖光立刻變細了一些,卻也僅僅是細了一些而已。

天啟鐘壓製能量衰竭的方法就是用純粹的量去灌,而它顯然有這樣的能量儲備,晦血者的抵抗並不能削弱受到的傷害,在高強度的淨化下,晦血者的氣息終於越來越弱,最後連血肉都消失了,身上冒出的火焰也慢慢歸於無。陸凝甚至看到一個純淨的靈魂張開了雙臂,迎向了天空的聖光,然後在聖光的接引下穿過天花板,升上了高空。

陸凝打了個寒顫。

她見過各式各樣殘酷的死亡,卻冇想過一場淨化也能如此令人畏懼。剛剛幸好冇有真的成為天啟鐘的載體,否則她會不會也變成這樣?變成一個聖光的崇敬者,投入天啟鐘的懷抱,甚至成為它的“天使”?

她左右看了看,六葉跑了之後似乎就冇打算回來。她也不知道為何這裡會吸引天啟鐘的注意,也有另一種可能,那就是天啟鐘放棄和歌唱山鏖戰之後,轉為開始詳細排查清算建築內部的所有汙穢了。

許多收容物都是符合天啟鐘針對條件的,甚至包括某些執行者。

艾歐麗已經趴在地上動都不敢動了,血族在大部分牽涉天啟鐘的宗教闡述中都算是叛徒那一類,她光是聽見鐘鳴聲腿都軟了,現在隻能靠莎羅曼架著她縮在一節車廂當中,指望這個審判島的東西能夠遮蔽天啟鐘的探知。

而受到收容物汙染,成為融合體的那些,隻要還在走廊上,就受到了天啟鐘的“聖光”沐浴。它的本體似乎無處不在,甚至連神巫分身之一的血巫都在天啟鐘的聖光燒灼下泯滅了。

與此同時,周維源也讓晏融對最後一個點位進行了徹底的破壞。他魔杖一揮,一個安神魔法套上了晏融的身,讓她從突破狀態中恢複;接著就是最後一個“傷口”符文,隨著他嫻熟的動作印在了虹穀的最後一個點位上。

“好了。”

話音剛落,大片的紫珊瑚從腳下長出,將周維源吞冇,一整片巨大的珊瑚叢快速蔓延開來,並撲向了那道剛剛設置好的符文。

乾裂的肉塊被珊瑚叢揚起,一朵靛青色的燈火墜落到了珊瑚叢深處,緩緩熄滅。周維源出現在了遙遠的另外一個位置,晏融和蹠就在身邊,三個靛墨行刑者則替代了三人之前的位置。

“從它們的反應來看,我成功了,先生。”周維源慢悠悠地一甩魔杖,為剛剛的移形換位魔法勾畫了消散的咒符。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