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夢魘繁體小説 > 靈異 > 六十四路公交車 > 第四十七章 鬼剝皮

六十四路公交車 第四十七章 鬼剝皮

作者:任波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12-30 08:26:57

吳校長癱倒在地上,被張浩提了起來。“你是那個跳樓的老師?”我問她。“對!我叫餘靜,是少年班的語文老師,兼管孩子們的生活!我,也是劉佳文的媽媽!”她哀怨的說。

餘靜看向吳校長,“吳同恩,你造的孽,也可以還了!”吳校長已經嚇的說不出話來了。我說:“餘老師,你就帶我們去找劉佳文吧!”她點頭,走到前麵帶路。一陣轟響,進來的地方被堵住了。

“餘老師!這是什麼意思?”我警覺起來。“那是個死門,有進無出!我帶你們找到佳文後,就送你們從生門出去!”餘靜雲淡風輕的說。她在前麵走著,看的出來,每一步,她走的都很痛苦。

我把那幅圖拿出來,披在她身上。然後,用血玉的靈氣替她複原。漸漸的,一個身材婀娜的女人,出現在幽暗的墓穴中。張浩趕緊把手電照向彆處,蕭婷把一件外衣披在她身上。

她輕聲啜泣,指了指前麵的一處暗室。“佳文就在那裡麵,可我冇辦法靠近,也不能打開!”她說。我走過去看看,拿出短劍,劈出一道劍氣。石門應聲碎裂,裡麪點著油燈。劉佳文躺在石床上,身上隻裹著一層薄紗。

“再晚幾天,她的皮也要被剝了!”餘靜說。我看向吳校長,眼神陰冷。“不是我!我可不敢剝人皮!”他連連擺手。“我知道,你也冇有這個賊膽!這是鬼剝皮!對不對?”我咬牙切齒。

“對,你猜的冇錯!”一個冰涼涼的聲音傳來。暗室裡突然亮起來了。不過,不是正常的亮光。綠色的幽光,把偌大一間暗室,照的如地獄一般。一個瘦削的身影,出現在門口。

黑袍飄擺,他一步一步逼近我們。“你們該感謝我及時出現!要不然,她的這身好皮囊就冇有了!”他陰測測的笑著。

“你是降頭師?人是你抓的?”我問。“你其實真是挺蠢的!冇聽懂我的意思嗎?我要抓她做什麼?要抓,也要抓你和你的兩個女人!”他戲謔道。

我撇了一下嘴角,“你們萬裡迢迢來到這裡,就為了做些見不得光的事?你以為,你們可以在我們的土地上為所欲為?”降頭師哈哈大笑,“小子,你真以為,你能對付得了我?那是我想把你帶到這裡來。用你作誘餌,釣些不知死活的魚!”

吳校長點頭哈腰,“大師!我可以走了嗎?”降頭師擺擺手,“你任務完成了,可以走了!”吳校長往降頭師背後的門口跑去。隻聽哢嚓一聲,吳校長的腦袋掉了下來。

“隻有死人,纔是最可靠的。”降頭師拍了一下手。我們算是見識了他的殘忍!“我有點煩,讓你們陪他一起走吧!”他慢慢靠近我們。我和陳珊的手握住,單手執劍,“準備!”大家拿出各自的武器。

“洋鬼子!你敢欺負我兒子媳婦,我把你腦袋當泡踩!”一個柔美的聲音傳來。我精神一振,十三姨來了!陳珊也很開心,“娘,你來的正好,這個洋鬼子狂的冇邊了!”

我也迎了上去,“十三姨,你小心點,這個傢夥陰險的很!”她婉爾一笑,“這種貨色我見過,就是一群唬人的玩意兒!”她看了一眼降頭師,“你是打算怎麼死?是讓我弄死,還是自己一頭撞死?”

降頭師都要氣瘋了,他兩隻毛絨絨的大爪子,猛的抓向十三姨。十三姨不躲不閃,隻是手抬了一下,兩隻爪子應聲而斷。降頭師大驚失色,剛想開溜,兩隻腳也斷開了。

“你的頭不是會飛嗎?快飛啊?”十三姨看著倒在地上的降頭師。他怒不可遏,拚命一扭頭,腦袋飛離了身體。突然,一隻白色的小狐狸撲了過去,一口咬住那個腦袋。

小狐狸的爪子左右一扯,那個大腦袋成了兩個瓢。一個高階降頭師,不出三分鐘,就成了一堆碎片。十三姨抱著小白狐,笑迷迷的喊:“那個剝人皮的小鬼,出來吧!”

一個男人從角落裡走出來。這個人也是一身黑衣,瘦骨嶙峋。伸出手來,十指尖尖如刀片利刃。他伏在地上,哀求饒恕。“你孽障太多,我隻能除了你這個禍患!小白,收了!” 白狐嘴一張,鬼魂被吸掉了!

我們帶著清醒過來的劉佳文,一起走出暗室。餘靜跟著十三姨去陰司報到。走之前,她把小白狐送給了陳珊。“還有那些個雞零狗碎的,他可以幫你們解決掉!”十三姨說。

蕭婷過來拉著十三姨的手,“十三姨,像我們這種普通人,是不是也能去陰司?”十三姨捏了一下她的臉,“傻丫頭!陰司可不是誰都能來去自由的!你要去了,會被鬼差打入鬼獄,就不能再還陽了!”

我跟蕭婷說:“吳校長被降頭師殺了,你該怎麼上報?”蕭婷說:“這個簡單,就說是地下室塌方,吳校長因公殉職!”我笑了,這樣算是皆大歡喜了。

學校裡暫時冇有什麼事,後續工作,都交給了副校長負責處理。我和陳珊帶著白狐,趕往趙家村。紫鳶帶著警員們去酒店休息。

我和陳珊趕到趙家村時,村子裡麵已經是亂成一鍋粥了。因為是高手對決,雙方都有傷亡。警員們都不敢開槍,怕誤傷了自己人。

陳珊摸摸白狐的頭,“小白,看你的了!”白狐竄了出去,專抓降頭師的腦袋。有些得勢的降頭師們,頓時陣腳大亂。降頭師們雖然拚命抵抗,但冇有一個不被咬的頭破血流。

失去戰鬥力的降頭師,都被捆成了粽子。然後,大家一起搶救傷員。好一陣忙碌。等平息下來,已經是夜色降臨。參加救護的車數量有限,隻能把死者暫時放到趙家宗祠的院子裡。

我們去趙東來的老宅休息。晚上,村裡的狗叫的很凶。吵得我冇辦法睡覺。我從客房裡出來,陳珊也從隔壁房間走出來。“楓哥,今天晚上不太正常!我們要小心些!”小白狐站在陳珊肩膀上,指手畫腳,吱吱喳喳的叫著。

我知道,他想告訴我什麼事情。可我真的聽不懂。“小白,我知道,今天晚上不太平。我會注意的!”我摸摸他的小腦袋。他抓住我的衣服,把我和陳珊往一起拉。“你是讓我們待在一起?”我說。他使勁點著小腦袋。

我笑了,“好的,我聽你的,我會一直陪著你們的!”狗叫稍稍平息,空氣中瀰漫著血腥味。“這是怎麼回事?”我有點疑惑。“現在是子時,陰陽顛倒的時候,容易有臟東西出現。”陳珊說。

我帶著陳珊回到房間裡,拿出硃砂,糯米,桃木牌,擺在桌子上。就看到硃砂慢慢散開,和糯米混雜到一起。桃木牌在桌子上輕輕的跳動。最後豎起來,在桌子中間旋轉。

我皺眉,“這次來者不善啊!難道真是百鬼夜行了嗎?”陳珊緊張的握住我的手,“楓哥!這個卦象是個大凶之兆!趙家村是風水師大本營,一般的邪物都不可能來招惹的!這麼大的陣勢,除非是惡鬼獄被打開了!”

這時,趙申全過來敲門,“師弟,師妹,你們休息了嗎?”我過去打開門。他緊張兮兮的走進來,“我爹說,今天晚上不太平,你們小心提防。”我微微一笑,“師傅想的周全,你們也多加小心!”

我們還冇有說完,就聽到外麵起風了,這股風冰冷刺骨。六月的天氣,這麼冷是極不正常的。“該來的,總是會來的!”我看著外麵的天空,夜色中,一片暗紅的雲越降越低。

“啊!”最近的一棟房子裡,傳來一聲淒厲的慘叫。“那是花匠老九的家!”趙申全很吃驚。他想過去看看,我攔住了他。“師兄,你先彆回去了。現在外麵不安全了!”我說。

趙申全有點尷尬,“我留在這裡,不太方便吧?”我笑了笑,“特殊情況,你在這裡,我們也多個幫手!”他勉強同意了。圍牆外,有奇怪的沙沙聲。就像是風吹過樹林的聲音。

牆上出現了黑影,無數的黑影爬上了圍牆,有的已經開始翻過來了。我跟趙申全說:“我們要開始忙了!”趙申全心領神會,他寫一張符,我也寫一張。我們兩個越寫越快,越寫越多。

陳珊念動口訣,無數的符紙開始旋轉起來。一道道光芒刺破了夜空,雲捲雲舒,雷聲滾滾。鬼魅們開始列隊,像整裝待發的軍隊。“他們是陰兵?”趙申全驚訝的說。

我搖頭,“不是,他們都被剝了皮的屍體!”在隊伍的後麵,有一排打鼓的。鼓聲裡,充滿了沉悶,哀怨,痛苦,各種負麵的情緒跟著鼓聲傳來。“堵住耳朵,這是人皮鼓的鼓聲!”我喊道。

趙申全拿出棉絮分給我們。符紙開始燃起紅色的火焰。地麵上的塵土捲起來,帶著火苗,撲向鬼魅的隊伍。鬼魅們到處亂竄,但還是逃不脫,灰飛煙滅的命運。

“不是那個剝皮鬼被乾孃收了嗎?”陳珊說。我看了一眼桌子上的卦象,“這是那些降頭師自己剝的皮!”趙申全和陳珊都很震驚。我說:“這些降頭師,都是用邪術煉製的活屍!不是什麼正常的人!”

陳珊說:“這些鬼東西都搞定了,也可以清靜一陣子了!”趙申全出去檢視村子裡的情況。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